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4)

《撒野》同人文,ooc预警,私设
cp:许行之,李炎
很久没更新,补上情人节的糖,感觉齁甜齁甜的。
进度依然很慢......问题也很多
草哥在这里觉悟很高啊!但是手残完全写不出草哥的感觉怎么破QAQ











        大冬天的低温降低了人的行动速度,同时也减慢了感冒的侵袭速度。
  李炎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戴着口罩站在学校大讲堂外面贴的一张今晚讲座海报面前的时候有些后悔,为什么前几天他要作死冒泡去当那个打赌的筹码?
  美色误人啊!
  前几天大家伙儿在微信群聊得热火朝天,尤其几个女孩子把那个声称自己比话题主角帅的男纸吐槽地差点渣都不剩。而凭借着一丝余力,这位男纸不按常理出牌,一语惊人:
  “现在聊这么开心,万一人家是gay呢?”
  “woc,你别乌鸦嘴,老娘的男人怎么能是你说弯就弯的!”
  李炎窥着频,暗笑,这哥们还真是乌鸦嘴了,不过说到乌鸦嘴,嘴,李炎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靠!他还没和他算偷亲这笔账呢!虽然他说没关系,但是,那也必须建立在对方不是个渣男的基础上。
  下面跟了几条女生的不满,紧接着一开始说要勾搭许行之不给别人抢的女生@了李炎:
  “@李炎”
  “只要李炎征服了他,就算他是个gay我也认了。”
  ???
  李炎是gay这事虽然不是秘密,但是大家都知道他驰骋情场,一夜情不要约的太多,真正认真谈的几乎为零,所以这时候把李炎当靶子挡前面,大家多是看戏的。
  立即跟随着女生的一大堆@李炎,李炎再次摸了摸嘴唇,心一横在聊天框回复:
  “他要真是gay,不出一周...奸诈.jpg”
  李炎没有说出许行之肯定喜欢男的事实,他不确定对方是和他一样纯喜欢男生,还是双性恋,但是,对方吃他的豆腐,他不能吃亏,必须吃回来!
  在李炎这句回复以后,大家各自分了两派,一派支持女生,一派看好李炎,什么大的小的,有没有节操的,各种赌注纷至沓来。
  李炎难得的没有心情跟着附和,他一直都明白这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场面,他们这一群人不就是因为无聊才聚在一起的吗,至于因为什么而得到一点乐子没人会特意去追究,更何况他还是上赶着去给别人充当乐子呢。
  往上翻了翻许行之的照片,李炎心想我这是为民除害。
  于是就有了两天后他拖着重感冒的身子依然站在讲堂外的一幕。
  李炎没想到那天穿着那件风衣会被冻感冒,而且还带延迟的,他已经在寝室躺了一天了,今天稍微好一点没有发热,但是出门的时候还是被罗宇盯着裹了个球,还说他一个病毒体出去祸害人,最后不情不愿地戴上了口罩,在罗宇的唠唠叨叨声中出了门。
  大家说好讲座结束后在门口海报边等着的,李炎对讲座这种一开口就瞌睡十足的完全没有兴趣,虽然他对许行之会怎么讲挺好奇的,但是他现在这个样子,不知道进去会不会被自己用嘴巴困难呼吸给憋死,还必须戴着口罩。
  他在讲台外面的供休息坐的椅子上坐下来,心里感叹学校这建筑的设计还蛮人性化的。
  刚刚李炎研究了海报,讲座是全封闭式的,观众中途不能离场,当然也不能入场。他来的还算早,比海报上预估的结束时间提前了大半个小时,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李炎被自己嘴巴呼吸弄得口干舌燥,于是站起来往门口的自动贩卖机机那边走。
  摸了摸口袋......被罗宇唠叨烦了走得急没带钱包,李炎凑近一看,还好可以手机支付。
  选了一瓶水,李炎打开微信扫一扫准备付钱,但是无论他怎么扫都没反应?不甘心地重试了好几次,结果依然如此,李炎气得干咳了几声,准备跑远一点的小卖部,再不喝水,他不是咳死就是渴死。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有人靠在他背后投进去了硬币,咕噜噜一阵响动,那瓶水就来到了取货口。
  李炎更加气了,自己花力气按了一瓶水竟然是为别人省力气,心里想着喉咙里却涩地更加厉害,他猛咳了几声,登时眼角发红,眼泪汪汪。
  他擦了一下眼睛,身后的人却已经蹲下把水取了,然后站起来贴着他的背不远的距离说:“给你吧。”
  “谢谢,我钱微信转给你。”李炎转了个身,然后他就愣住了,面前被他误以为抢了他的水的男人就是他和别人打赌要征服的那个。
  “嗯。”许行之将水递到他面前,挑眉示意他接住。
  李炎皱了皱眉头,不想接怎么办,而且还要他转钱给他?
  才两块钱,这么小气!
  李炎接过水拉下口罩喝了两口缓解了咳嗽的难受,才打开微信,把自己的二维码往对方面前一推,“你扫我吧!”
  “波斯猫?”
  “哈?”
  “没什么,”许行之对他笑了笑,用自己的手机加上了李炎,顺便把自己的名字发过去。
  “我叫许行之,正式认识一下。”
  “李炎,”李炎微信上也给许行之发了一个,“钱我转给你了,你收一下吧。”
  然而对方当着他的面改了他的备注却把手机放进了口袋,然后丢了硬币买了两罐热饮出来。
  李炎一看,牛奶......好吧,这人对牛奶还真热衷。
  “喝点热的吧,我请你。”许行之将其中一瓶递给他,李炎犹豫了片刻便接下了,心想这都是他欠我的。
   两人很顺理成章地一起走到大讲堂门口,李炎用没被口罩遮住的两只眼睛询问地看着许行之。
  “你待会儿有什么安排吗?”许行之接收到他的目光问他。
  我的安排就是勾搭你。
  李炎耸了耸肩,声音从口罩内哑哑地传出来,“没有。”
  “不介意带我逛逛吧?我好久没回学校了。”
  “我当不了解说。”
  “没事,就随便逛呗。”
  “好吧。”
  李炎转了个身带着许行之走出了大楼。他们学校投入最大的大概就是这个大讲堂了,除了别具一格的建筑外形,以及传说中不用话筒就可以让全场同学听到声音却又不会刺耳的室内设计,在讲堂的左右后三侧,学校还斥巨资建造了人工湖和环形绿道,是全校认证的情侣约会圣地。
  当然,李炎是不常去的,他的活动范围一般都在校外,他也很努力给别人一个自己并不是学生的形象。
  带许行之走上绿道,李炎偏头打了两个喷嚏,有些烦躁,他从没这么病恹恹地去征服一个人过。
  许行之轻笑,“看来有人想你了。”
  李炎想也没想地回:“你不是学心理学的吗,还信这套?”
  “偶尔信一下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看你是用这套方式蛊惑了不少少男少女吧?”
  许行之笑说:“愿者上钩应该说不上蛊惑,不过你对我好像有挺大误解的。”
  “那不就是事实吗?”李炎扯下一边口罩走到沿湖栏杆边接着说,“都是成年人又不怕感情上多几次经历,虽然你的可能比常人多,但是......算了,我也没资格说你。”
  许行之闻言靠在李炎旁边笑。
  “笑什么?我说的有那么没说服力吗?”李炎不满瞪着他,搞不明白对方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没,只是觉得你很有趣。”
  这种语言攻势完全被李炎当做了渣男的固用手法,他哼了一声继续盯着冰面没有接话。
  许行之也保持了安静,他俩就静静地看着并没有多少水还结着一层冰的湖面各怀心事,尽管这风景有些凄凉......
  按常理来说许行之是不会让这样情景出现的,李炎这个人一进入他的视线就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不管是出于职业方面的还是自己的私人原因,他都会首当其冲地做好沟通者的角色,他有发自潜意识地去做好交流的方式,但是此刻他却沉默了。
  他隐在路灯昏暗的光线下安静打量这个让他好奇十足的青年,看他被黑暗磨了棱角柔和下来的侧脸,以及因为感冒不得不张开嘴而显得有些困难的呼吸,看他迎风轻轻飘扬的发丝,然后一阵手机铃声提示音后,面前这人的安静画面全被打破,狠狠打了两个喷嚏,头发也盖住了眼睛,样子看起来像炸毛了的猫。
  划拉了两下手机,李炎飞快回了一条然后塞进口袋,转过头来语气却全然换了一副样子问许行之:“愿者上钩的你要不要啊?”
  竟然语调轻微上扬,昏暗的路灯都遮不住这挑衅的意味。
  “嗯?”
  “别装傻,”李炎向许行之走近两步身体贴上他,然后带上口罩说:“明天要约会吗?”
  “怎么突然改主意?”许行之任李炎贴着自己没动只是转头问他。
  “反正你那么多又不多我一个,还是你嫌弃我啊?你自己都久经沙场的......”李炎说的语气轻了下去,因为他陡然发现这不是勾搭该用的语气。
  “明天我来学校接你吧。”许行之打断他的心理活动说。
  “具体时间微信约?”
  “明天没什么工作安排,不介意的话,我早上9点来接你。”
  李炎说:“约上午?”
  “吃完午饭带你去个地方,约一天吧。”
  我X,真没看出来对方是这样的人,不过自己上的贼船......
  “一天就一天。”
  许行之笑:“按你的脑袋瓜想,准确点说是一天一夜。”
  “你......”李炎瞪着他气结。
  “现在你可以多想一会儿,过了今天就不能反悔了。”
  “谁要反悔了?”李炎摘下口罩鼓着腮帮子看他,一字一顿道:“一,天,一,夜,就一天一夜!”
  许行之看着他的样子不禁又笑了几声,这幅样子倒是更像猫了,禁不住诱惑抬手摸了一下面前人的头发,俨然一副顺毛的姿势。
  “哎,你别乱摸!”
  “让你提前适应一下。”
  “我看起来像需要适应的人吗?”李炎说着连打了两个喷嚏。
  “我送你回寝室吧。”
  “我又不是女孩子。”
  “但至少你是我预约会对象。”
  ......
  “那好吧,”李炎放弃了挣扎,然后一边掏手机一边说,“你等等你等等。”
  李炎打开前置摄像头走到路灯下,光立即亮了许多,“过来拍张照片证明一下。”
  “嗯。”许行之顺从地走过去,一只手搭他肩膀上,“这样可以吗?”
  李炎身体僵了片刻,“可以可以,茄子!”
  不过,说是茄子,李炎自己戴着口罩根本看不出来有没有笑,许行之则是对着镜头抿嘴浅笑。
  等两人并排走到宿舍楼下,李炎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说,“谢谢你的水。”
  “不用这么客气。”
  “那明天微信联系?”
  “微信联系。”
  李炎说完两句话觉得这气氛怎么有点朝他明天要干那事的方向发展,清了清嗓子告别:“明天见。”
  “明天见。”
  说完李炎就跑上了楼,许行之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才离开。
  在他的心里升腾出一股莫名的暖意,许行之在心里对自己轻笑,小猫咪果然不管以什么形态什么方式,都让他挪不开眼睛和步子。
  
  
  
  
  







评论(8)
热度(23)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