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喻黄】去海边吧

ooc预警

录音的前半段大概就是烦烦给鱼录的那个起床闹铃。

小甜饼,提前的七夕礼物,喻黄那么甜。





八月份前奏的日子在黄少天看来确实是有些欠揍的,这已经是他不下五次这样想了。

他生日是在8月10号,以前上学的时候刚好是暑假期间,现在进了蓝雨还好巧不巧地碰上了夏休期。作为一个渴望关注关怀的狮子座,黄少天很是郁闷。

这一年实在太重要了!黄少天在生日前几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到底该不该把喻文州约出来?

可是要找个什么理由呢?毕竟喻文州对于他的表白一点激烈的反应都没有,黄少天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没表白过,那些只不过是自己的臆想罢了。

事情还要回溯到二月份,喻文州月份比他大六个月,所以他一直很记得清楚他的生日,特别发现自己不同寻常的心情时,那种想要在喻文州面前变得比别人都要重要一点的想法就像温泉一样咕噜咕噜地冒出来了。

苦思冥想很久,黄少天收拾好一堆零食往广播电台前去。那里有一个他从小到大的同学,他们志同道合,憧憬着有一天两人都能成为优秀的host或者DJ,不过现在来看的话,倒是黄少天中途放弃了自己的初衷。

发小接到黄少天的电话时显然很激动,黄少天控制了一下自己像战鼓一样不断加快的心跳声,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地回复过去,随后才用握得泛白的手指挂断了电话。

他即将用他最喜欢的方式为他最喜欢的那个人录一段话,这段话太重要了,既充满诱惑力又十分危险,稳了就是他最期待的结果,踩空了那他就将万劫不复,他对他所有的幻想都会被埋进心底深处。

谁曾想竟然还有第三种结果呢?本来前后都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喻文州不给他一点反馈反而让黄少天更加焦灼了,以他对喻文州的了解,这人端着架子一声不吭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黄少天想不明白,甚至觉得自己跑去录什么起床铃也真是头昏脑涨了。

那天他备好零食讨好了一番自己那个用吃可以堵住嘴的发小兼损友,终于争取了半个小时的录音时间却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加紧张。

他喜欢掌控局面的感觉,所以他主动出击,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却还是会被紧张感侵袭,以致于头两遍的录音惨不忍睹。

发小在录音棚外面啃着零食一副置身事外看热闹的样子,黄少天直想把零食一把糊住他的脸,真是太讨厌了!

等到终于录好了,黄少天收了自己手里的稿子,摘下耳机走出录音棚,说话的嗓子都有点沙哑:“今天谢你了,我回去了。”

“不一起吃饭?毕竟难得。”发小很惊讶黄少天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训练营那边晚上有点事,我得回去一趟。下次我请你。”黄少天整理着书包和他说。

“好吧,我可记得你要请我客的啊!”

“得了,忘不了你。拜!”黄少天将书包一把甩到自己肩上,疾步往大楼外走去,一下子就消失在发小的视线。

发小调出了黄少天录废的音听了一遍,轻叹一口气,这情人节快到了,黄少天倒是不避讳他直接坦荡荡地间接表明了自己的性向和心仪对象。

就是欺负他单身狗呗!

黄少天走出大门的时候打了个喷嚏,二月的天气还是挺凉的,他出门的时候直接套了件薄外套,出门和录音的时候心里装着事情没感觉,现在了却一桩的时候,凉意就明显了起来。

吸了吸鼻子,黄少天武装了一下才融入人潮,他加快脚步去取了大家背着喻文州偷偷订的蛋糕,打车回了蓝雨。

一众人候在蓝雨门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拎着个大蛋糕走过来,黄少天抽了抽嘴角,这情景怎么这么像自己在搞行为艺术,这一个个的眼神要不要这么露骨?

黄少天走到他们面前,把蛋糕直接丢给了郑轩,一众人的眼神果然齐刷刷投向郑轩。

……好吧,郑轩抱着个蛋糕表示亚历山大。

“队长呢?”黄少天揪住直往郑轩怀里望的宋晓问道。

“小卢拖着呢,可不能被队长发现了。”宋晓头也不回地回道。

“好吧,我先进去了。”黄少天对于这群看见蛋糕就不认人的队友表示很无语,几步穿过人群往训练室去,这个点那人一定在那。

一推门,卢瀚文果然发挥了十万个为什么的精神,那说话的功夫显然是得了黄少天的真传,黄少天很欣慰地靠着门看着一大一小在那边一问一答着。

卢瀚文的问题已经冲着最简单粗暴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但是喻文州还是好脾气地一一解释着。黄少天远远地望着喻文州的侧脸,仅是一边脸他就可以在脑子里补全那人完整的面部表情,他总是那么温和,嘴角总是带着似有若无微微上扬的弧度。

好像从很久以前他们就是这样相处了,他会对所有人这样笑着,甚至面对记者不怀好意的提问,他依然浅浅地笑着,似乎那些伤人的话都变成了脆弱的泡沫。

不过也确实是泡沫,在意那些话才是真的输了。

卢瀚文早就渴望有人可以来解救他,余光扫到黄少天兴奋到不行,大声招呼他:“黄少,你回来啦!”

“去干嘛了?”喻文州也顺着卢瀚文的话追问了一句。

黄少天挠了挠头发,感觉脸上要烧起来,努力控制了一番才假装淡定地说:“我一发小好久没见了,今天有空就和他聚了聚。”

喻文州点了点头转回头问卢瀚文:“瀚文,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啦没啦,我先消化消化。”

“那好,”喻文州站起身来向两人解释,“其实我今天还真有点事情,瀚文有什么疑问少天你帮着解答一下,我先走了。”

说完还真走了,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离开的背影,心里一抽一抽的,这人分明从自己进来以后就没打算和自己好好交流,还顺势逃跑了,难道被他发现吓到他了?

卢瀚文哒哒哒几步跑过来,围着黄少天上下左右前后地打量,打量完了还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故作深沉,“为情所困的人真可怜。”

黄少天不干了,“我靠靠靠靠,小鬼,好的不学净学些有的没的,谁教你的?”

卢瀚文小朋友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义正言辞道:“你啊!”

真是要被这小鬼气死,黄少天拎着卢瀚文走出训练室严肃教育了一番。

喻文州走了事情就好办多了,大家不用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着被当事人发现了,该干嘛的干嘛。黄少天因为任务是买蛋糕,现在倒是清闲,于是回到自己房间倒腾起那个录音来。

自己听自己录的东西还是蛮羞耻的,黄少天戴着耳机把自己的脸和耳朵都听红了,但是录都录了自然不会退缩,他稍微剪辑了一下,压缩成MP3的格式,存到了自己的手机里。

晚上,他要潜入喻文州的房间装到他手机里。这似乎并没有难度,毕竟喻文州对于他并不抗拒。

但这也是最磨人的,万一事后开始抗拒了呢?

烦!黄少天简直要被自己所有坏的假设烦死了!

喻文州回来的点就像是刚刚掐好的,原本生日惊喜这种小女生们喜欢的事一群大老爷们怎么会凑热闹,但是偏偏蓝雨就是个和尚庙,一个女队员都没有,加上大家平时训练每天都是枯燥千篇一律的内容,有一点新鲜的事总是能引起很大的兴致。

大家心照不宣地不提这行径的幼稚属性,带着喻文州来到一个被关了灯的房间。

黄少天在一边看着大家闹哄哄的样子,难得地没有上去表现一番,只是一群无聊久了的大老爷们闹疯了就没人顾得上他了,倒是喻文州从蛋糕混战中端了一块完整的蛋糕走到他面前来。

“听说蛋糕是少天买的。”明明是个问句却被说成了陈述句。

“嗯,”黄少天接过蛋糕点点头,“你可别想要说怎么好好感谢我的话,我不喜欢你和我见外。”

喻文州轻笑出声,“我只是想说蛋糕很好吃。”

“那就好”,黄少天三两口解决掉蛋糕,把盘子随处一放,冲喻文州扬扬下巴,“我有个东西给你。”

见黄少天没有拿出来的意思,喻文州意会地对大家说了一声玩的开心就和黄少天一起往宿舍走。

这个时间外面的天空并没有黑透,但是路灯已经打开,黄少天和喻文州并肩走在长长的走廊上面,外面的灯光透过玻璃照进来,把两人的影子时不时地叠在一起。黄少天追着喻文州的速度,用自己的影子去覆盖喻文州的,正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喻文州笑了出来。

黄少天一个眼刀飞过去,喻文州摸摸他的头发顺毛,“很可爱。”

借着不清明的光线,黄少天隐住了自己发烫的耳尖。

我去,这人怎么这么会撩人!

好吧,虽然这段路不短,但是终究还是走完了,喻文州掏钥匙开了门,并没有去注意黄少天的心理变化。

这房间黄少天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来个不下五次,甚至有时候还会厚着脸皮编各种理由蹭住,所以哪怕是一个小角落他都清楚地不行。

唉,什么时候可以正大光明赖在这里啊?黄少天忧愁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想着。

喻文州疑惑,“少天不进来吗?”

“哦哦。”黄少天走进来顺便带上了门。

“少天要给我什么神秘的礼物?”喻文州让黄少天坐到自己床上,自己则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里的盒子拿出一颗糖果递给他。

“谢谢”,黄少天接过那颗润喉糖握在手里,然后将另一只手伸到喻文州面前。

“嗯?还要吗?晚上吃太多糖不好。”

黄少天有点急了,“不是不是,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

喻文州也没有表现出疑惑,直接将口袋里的手机给了他,任由黄少天避开自己的视线鬼鬼祟祟地捯饬着。”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终于弄完了,不淡定还偏装淡定地把手机还给喻文州,喻文州不解地看着他,黄少天耿着脖子回应他:“反正没干坏事,明天早上你就知道了。”说完黄少天装模作样地看看窗外才完全黑下来的天色道:“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生日快乐!”

这次说完黄少天是真的跑了,喻文州看着他一副干了坏事落荒而逃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并不拆穿他。

 

所以喻文州到底是怎么想的?当时他还旁敲左侧地打探喻文州对他的录音有什么想法,结果喻文州直接来了一句很提神。

很提神?那到底是拒绝还是同意的意思嘛?

他那段录音虽然前一段听起来自觉挺蠢的,但是后面他还加了一段的,不会隔了十几秒钟直接被他忽略了吧?

肯定是这样的!黄少天对自己6个月后才想到这一层的反射弧延迟表示自己真是印证了瀚文那小鬼的话了。

生日已经过了一大半天了,一众人算是有良心并没有因为假期而忘记给他送祝福,黄少天大飚手速地一一感谢回去,却始终不见喻文州的消息。

有点失落,但是喻文州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第一个送他生日祝福的,今年怎么就不准时了呢?真是不能太过习惯一个人的好,不然就像现在这样,黄少天发觉自己要生气了,可是在情绪喷发的点却不得不压下来,说到底生气的立场是什么呢?

于是他只好憋屈地抱着手机等着,从艳阳高照等到了外面天空漆黑一片。过了八点的时候,黄少天再也憋不住了,扔了手机躲在被窝里生闷气,空调都没打开,捂得整个人脸色绯红,汗如雨下。

咚咚咚,黄少天的房门被敲了三下,黄母在门外喊:“天天,怎么不接电话?文州给你打电话了。”

黄少天心里一动,但是随即生气的情绪占了上风,让他等去。

“你告诉他我睡觉了!”

“文州说他在机场了,让你去接他。”

“靠!”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随便整了整仪表拿着手机和钱包就往外跑。

“唉,天天等一下,你……”

“妈,等我回来再说。”黄少天打断了自家老妈的话疾步往外跑去。

黄母看着黄少天跑的飞快变成两团不一样颜色的脚叹了一口气,心里急的要死嘴却那么硬,唉,还穿错鞋子,真是丢人。

这个时间机场人很多,但是黄少天还是一眼认出了喻文州,他喘着气一步一步朝他走去,走到面前的时候,喻文州还掏出纸巾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

“你,你怎么突然来了?”黄少天注视着喻文州的双眼,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

“给你送生日礼物啊。”

“那给我啊?”黄少天伸着手不客气地讨礼物。

“已经给你了。”

“哪里哪里?”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喻文州的生日礼物就是给他擦汗?不会这么坑吧……

“在你手机里。”

“啊!那我看看。”黄少天解锁了手机,上面果然显示了喻文州给他发的微信消息和两个未接电话。他直接点进去了微信,点开那个语音,他没注意自己是放的扩音,当他自己的声音跑出来的时候,黄少天羞地手忙脚乱地关上了音量。

“我去,喻文州你不会整我的吧?”自己生日被对方送自己当时的录音,这是告诉他他不接受,请他收回自己的话?

黄少天闭着眼睛努力压制了一会儿情绪,心想拒绝就拒绝,干嘛要跑过来,还要让他充满期待地跑过来,最后却给他这样一个结局,今天好歹也是他生日,迟一天再说又不会地球毁灭。

这样想着的时候,一只耳机突然塞到了他的耳朵里,黄少天睁开眼睛,喻文州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说你先别生气听完再说。

于是黄少天被他安抚住了,面对面和喻文州站着,听着带有人来人往背景音的那段录音。

十几秒后,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说道:“队长,虽然接下来对你说的话可能会把你吓到,但是我真的不想再拖了,你也知道过了今年或者明年我就要退役了,反正就是快了。我想着等我走了我就没法再这样在你面前刷存在感了,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对以后会有什么打算?万一你不再理我了,我知道这个假设肯定会被你推翻,但是距离和时间会改变的东西我们谁能说清楚呢?所以,我想和你说,我……我喜欢你,就是你认为的那种不可能的喜欢,如果你听到这里,不管你的反应会是什么都给我一个回应吧!毕竟,早死早超生嘛!嘿嘿。”

这段话是黄少天录废了不止五遍的,现在再听到,黄少天竟然觉得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到了。

他抬头看喻文州,喻文州却仍是笑着看他,仍然十几秒空隙之后,耳机里传来对面人温柔嗓音,他说好啊。

好啊,就两个字,黄少天抢过喻文州的手机不死心地看了看,真的没有下文了。

“好啊是什么意思?我问了那么多问题哪知道你回答的是哪一个。”

喻文州将耳机从他的耳朵上取下来,然后附在那轻声说:“就是喜欢你的意思,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地很明显了。”

切,哪里明显了,黄少天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嘟哝道:“冬天给你的问题夏天才回答,反射弧这么长!”

“我也想找个特殊的日子和你说,如果是少天的生日,那么恋爱纪念日也就不会忘了!”

这是什么话!黄少天摸了摸发烫的耳朵反驳道:“你的生日我也记得住啊,而且让我等这么久。”

喻文州覆上黄少天的手学着他的样子也摸摸他的耳朵笑着说:“喜欢让我来说,少天你就是那个被我喜欢的更久更深的人了啊。”

什么歪理,又幼稚又肉麻,但是他还是破功地笑了出来。

“你还没说你怎么突然来了?”黄少天一定要抢过喻文州的行李箱彰显自己的男友力,喻文州随他去了和他并肩走出去的时候回答:“因为你说我们还有很多个蓝雨的夏天。”

“然后呢?”黄少天表示并没有get到这句话的点。

“你刚进蓝雨的时候说最喜欢夏天的海边,所以我想那我就陪你去海边吧。”

“我有说过吗?”刚进蓝雨到现在都多少年了,黄少天真的不记得自己还说过这话。

“嗯。”喻文州点点头。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段,黄少天突然停下脚步,一脸狡黠地看着喻文州,“你不会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吧?”

“是啊!”喻文州从善如流。

“真看不出来啊!”黄少天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满意,走入夜色的时候用没拖行李箱的那只手勾住了喻文州的手指,然后十指相握上去。

其实,哪有那么小就喜欢上他了,不过那时候黄少天也是特别可爱,喻文州确实挺喜欢的。

行李箱拖在地上发出咕噜噜的响声,这一条路就像当时那条走廊一样,黄少天还是跳来跳去踩着他的影子,后来干脆箱子又回到了喻文州手里。

就这样一起走下去吧,黄少天踩累了与喻文州并肩的时候这样和他说。

就这样一起走下去,他的恋人这样回答他。


评论(7)
热度(26)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