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11)

《撒野》同人,私设,oooooooooooc预警
cp:许行之,李炎

Q:众所周知啊,顾飞和蒋丞会打篮球,而且打得很好,李炎(你媳妇儿)也不错,那么草哥你会打什么球?
草哥:(笑了笑做思考状)我比较擅长直球。









  “真心的,而且除了你以外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许行之说这话的时候大方地看着他,从表情到眼神都写着“真诚”两个字。
  李炎从许行之的脸上收回视线,心里暗道什么叫除了他找不到合适的,他们学校一就抓一大把呢,但他还是低声嗯了一句,别别扭扭地回答,“那我就勉为其难帮你这一次吧!”说着还怕自己表达不够位地加上一句,“现在我这么够意思的人不多了。”
  许行之没有拆穿他,笑了笑说:“那真的是很感谢你了。”
  不过虽然这一决定违背李炎最初的本意,可想想欠刘帆的那两万块钱和他妈不联系他也没说再给他承担生活费和学费的现实情况,他总不能让自己饿死和流落街头。
  而且许行之的两次“真心的”,让他也有些动摇。反正他是搞不清楚许行之自己到底明不明白自己这样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误会,可听到他那样说他的心里简直都要开心地飞起来。
  李炎给自己敲了两下警钟,效果不是特别显著。
  就这么决定下来以后,第二天李炎就带着简历和一些个人资料去人事部登记入职,之后人事部的姐姐把他带到了许行之的办公室。
  这是一间装修风格非常冷淡的房间,三面白色的墙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有靠着落地窗的一边立着一个大书柜,里面密密麻麻的堆满了书籍,而许行之就坐在书柜左侧的办公桌前,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手指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似乎没有听到他进来的声音。
  人事部的姐姐把人带到就去忙了,丢下李炎站在许行之对面不知道要做什么。
  过了十来分钟,许行之停下手端水杯才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李炎,他立即站起来一边说着先坐下来一边去给他倒水。
  李炎心想TM为了不打扰你我是站累了口渴了,于是他也没有客气,坐到了许行之对面的椅子上,打量着许行之给他泡茶的动作。
  “什么时候来的?”许行之把杯子递给他,然后走回自己的座位。
  “十五分钟前。”李炎点开手机看时间。
  “抱歉,年底赶进度,各个事情放一起就没注意到你。”
  “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什么好道歉的。
  李炎说:“我要做什么?人事部的姐姐也没和我说,就让我找你。”
  “前段时间德国的心理研究中心传真过来一份研究报告,这个课题是中德合作的,所以他们想让我们参与一起研究分析。我的德语不是很好,而且也没有时间仔细去看,所以才想让专业的帮助翻译。”
  一听是中德合作李炎心理也有些没数,“你确定让我翻译?这么权威的东西我从来没有接触过。”
  “我相信你,”许行之从一堆文件的底部抽出一个文件夹来推过去给他说,“专业词汇有点多,其他的就是你们平时有学的,不难。”
  李炎没信他的不难而是直接打开翻了翻,心里有一种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的感觉。
  “我只能说我会尽力,结果会怎么样我不能保证。”
  “嗯。”许行之笑着看他,像是第一次见他一样,“好像对你又有了新的认识。”
  “什么?”李炎不明白地看他一眼。
  “很可爱。”
  !李炎腾地站起来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逗逗你,一直工作很枯燥的。”许行之揉了揉太阳穴。
  合着你是拿我好玩啊? 李炎愤愤地坐下把文件翻得很响,咬着牙说:“这翻动文件的声音美不美妙?”
  结果对面那人没绷住笑了出来,说:“不及你可爱。”
  这下彻底把李炎惹炸毛了,他拍拍桌面,大声说:“我的办公桌呢?”
  “还没来得及布置吧,不然也不会带你来我这。”
  “可是不是让你给我布置工作任务吗?我刚还看见外面好几张空的桌子......”后面这句话纯属内心独白不自觉说出来的。
  “去了外面你可就不止单纯翻译这么简单了,而且我也急着用,拖不起,只好把你留这里了。”
  “......”这些李炎倒是懂,不过许行之这是偏袒他吗?
  “正好和你多接触接触,我也能明白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 许行之立马给他一个当头棒喝。
  wtf?李炎一脸懵逼,你能不这么直白说这种话吗?再说办公室恋情难道不是禁忌?
  呸呸呸,什么鬼的恋情!
  “这种事情你可以不用告诉我的。” 李炎假装翻文件。
  “难道你害羞?”许行之好奇地打量他。
  注意到对方的目光,李炎终于炸毛了,“害羞个屁!你以为你谁啊?”
  “嘘,”许行之把手指放嘴边,“你这么大声,外面的人都要知道了。”
  李炎挑衅看他,“你怕了?”
  “是啊,”许行之从善如流,“而且只好用之前的方式让你不说话了。”
  之前的方式?这人又想占自己便宜!李炎捂住自己的嘴,拖着椅子拿着文件夹逃出两米外,指着许行之说:“就这个距离,你要是过来我保证你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道貌岸然的渣男!”
  又回到他是渣男的这一点上面,许行之甚是无奈,只好叹气道:“看来不把渣男这个标签从你脑子里除掉,我们大概都没办法弄清楚对彼此的感觉。”
  “我对你没感觉。”
  “是吗?”许行之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继续投入工作没再理他,可这个眼神让李炎心里火烧火燎的。
  学心理学的果然惹不起,他推翻他之前说的话。
  中午的时候许行之请他吃饭,说是庆祝他成为自己的同事不能拒绝,李炎就跟着去了,不过下午许行之倒是不在办公室。
  李炎拖着椅子坐回了原位,认真地开始看起文件来。这文件太过机密他是带不回去了,所以他只好在没有电脑和其他工具的时候多用眼睛看几遍,明天翻译起来的时候能顺畅些。但是,他真的太久没看过这种枯燥的内容,就算学校的课本也带个图片的,这文件里面的生词那么多,一连起来简直就像外星文。
  他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内心烦躁地要抓狂,手机适时响了一声,点开:
  许行之:刚刚忘记告诉你,在书柜第二层有一个黑色的笔记本,里面有许多专业词汇的整理。
  李炎放下手机去找,马上就找到了那本笔记本,打开翻阅了一下,差不多记了大半本,全按首字母分类了,解释也很详细。纸张微微泛黄,看得出来有经常翻阅的痕迹,只是这上面很明显是两种不同的字迹。
  后面那一种很明显是许行之的,他见过他签在文件上的签名,可另一种......难道是他之前助理的?
  李炎没有多想,把笔记本放到文件一侧才回复许行之:找到了,多谢。
  接下去他就开始认真翻译起来,虽然许行之没有说不能带出去,可许行之自己也是把上午的工作保存好进度留着的,所以李炎也只是去问人事姐姐要了一本笔记本和一支笔,开始最原始的记录。
  可是效率真的让他很想抓狂,一个下午,直到有人来告诉他已经下班20分钟了,他也只是没什么把握地翻译了一页多一点,可要知道这个文件十几页是起码有的。
  许行之到底有多急啊?他都想把铺盖带到办公室长期驻扎了。
  “还没下班吗?”许行之的消息把他从想象中拉回来。
  “你什么时候要?我觉得我要来不及了。”
  “你还在公司吗?”
  李炎答非所问:“我的大脑还能高速运转。”
  ......
  怎么不理他了?他还不是为了他。
  “你干嘛不理我?”李炎揉揉昏沉的脑袋给对方发语音,感觉自己有点退化。
  “渣男渣男,不可饶恕!”李炎再次声讨他,完了才觉得心里有些平衡,才放下手机摸肚子,他是真的很饿啊,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他都觉得自己饿得有点神志不清了。
  趴在桌上装死,眼睛却还是盯着一排排此时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句子,简直有些魔障。
  许行之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皱着眉抽走了李炎手里的那张纸 ,李炎后知后觉得摸了摸空气,发觉不对才坐起来问谁,一回头却看见了让他头晕的罪魁祸首。
  “你刚刚干嘛不理我?”李炎不悦地问他。
  “你干嘛不下班?”许行之也皱着眉回问他。
  靠!李炎简直要气炸了,他还不是为了他的工作,还对他一副冰冷的态度,“还不是你说你相信我,你真心的,不然谁要在这里饿着肚子翻这些看起来就让人头痛到不行的东西?要翻也早就一到点就走人了,谁管你?”
  “你说你是为了我?”
  “谁TM为了你啊?我是为了工作,为了生活!”
  “可是,我还是很感动,”许行之几步走到李炎面前,终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语气柔软道:“真不可思议,明明才半天,我却想下结论了。”
  ???
  因为肚子饿脑子乱乱的李炎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捂着嘴逃远了些,脸上有些泛红,“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我知道,我会完全确认了再告诉你,你再忍耐一下。”
  “我忍耐个屁!”下意识地回复。
  “下次下班了就回去,文件也不要带回去了,晚上好好休息,白天再集中精力工作。”许行之像个老爷爷一样嘱咐。
  “知道了,啰嗦。”
  于是,晚餐又被许行之承包了,不能拒绝的理由是为了感谢他,如果拒绝的话,那就是他们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不需要道谢了。
  笑话,他李炎是能承认他们莫名其妙就亲密无间的人吗?
  当然不是。
  
  
  
  

评论(8)
热度(8)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