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lemon(9)

ooc预警,太久没写,不知道有没有bug😳😳😳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昨晚看了一篇小说哭成瞎子,所以决定哪怕一点点虐我都不要写给他俩了,摸摸我好不容易消肿的眼皮。

  关系就这样确定下来了,意外地,李炎感觉非常安心,就连许行之在离别前一脸不舍地与他告别他都没生出一丝担忧来。
  “我走了,”许行之扣着李炎的手指,晃了晃说道。
  “嗯!”李炎冲他点点头。
  “我走了你就这么开心?”许行之带着惩罚意味地咬李炎的唇。
  “当然舍不得你。”
  象征性拍了一下对方的背,李炎掌握主动权回吻过去,不一会儿两人就在路边的车里亲得难舍难分。
  许行之心里得了应有的反应,在总是忘记换气的他的男朋友就要...

刚加完班回到家的我=_=,证明这张图上的都是骗人的QAQ(-̩̩̩-̩̩̩-̩̩̩-̩̩̩-̩̩̩___-̩̩̩-̩̩̩-̩̩̩-̩̩̩-̩̩̩)(-̩̩̩-̩̩̩-̩̩̩-̩̩̩-̩̩̩___-̩̩̩-̩̩̩-̩̩̩-̩̩̩-̩̩̩)(-̩̩̩-̩̩̩-̩̩̩-̩̩̩-̩̩̩___-̩̩̩-̩̩̩-̩̩̩-̩̩̩-̩̩̩)

【喻黄】直到那一天

私设,ooc预警,背景可以忽略,也算给自己脑洞的续的篇。
给天天的迟到的生日礼物🎁,18岁生日快乐呀!爱你❤
要和喻队一直好好的呀!

  “文州!文州!”在朦胧的迷雾中抓了个空,惊醒的一瞬间那人的笑颜消失,黄少天睁开眼睛,在闷热的昏暗中摸了摸自己身上黏糊糊的汗液,突然有些委屈。
  6年前,他也在黏糊糊中的体热中醒来,第一次看见了梦里带着笑颜的人。那时候他还说不了话,对方就耐心地给他解释着身边的事情。
  也是那时候,他年纪还小,见到那般好看又温柔的人只知道欢喜,微弱的戒备之后,就变成了时刻喊着“文州哥哥文州哥哥”的小跟班。
  对方好似也不嫌他烦,任由他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些琐碎的事情,见...

天天的生贺文被我睡过去了(-̩̩̩-̩̩̩-̩̩̩-̩̩̩-̩̩̩___-̩̩̩-̩̩̩-̩̩̩-̩̩̩-̩̩̩)
明天,不对,今天一定写完!
天天18岁生日快乐,和鱼一起好好的呀!爱你❤

【草炎】lemon(8)

短小,ooc预警
吃下这颗柠檬糖,完结倒计时中

  李炎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的光线已经被厚重的窗帘遮住,大概开了一点阳台门的原因,窗帘的底部总是时断时续地漏出点点光斑来,只不过这丝毫影响不了整个房间的光线罢了。
  转头望了一圈也没看到许行之的身影,桌子上倒是好整以暇地端放着刚刚点的外卖,李炎一个跟头坐起来,甚至有点难以用语言形容此刻的心情。
  又这样醒来就离开?而且这次连招呼都不打了,真让人觉得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穿上拖鞋,几步走到阳台前,抬起手想要把窗帘拉开,但是压低的声音让李炎止住了动作。
  “今天不回去了。”
  “明天也不回去。”
  “嗯,直到他亲口答应为止。”
  “...

【草炎】lemon(7)

短小,ooc预警
昨晚竟然没写完睡着了!
然后大清早五点多就醒了,赶紧码字23333

  这一觉睡得异常得好,李炎醒过来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头顶温热的触感,怀抱着他的这副身躯提醒他昨天发生的事情,心下突然一阵不坦然的慌乱感,之后又很快平复下来。
  “醒了?”头顶的声音带着细腻的宠溺感,李炎感觉自己被许行之吐息过的地方都要微微发烫,然后心跳也要失常起来。
  干脆更加埋进对方的怀里,耳朵贴着对方的胸膛,才猛然发觉对方也并不那么淡然。
  “你心跳好快......”不经大脑地说出这样半句话来,李炎又后知后觉地闭上嘴,止住了后半句调侃意味的说辞。
  好像更加尴尬了。
  “早安。”许行之似乎并没有被这...

疯狂安利 口袋写作 这个码字APP,更新后的版本真的既可爱又好用😘😘😘
给开发者比心心

【草炎】Lemon(6)

短小,ooc预警

  李炎的身影被隐匿在树影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坏掉的路灯依然隐形般站立着,李炎仰起头往自家窗口望去,黑漆漆一片。
  这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被这一片没有路灯光的树影吞噬,收回视线,李炎站定垂下头,心里突然又冒出那股莫名的自卑感来。
  实在无法去想象这样的自己如何与许行之融合在一起,正如他的第一感觉一般,太过玄幻,不切实际。
  突然,一道亮光打断了他的思绪,李炎低头望着身前巨大而又模糊的两道影子,转过头去。
  不得不承认,他有一瞬间感觉是许行之,可是看到眼前人,他还是有丝几不可查的失落。
  “你来这干嘛?”李炎掩去脸上的神色,皱着眉不快地问道。
  “我先向你道歉。”男人挡在李炎身前生...

【草炎】Lemon(5)

ooc预警,短小,不知所云.jpg

  顾飞果真把他扔在家门口,然后丢下一句“纵/欲过度就不要出去浪了”就走了。
  李炎咬牙切齿地忍住没去揉酸痛的臀部,转身上了楼。
  他家楼层不算高,三楼,客厅的窗户打开望出去可以看见屋前一整排的落叶针叶林(树)。这树叫什么名字李炎说不上来,但他有印象这树是他妈刚带他搬过来不久种下的,如今已经很高大了。
  每次他下意识去看这一排树的时候总是要想些什么,当然今天也不例外。
  许多人都以为他没心没肺的,或者即使掏心掏肺过也很快就能放下,就连顾飞,刘帆,刘宇他们这些最铁的哥们,他都极少去主动说些什么。
  包括这一次的与许行之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被迫告知了他俩这...

【草炎】lemon(4)

ooc预警,短小,然后已经忘记了前面的剧情😌😌😌

  李炎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不知道被丢在哪里的手机一直在响,李炎翻了好几个身,终于还是不耐烦地坐了起来。
  要是是许行之那个混蛋,他一定要先臭骂一顿先。
  事实却是顾飞,李炎按了接听放在耳边,一边往床边走。
  “我在你酒店楼下,快下来。”
  “哎顾飞你......”
  顾飞打断他:“现在都快一点了,你赶紧下来,我待会儿还有事。”
  “你有事先走啊。”
  “你家那位有嘱托。”顾飞语气很平静。
  “我家那位?我怎么不知道?”他这一醉酒一乱性,他和许行之一直以来的地下见不得人的身体交易就被摆到明面上,并且还有着光明正大的...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