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15end)

撒野同人,私设,oooooooooooc预警
终于ooc完了,以后再也不写非原著向了。
cp:许行之,李炎
sweet candy,依然是草草的结尾。











  刘帆这一行径虽然幼稚又不靠谱,可当许行之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李炎还是被惊了一下。
  他把自己的手机烫手山芋一样丢到了刘帆身上,被砸的人刚开始也是一脸懵逼,之后反应过来对李炎切了一声,不屑道:“瞧你那点出息!”
  李炎自然不服,瘪着嘴反驳:“明明是你自己干的好事。”
  “算了算了,”刘帆摆摆手,“我送佛送到西。” 之后便接起了电话。
  “喂?啊?我不是李炎,我是绑架他的人,我不演戏,钱不要,你人来就行,那好,拜拜嘞!”
  李炎在一边看刘帆全程平静地打完电话还和许行之道别感到不可思议,刘帆挂了电话斜眼睨他一眼,语气欠揍地说:“不是电话都不接的吗?现在这么在意。”
  “我不是,你这都说了些什么鬼?”
  “我管他什么鬼,等你对象来了你问他啊!”
  “他还不是!”李炎皱眉。
  “这都不是?”刘帆满脸惊诧,之后又变成一副我不懂你们的表情,“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李炎不理他,抢回自己的手机点开许行之的对话框打字删掉,删掉又重新编辑,最后感觉怎么样都不合适就干脆退了出来,瘫在座位上葛优瘫。
  “你到底纠结什么?”刘帆看不下去了。
  “你不懂。”
  “靠,什么叫我不懂,不就谈个恋爱有那么难吗? ”
  “你谈过恋爱吗?”
  “你这就伤人了啊!”刘帆直起身面对着他,“今儿个就告诉你一个劲爆消息,你哥们我明年就结婚了!”
  “你结婚就......”李炎猛的坐端正了,瞪大眼睛盯着他,“你明年结婚?过完年的明年?你开什么玩笑!”
  “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就明年五一,给你们都凑好的日子。”
  “......你TM也太闪速了。”
  “是你根本就没关心过好吗?你问问罗宇他知不知道?”
  李炎有些心虚地降低声音,“他也没和我说啊。”
  “说过你放心上吗?天天和臭男人混来混去,我是你妈也把你赶出去。”
  “说的你不是臭男人一样的?”
  “你可劲儿欺负文盲,反正你有许主任撑腰。”
  “你?算了,我不和你说。”刘帆怎么知道?当然是那个电话。
  服务区离市区不远,过了半个多小时许行之又一次打电话过来,这一次是李炎接的。
  “你们在哪个位置?”
  “就......厕所外面。”
  听到是李炎的声音,许行之声音都柔和下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真的是我哥们。”
  “嗯,我知道,乖乖在原地等我。”李炎听着这话脸上一红,他是不是过分强调了和刘帆的关系?
  
  许行之看见他跑过来的时候,李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情不像不好意思,但是却有点说不出的兴奋感觉。
  “不好意思,路上堵了一会儿车,所以慢了点。”说着又侧过脸和刘帆打招呼,“你就是李炎的朋友,你好,我叫许行之!”
  “刘帆。”刘帆打量了一下发现对方长得斯文秀气,立刻摆上一副娘家人的姿态。
  “你追他啊?”
  “对啊,”许行之接住刘帆的问题还不忘控诉,“挺难追的,你有什么追他有效的方法吗?”
  “哦,他这人吧,吃软不吃硬,你多给他撒撒娇卖卖萌就好了。”刘帆一根筋地回答道。
  “真是受益匪浅,很感谢!”
  “嗨,客气啥。”
  “......”李炎默默听着两人对话心中暗自吐槽,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那我们出发吧,我来开车。”
  “就等你这句话。”刘帆把车钥匙递给许行之很自觉上了后座一个标准的仰躺姿势。
  ......李炎认命上了副驾驶。
  “你的车呢?”
  “赵劲开回去了。”许行之一边发动车一边回答他。
  “那你就什么都没带吗?”
  许行之笑,“是啊,太匆忙了,见家长是得带点礼物,你家人都喜欢什么?这里没法停车,去了那边再买吧!”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李炎说。
  “我知道,你没想好,我会给你时间好好想,但是我又怕你想太多会反悔。”
  这句话戳到了李炎的内心,他确实会因为想太多违背初衷。
  “我不确定。”李炎低下头,情绪有些低落。
  “那至少尝试一次,我和你一起面对一次,就算你后悔了不想和我一起了,也可以帮你在你家人面前缓解一下疙瘩。”
  “你这样不觉得不值得吗,万一我后悔了?”
  许行之说:“至少我尝试过也努力过了,我认为值不值得只有去做了才知道。”
  “我都要感动哭了,李炎你墨迹个啥?”刘帆突然出声把李炎从“二人世界”拉回来,他有些腆不住脸,“你偷听都不出声的?”
  “我又不聋,再说我这也是光明正大地听。”
  一路上两人吵吵闹闹的,终于在导航声中下了高速。
  “现在开去哪里?”许行之问。
  “直接去他家。”刘帆说。
  “好。”许行之直接输好了目的地继续往前开,李炎看着他的动作已经不想去问他是怎么得知的了。
  他只能相信许行之真的很关注自己,而他也偏偏吃这一套。
  下了刘帆的车前,许行之在礼品店买了几样长辈间比较热门的礼品,李炎想劝阻却被刘帆拦了下来。
  “让他去呗,你也就是走狗屎运,遇到的对象对你都挺不错。”
  然而刘帆接到李炎一记眼刀。
  “过去就过去了,现在不挺好的,你也别折腾了,你要不读书,也早该谈婚论嫁了。”
  “发现你越来越婆婆妈妈了。”李炎说。
  刘帆说:“还不是你太不让人省心?”
  真是聊不下去了,李炎对他翻了个白眼,说:“留着教育你儿子吧!”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终究在晚饭点到了李炎家,本来打算让许行之第二天上门的,不过大概刘帆打了小报告,这一历史性会面提前了。
  站在李炎家门口,李炎发着抖拍拍许行之说:“你别紧张。”
  许行之拉下他的手握在自己手心,贴心地说:“有你在,我不紧张。”
  哎!李炎真是没想到许行之还真听刘帆的话。
  不过真的无法抵抗。
  “早死晚死反正都是死,大不了同归于尽!”李炎壮烈地用另一只手拿钥匙开门。
  “妈,我回来了......”
  ?这是什么?李炎看见他妈难得画了个时髦的看上去年轻了20岁的妆,感觉自己走错了地方。
  “进来啊,愣着干嘛?”李炎妈招呼。
  李炎定在门口,任由许行之把他的行李拉进门又搬进来一堆礼物直到关上门。
  李炎突然开口:“我觉得局势有点不妙,你是专业的,你看看我妈是不是因为我刺激太大了,所以......”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张阿姨突然出现道,“你妈今天去参加文艺表演了,又听说你带对象回来,所以才没卸妆呢!”
  ......好吧。
  李炎跟着许行之身后嘀咕,怎么全世界都知道许行之是他对象了?他都没正式答应他。
  许行之突然停下来转身问他,“想什么呢?”
  “没有,左边那个房间是我的。”
  “ 是要参观一下。”许行之拉着行李往前走开了门,等两人都走进后关上了门。
  “哎,你这样我妈她们都会误会的!”
  “误会什么?”许行之放好了行李回过头问他。
  “我还没想好。”李炎躲开对方的视线坐到床上。
  “我猜不出我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但是我不想让他难过,我不知道,我就是......总之,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你是想说如果你妈妈不同意你就会放弃我对吗?但是现在你很纠结,你又不想伤害我。”
  “算是吧。”李炎叹了口气
  “没关系啊,”许行之坐到他旁边,“失败一次我会再努力争取下一次,你相信我一点,我没那么容易放弃。”
  李炎凝视着许行之的双眼,他感觉不受控的感觉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他想触碰身边这个人,想告诉他他接受他,他喜欢他,这一切都发自肺腑,漫出胸腔。
  他主动环上许行之的肩膀,几乎唇贴唇地说:“那我就先第一次答应你。”说完亲了亲对方。
  “你这是盖章?”
  “算是吧。”李炎说完又把两人距离拉开,只是手指还互相勾住。
  趴在门上偷听的两个人把这隔音效果一点也不好的房间的动静听地一清二楚。李炎妈率先走开,面色有些不自然,张阿姨立马也跟了过来。
  “怎么了?这不是挺好的吗?”
  李炎妈说:“虽然刘帆那小子不会骗我,但是我心理上还是不太能接受。”
  “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科技发达,你也不用操心孩子的问题。”
  “唉,我反正也管不住,但是要让炎炎因为我这辈子都不开心我又不忍心。”
  张阿姨说:“所以,你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决定,他们心里有谱。”
  “嗯,张姐啊,多亏了你,不然我一个人都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咱们有缘,亲姐妹不客套这些。”
  “嗯。”李炎妈应着擦了擦眼泪。
  
  这一顿饭吃得相当平静,许行之早有准备定好了酒店李炎妈也没挽留,直到房子里只剩下母子俩人李炎妈才问:“决定以后就是他一个了吗?”
  李炎点了点头。半晌李炎妈才起身回房间拿出一打钱推到他面前。
  “这是前两天人家送回来的,让你以后不用偷偷摸摸去送钱了。”
  “妈......”
  李炎妈打断他,“妈知道你重情重义,以前以为你俩是好朋友,就和刘帆,罗宇那俩小子一样,但是人家父母都和我说了。”
  “你为什么瞒着我啊?我就你这一个儿子,我儿子可不能没了,你明白我知道自己的儿子一个人偷偷地去承担这些有多心疼吗?”李炎妈抹了抹眼泪。
  “妈,我错了,我以后什么都和你说。”
  “我就是希望你好好的,和小许也好好的,不要轻易放弃,特别是感情这个事,越久感觉越会平淡下去,但是你们要互相理解,互相扶持。”
  
  李炎妈交代了很多,李炎都一一听进去了。母爱很伟大,如此细腻的感受很熨帖。
  等回了房间许行之也发信息过来:
  “想我了吗?”
  “不想。”
  “真的吗?”
  “真的。”
  “那,晚安。”
  ???不按常理出牌,说好的撒娇卖萌呢?
  李炎无奈,只好,“其实有那么一点想。”
  “我两点想。”
  ......对话幼稚到无力吐槽,李炎却莫名开心地像个傻子,暂时抛弃了他的傲娇:
  “我好想你。”当然这是内心独白。
        他不说,自然有个人会懂。
  
  
  

评论(2)
热度(9)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