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论同性相亲节目若是以受驻场,攻当嘉宾被挑选的话,那么驻场3号男嘉宾看上了隔壁2号怎么破?😏😏😏

【草炎】模特搞事组(3)

ooc预警,私设李炎冬天生日


李炎出差了,他出差的前几天刚好许行之也在出差,计算着日子,两个人非但有将近20天见不着,而且又都是忙到不行,隔空联系一下都难。

历经五天的外出会议,许行之终于回到了家。一打开门,熟悉的感觉迎面袭来,他和李炎的各样东西被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许行之放下包,换了鞋子走到饭厅去找水喝,冰箱上的贴纸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张贴纸大概是李炎他们公司活动特意定制的,上面印着李炎的大头照,四周是一圈粉红的小心心。

“我去日本出差,大概要走个15天,你回来的前两天走的。肥羊我托付给顾飞他们先照顾了,冰箱有买的一些速冻。别吃饭不规律,经常点外卖,再不成就去顾...

与时间打赌

这一篇应该算未完吧,当下的心态很难去把他he了,所以也不打tag了。


终究还是有些意难平,这世界上,这人类社会中的林林总总。

李炎失眠了,因为今天白天顾飞的一个玩笑,看着手机上已经凌晨三点多的时间即将跑向四,他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扯过挂在床沿椅子上的外套,掏出一支烟,咬在嘴里,又在另一只口袋里面翻找打火机。

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烦躁的心情更甚了一些,扔下香烟,李炎下床穿上衣服拿上手机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外面也是冷清的一片,昏暗的路灯光照着灰蒙蒙的钢厂,李炎抬眼往四周仔细打量了几眼,烦躁压了下去,无力感却用力冒了上来。

和许行之谈恋爱基本上是属于痴心妄想,...

【草炎】剪云者

题目和内容大概没有特别大的关系,但也算一点点隐晦的含义在。

半夜睡不着更一发,也希望明天会是比今天更好的一天。




  连续多雨的天气,晾在阳台上的衣服都干不了。李炎摸了几把,把一阳台的衣服统统收了进来,挂在卧室,开了除湿,然后关上门出去做晚餐。

  这天气变冷很快,也不知道为何,家里的暖气迟迟没来,今天早上起来时,李炎就感觉自己嗓子发涩,喝了一整天的热水也不见好,现在要去做饭,就顺手在客厅的备用箱掏了一个出来带上。

  打开冰箱翻了翻,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了,关上了冰箱门,往口袋掏手机的手突然一顿。

  他太习惯于让许行之买菜回来了,可这人还在外地出差呢,昨天早上刚走,距离回来还有遥远的十二天...

【草炎】分手现场

ooc预警,短小,最后的存货了。

最近风雨大,大家注意安全。


    许行之发现今天他的男朋友有些不同寻常。在车站接到人的时候,他的男朋友就呆呆地站在车站门口,一把伞撑得歪歪斜斜的,靠外一侧都被淋得半湿了,也没见他往内挪一挪。

    “怎么了?”许行之走过去把他的伞扶正,顺便把人拉到过道内。

    “没怎么,就想你了。”淋湿了一半的人扯出一个笑,把双肩包往许行之怀里一塞,伸伸懒腰道:“这玩意儿你帮我背,沉死了。”

“装什么了呀?”

“也就几件衣服吧,哦还有给你带的特产,昨天出新口味特意去买的......”...

【齐屠】已完(下)

ooc预警,误入齐屠,但是他俩真的好好啊!

爆哭T﹏T

  齐景轩双手撑在栏杆上,眺望着远方没有说话,屠小意偷偷撇头看了一眼,吞下了那句“你怎么不和我联系”。

  兰溪的傍晚依然很美,有绚丽如昨日的晚霞,给水面和人都披上了一层红色。屠小意的余光扫到齐景轩,他似乎又长高了许多,好像自己仰望的角度比印象中更大了。

  只是偷偷望着心里莫名漫上一种物是人非的感受,屠小意期盼的不是这个,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这种情绪冒头。

  不远处滴滴两声车喇叭,齐景轩率先反应过来,说了句“走吧”就大步向前走去。屠小意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在花生开车窗探出头的时候跟了上去。

  这还是屠小意第一次见到花...

【草炎】小短篇第3,4则

ooc预警,无脑甜饼

半夜不睡来一发


3.溜🐱记


      研究所的工作虽然朝九晚五,但是不确定的事情太多,一周总要碰上那么几天起早贪黑的。起初李炎很不能适应,许行之起来的时候他总醒,醒来的气却又对起来的人发不出来,只好抱着人哼哼唧唧,埋怨研究所的不人道,但是最后总还是放行。

不过时间久了就也慢慢适应了,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两人终于达成周六一整天不准受干扰的共识,而且这一天也是肥羊的出门游玩日。


 ...

打call,感动感动❤❤❤

不务正业问:

从午后到黄昏

我独自飞过半个中国

来到有你的城市❤️ 

@遥远不远 给你剪的^_−☆

【草炎】小短篇2则

ooc预警,不需要大脑的甜饼

无事发生😊😊😊


1.大头照“风波”


翻到中学时期的大头照,李炎瞅了两眼,翻了个面塞到了枕头底下。

什么时候收拾到行李箱里面然后带过来的?想想也有当初想要威逼不成色诱的成分。

许行之这人表面看着太过正经,李炎不太愿意回想俩人第一次见面的场面:自己穿成一个球,对方却温和庄重,怎么看,他都无法与对方毫无违和感地站在一起。

但是日子久了,那人的样子却又挥之不去。不仅顾飞不经意的调侃,就连许行之衣服上的纹理都让他心里无法平静。

“太虚幻”三个字是怎么从他嘴里蹦出来的?李炎一边整理卧室一边费劲地想:他实在是太过勇敢了,原来刚开始的他是有过自知之明的呀。

当然,此刻他也很...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