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lemon(4)

ooc预警,短小,然后已经忘记了前面的剧情😌😌😌




  李炎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不知道被丢在哪里的手机一直在响,李炎翻了好几个身,终于还是不耐烦地坐了起来。
  要是是许行之那个混蛋,他一定要先臭骂一顿先。
  事实却是顾飞,李炎按了接听放在耳边,一边往床边走。
  “我在你酒店楼下,快下来。”
  “哎顾飞你......”
  顾飞打断他:“现在都快一点了,你赶紧下来,我待会儿还有事。”
  “你有事先走啊。”
  “你家那位有嘱托。”顾飞语气很平静。
  “我家那位?我怎么不知道?”他这一醉酒一乱性,他和许行之一直以来的地下见不得人的身体交易就被摆到明面上,并且还有着光明正大的名义了?
  “你下来,见面说。”顾飞说完就挂了电话,对李炎的质疑完全没有理会。
  而李炎看着莫名其妙就被挂断的手机,暂时压下去的不爽又要冒头。
  他才几个小时没见许行之,可这个人的影响却又无处不在,光是听到顾飞嘴里那句他家那位李炎就想发火,凭什么这才没多久这一群人都往他那边倒了?
  李炎洗漱完往洗手间的镜子里看,自己果然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眼睛有些肿胀,稍微多看一会儿东西就疼,某个部位也很不舒服,锁骨上有两排整齐的牙印,痕迹很深,下嘴的力道跟和他有很深远仇恨的敌人一样。
  李炎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心情无比复杂......
  昨天那些画面他确实记不真切,可半夜两人的对话给他的印象还是很鲜明的。许行之说不会轻易放弃追求他,他来不及反应对方就离开。清醒之后再想来,许行之似乎是大胆后立马恢复害羞的小女孩。
  可是想到这一层面他又无论如何也捡不回生气的初衷,反而被这个具有冲击性的想象画面而逗笑。
  “靠!”李炎一拳顶在镜面上自己不知不觉笑出来的脸上,重新恢复了“我很生气”的表情,收拾好下了楼。
  顾飞就等在酒店大堂,下了电梯就能看到。李炎往顾飞的方向慢吞吞地走过去,顾飞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他。
  “你想去哪?”顾飞收了手机放口袋问他。
  “我回家。”
  “那我送你。”
  “哎,不是,你这算是什么?保镖吗?”
  顾飞轻笑一声,“有我这样的保镖你应该感到荣幸。”
  “......”
  “我又不是你妹,不用看着我。”
  “你要真是我妹我早把你扔了,少废话,上车。”
  两人说话间到了酒店大门口,这里不存在车位不够问题,顾飞就把车停在了大门口,然而李炎盯着那辆酷炫到不行的机车眉头紧锁,不为所动。
  “怎么?纵/欲过度跨不上去?”
  “我靠,顾飞你能不这么直接吗?”李炎简直要炸毛。
  “行了,又不是第一次,你还害羞啊?”
  “......真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李炎还是靠着顽强的意志爬上了后座。他自己平时骑得多,换成让人载着感觉还挺新奇的,只不过顾飞这骑车风格太不平稳了。
  “我靠,我要下车!”李炎在顾飞背后大喊。
  “你坚持一下。”顾飞被李炎喊得有些不耐烦。
  “你对蒋丞也是这样的吗?”
  “你当然不能和他比。”
  靠!“塑料友情。”
  顾飞没有再理李炎,只是目的明确地往前行驶,李炎自讨没趣就也不再开口。
  午后的钢厂总是一片灰蒙蒙,阳光藏在云或者霾后面总是隐隐约约的姿态,使得地表的温度都降了好些。
  李炎前天晚上衣服穿得不多,今早起来衣服上倒是没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只不过依然有浓烈的酒味和淡淡的熏香。这个时候按着顾飞的速度,手臂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腾不出手去抚摸当然也不想动,李炎内心无比佛系。
  许行之比他设想得还要厉害,至少他无形中给他了太多影响,特别是脆弱时,无比抗拒回忆许行之对他温柔体贴的样子却又会忍不住想。
  所以,沦陷更深的一定是他,不然先抽身离去的不会是许行之,为之烦恼的也不会是许行之,就连愿意屈身之下的都不是许行之。
  只可惜,更现实的依然不是许行之,他愿意更加理智面对现实,而许行之却梦幻一些。
  单从俗套的配不配得上来讲,李炎绝对是劣势的一方,尽管到了今天,他依然并没有真正去为之拼搏的决心。
  他是爱,但他更现实。
  
  
  

评论(2)
热度(6)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