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Lemon(3)

ooc预警,短小



  李炎觉得自己一定没有完全清醒,不然他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用力撑起身子,李炎很想动手掐死身边这个人。
  就算他是男的,遇到这种事情一哭二闹三上吊虽然显得矫情了些,但是这毕竟关乎尊严。
  有哪个男的不在乎自己的自尊?就凭他被睡却同时也是被压这一点,他就觉得相当侮辱他的人格。
  旁边的人貌似睡得很熟,李炎特意放大动作也没吵醒对方,他顺着床头柜摸到了墙上的电灯开关。
  “啪”,屋子瞬间亮起来,就像要刺瞎人的眼球一样。李炎用手挡了挡,遮住一部分,然后闭上眼睛慢慢适应。
  身边貌似动了一下,李炎遮着强光眯着眼侧头瞟了一眼,发白的视线中那张看不真切却足够让他认出来的脸让他十分怔愣。
  许行之?!!!
  他的记忆力根本没有这个人好不好,还是他眼花?
  揉揉眼睛再看,许行之侧向他用被子遮住光线却因为仍有一些影响而紧皱眉头的脸没有一丝改变。
  李炎觉得这世界真TMD电视剧,他还成了这狗血剧情的男主角不成?那许行之一定贿赂了导演。
  要不然,他们如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藕断丝连着,仿佛他前两天才刚做的决定是一个笑话。
  “你醒醒。”李炎已经彻底适应了光线,选择了一个不怎么酸痛的位置靠着,用双手推许行之。
  许行之被他推得眼睛勉强挣开一条缝,那副样子反倒像他俩反过来了。
  被推醒的人几乎在李炎停下动作后瞬间沉睡过去,李炎见着暴脾气就上来。
  靠!这TM到底谁搞谁?他腰酸背痛得要死,这人倒好,倒头睡得跟猪一样。就算他俩是情人,那许行之这种也完全是自私自利,不体贴的那种。
  不死心的,李炎顾不得自己酸痛的身体,用尽全力摇晃许行之,这下,被折磨的男人终于清醒了。
  “你醒了?”刚清醒过来的男人看起来依然没什么精神,眼底有明显的青灰色痕迹,没有任何平静以外的表情,就像他们每次419过后一样。 可任凭许行之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李炎还是很难收住脸上的表情,他本来就起初生气来着,再加上这人喊都喊不醒的样子,着实磨掉了他好些耐心,更不用说知道睡了他的人是许行之这个事实带给他的惊讶和冒出心头的一丝丝庆幸。
  李炎紧皱着眉头,抿着嘴一言不发,视线牢牢地锁定在对方身上。而这时候对方才像终于回神过来,带着明显黑眼圈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嘴角弯了弯,甚至还动手摸了摸李炎的头发。
  “还难受吗?”
  “关你什么事!”李炎用力一个转身,扯走了许行之身上的被子。他背对着许行之无声龇牙咧嘴了会儿。
  冲动的后果,总是需要自负。
  “昨天是顾飞给我打电话的。” 许行之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李炎没有说话,睁着眼睛无言地看着某一点,“自从你拒绝我以后,我也想了很多。”
  许行之给李炎擩了擩被角,才接着说:“昨天刘帆第一时间发现了你,你被人耍了手段,还好你被发现得及时。”许行之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安静的空间里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紧接着李炎感受到另一半床附着重量失去的动静,穿上拖鞋以及衣服的声音。
  阳台门打开又拉上,过了五分钟李炎才转身,在玻璃门外面,有一缕淡淡的烟雾腾空而起。
  他从不知道许行之会抽烟,但是在这样的情景下见到这样的场面,不受控的愧疚感莫名地占据着情绪的首位,让他的心也拉扯起来。
  披上不知是谁随意丢在一边的浴袍,忍着腰酸背痛,李炎拉开阳台门,在许行之惊讶的眼神里淡然地说,“给我一根。”
  “?”
  “??”装什么 。
  “你刚刚不是在抽烟吗?给我一根不舍得,还是你的太名贵,不是我们这些粗人抽的起的?”
  “不是,”许行之摇了摇头,拿出一根已经燃烧殆尽的熏香放在李炎面前,“每次感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我都会点一根。”
  “你不是心理医生吗,还会控制不了情绪?”李炎转移话题缓解自己的尴尬。
  “心理医生也是普通人,也会为七情六欲感伤或开怀。”
  “你就直说我见识短不就行了?”
  “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许行之面对着李炎直视他的眼睛,“你从来不肯把我与你放在同等的位置,这对我来说并不公平。”
  靠!这还怪上他了!他还没质问他凭什么直接睡了他呢!
  “本来就是炮/友,你是谁,你干什么的与我何干?”
  “你真的这么想吗?”
  “我就是......”李炎的话被许行之打断,“你说的话与你对我的态度一样别扭,在你心口一致说你讨厌我之前,我不会放弃。”
  “哼,别以为你睡了我我不会找你报仇!”李炎凶巴巴的。
  身高上可以矮,气势上绝不能矮。
  凭什么说着说着都是他的错,他的问题!
  明明被睡的是他,他还没跟他闹,反倒被对方责怪!
  这样的事情可以忍吗?
  至少他李炎忍不了。
  “我告诉你,你没经过我同意,我可以告你强/奸,后果有多严重你反正心里清楚!”
  “强/奸?”许行之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烦躁的情绪几乎就要爆发,毫不自知的始作俑者却还在“为虎作伥”,“你昨天可是一直都在喊我的名字。”
  “我不信!”李炎执着地反驳。
  “不信你可以问顾飞。”许行之转身欲离开,走之前说,“你可以放心昨天那人不敢再来找你,你回床上再睡一会吧。”
  说完许行之离开阳台带好门,在房间快速穿好衣服就要打开房间门走出去。
  “你去哪?”李炎心慌慌的,从对方一步步远离自己身边到终于要开门离去,他的语言率先冲破了他的防御塔。
  “回B市。你再睡会吧,现在还早。”说完男人轻声地关上了门,留下李炎一肚子憋屈火气没地方发。
  靠!到底是谁心口不一?
  渣男!绝对是渣男!
  
  

评论(4)
热度(10)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