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炎(上)

原著向,ooc预警,私设,短小
cp:李炎,许行之
其实想一次写完的,但是想到明天又要开始忙碌了就不想动了QAQ



  “哎,我X,蒋丞你行不行啊?大飞,你能不能不要假寐?”顾淼坐在他旁边面无表情也就算了,这么颠,开着随时像要翻倒的车,顾飞是如何做到睡得很香的样子的?
  李炎真是觉得奇了怪了,他继续拍着顾飞的座位背垫。
  “那你去刘帆的车。”顾飞睁开一只眼睛不温不火地丢下一句。
  “我不去。”李炎靠着顾飞座位背垫,一脸不情愿道,“我嫌狗粮太齁人。”
  顾飞笑,冲蒋丞吹口哨,“丞哥,咱俩也给撒一把?”
  “你就浪吧。”蒋丞说着伸出一只手抓住顾飞的手亲了一下。
  李炎目瞪口呆,立即哎哎地叫起来,这里有未成年OK?
  这年代真是秀恩爱不分场合,这开着车能随便撒手吗?李炎也是服了,皱着眉靠了回去,望着窗外不说话。
  这一次他们出去玩的地方是蒋丞他们以前去过的那个草原,那时候说去玩,其实也有一部分带顾淼走出钢厂,克服心理障碍的因素,但是现在顾淼已经很能适应往返于不同的陌生地方了,因此出去玩就真的是十分具备玩的性质了。
  他们这一行人挺多,不过选择了与上次不同的出行方式——自驾游。
  潘智作为蒋丞的老铁肯定是同行的,加上他女朋友,他们一车还有不愿同自己姐一车的赵柯和他女友;顾飞的朋友这边,不是好鸟有空的都来了,刘帆的车是商务车,座位多,所以能来的几个都挤在他车上。当然,李炎除外,他作为他们这一群人里面暂时的唯一的单身狗,吃一车狗粮和吃一份狗粮,他当然选择后者,所以他打着照顾顾淼的名义钻上了顾飞的车。
  最后一辆车是许行之的,他的车很空,就载了赵劲,还有他的猫主子肥羊。
  四辆车分别从钢厂和北京出发,在约定好的地点会和后才排着整齐的队伍开往目的地。
  蒋丞他们的车开在最后,他们的前面是许行之的车。李炎望着外面荒凉的一片就知道还要开很久,但是他真的颠的屁股疼。
  “蒋丞,你停一下,我受不了了。”
  “你怎么了?”蒋丞从后视镜看他一眼慢慢降下速度。
  “我屁股疼,我要下车走。”
  “还远着呢,起码还得开两三个小时,你走到什么时候?”顾飞转回头看他。顾淼听了顾飞的话也顺着视线看着他。
  “我X,我不管,就算我坚持到了,我人也废了。”等蒋丞靠边停好车子,李炎一边开门一边说,“你们别管我,我下车走走,待会儿我自己拦顺路车。”说完背着包下车关门。
  蒋丞看顾飞,“不能这样丢下他吧?”
  “没事,你开着,我和刘帆说一声,让他过来接下,他的车可能好一点。”
  蒋丞听这句话忍不住笑:“都说破车该换辆舒适一点的了,你看李炎都受不了。”
  顾飞不以为意,“是他自己太瘦,被自己骨头硌着。”
  “啧啧。”蒋丞重新发动了车子,一边说:“也别麻烦刘帆了,他们的车上人也挺多的,估计也挤得慌,你问问学长吧,他的车空,而且他车座位挺软的。”
  “也只能这样了。”顾飞翻到许行之的号码拨过去。
  而在外面什么都不知情的李炎一边瞅着远去的车子,一边前后左右地瞧了瞧才伸手揉揉自己的屁股。
  他是真的疼,要知道出来玩这么折腾,他绝对不会跟着一起来。可是来了也没办法,他掏出手机准备玩一会儿转移一下注意力,可他举上举下都没什么信号。
  哎,李炎用力叹了一口气,沿着公路慢慢往前走。
  
  “许行之的手机打不通,这里信号不好。”顾飞试着拨了两次都没回应便说,“跟近一点打喇叭吧,应该听得到。”
  蒋丞加了速开上去,保持适当距离后按响喇叭,机智如许行之,打了车后灯示意并降速靠边停车。
  “怎么了?”许行之停好车走过来问。
  “那个,李炎他坐车颠的屁股有点不舒服,下了车,所以......”
  “所以他想走路,你俩不放心,觉得坐我车好一点让我接一下他。”
  “哎,学长话都被你说完了。”蒋丞叹了口气。
  “你脸上就是这么写的。”许行之笑道,“不介意你俩带上赵劲吧,他弟东西落她那儿急着用。”
  “当然没问题啦!”赵劲拎着包出现在许行之身后,“他被我念叨一路正嫌我烦呢,我要和小妹妹坐,说话的人还多呢!”赵劲抛给许行之一个我什么都懂的眼神,快速上了蒋丞他们的车。
  “那就麻烦学长了。”蒋丞在他对面说。
  “不麻烦,你们赶紧出发吧,我也快去接了人赶上了,天黑了就不好开车了。”
  说完两人各回各车,蒋丞一行人开过许行之的车前还和他挥了挥手,许行之回了一个,等他们开过了才掉头开回去。
  这公路修缮的时间有点久远,路面远看挺平整,但真的开上来就能体会到它的坑坑洼洼来。特别掉头是个技术活,许行之小心翼翼地掉头,一直缩在包里睡觉的肥羊也被这异常颠簸的动静弄得不安地探出半个头来叫了两声。
  许行之喵喵着回应两声以示安慰,等车全部掉过头来才好好地安慰了几句。
  他往回开了一段,其实也不远,就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慢吞吞地在移动。他开近了些冲外面的人打了一个喇叭。
  外面的人似乎被惊到了,猛的抬头一看,许行之摇下车窗问他:“你还好吗?”
  “我没事,”李炎按压了一下好奇心,随口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来接你啊,你不是屁股疼吗?”
  “哎,我X!”这么羞耻的事情请不要当着他的面说好吗?
  “我现在不想坐车。”更不能和你一车,这气氛尴尬到飞起了好吗?
  “那你等我掉个头。”许行之说完便发动车子,李炎倒退几步看着许行之的动作,直到车子停在他面前。
  “上来吧!”许行之喊他。
  “我不......”
  话被许行之打断:“我不开,你上来坐着舒服一点。”
  “哦,”李炎去拉后门。
  “坐前面吧,你可以把肥羊的垫子垫在座位上,坐着舒服一点,不过,你就得贡献你的腿当他的床铺了。”
  李炎开了一半的门不知道是开还是关,讲道理他现在内心有点矛盾,他见个陌生人从不怯场,但是他和许行之说熟不熟,说陌生人又过不去,面对他真不知道用什么语气好。
  “你先上来坐吧,我把肥羊抱过来。”
  “哦哦。”这人真会给人找台阶,李炎顺势关了门,往前座走,等他上了车,许行之也刚好把肥羊抱过来。
  “这个垫子你垫着。”许行之递给他一块挺厚的垫子,肥羊被抱起来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喵喵喵直叫。
  李炎接过垫子坐上去说:“它会不会讨厌我抢了它的东西?”
  许行之笑出声来,随后严肃地说:“有可能,毕竟它的东西它留过记号的,但是,待会儿躺你身上他就可能不记得那么多了。”
  “啊,他还会做记号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猫会做记号的。”
  “嗯”,许行之附和道,“我也是第一次,不过他的方法有点特殊,和狗有点像。”
  和狗像?李炎脑袋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不会是在上面尿尿吧?
  李炎很想抓起来闻一闻。
  而他身边坐着的男人注意着他的反应不禁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想说它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咬洞,你要看的话就在图案的尾巴旁边。”
  ......
  李炎感觉自己被面前这人耍了,故意坐得端正一副我就不摸不看的态势,不料突然被许行之一个猫包放腿上。
  这重量......
  李炎挠挠肥羊的下巴说:“你吃太多了。”
  “你这样说它会伤心的,它马上就到吃饭时间了,还没吃呢。”
  “......”
  “多吃一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李炎立刻改变口径顺毛。
  “你多吃一点,才不会硌地屁股疼。”许行之模仿他说话。
  “哎,你这人......”有点讨厌。
  不过他并不生气,举了举自己的手臂捏着说:“我有肉,你看。”
  许行之打量一眼,回答说:“可能屁股上没肉。”
  我靠,哥们你再说下去要R18了好吗?
  李炎真没发现许行之是会说这样话的人,他很意外,但他有他的应对方式。他收回手冲许行之眨眨眼睛,“拜托,我是gay好不?你说这话就像一个男生对一个女孩子耍流氓。”
  “是吗?”许行之做自我检讨状,“那我收回我的话。”
  ……
  “我们也走吧,天快黑了。”李炎系好安全带抱好肥羊,看着外面的天说。
  “好。”

评论(4)
热度(23)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