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减肥记

撒野同人,ooooooc预警,原著向
背景:李炎主动追求然后在一起不久






  李炎是被胸口突如其来的沉重感压醒的,他猛地睁开眼睛,一大团毛遮住了他的视线。被浓密的毛戳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胸口的毛团受惊地极快速踩在了他的脸上。
  “我X,肥羊你这是要谋杀你亲爸啊!”李炎把肥羊抱离自己的脸用力揉了几把,突然严肃道,“不行,你不能再肥下去了,从今天开始你要减肥。”
  李炎说做就做,打开手机就开始各种搜索帮猫咪减肥的方案,当然还难得地做起了笔记,虽然网上搜索的结果少的可怜。
  李炎不禁腹诽,果然铲屎官都和许行之一个样,溺爱无边,不知节制,他还要为肥羊的觅偶问题考虑呢!
  想到许行之出门给肥羊装得满满的一盆猫粮,李炎顺势走过去瞧了一眼,果然空空如也,而且肥羊见他走过去竟然来蹭他裤腿撒娇,还喵喵叫着。
  ......不行!李炎一狠心,当真没看见没听见转身往回走。
  一定不能心软,李炎心底暗下决心,去书房拿了纸和笔开始列详细的计划。
  第一,少食多餐,将食物放在猫够不到的地方;
  第二,与猫咪多互动,不能让它经常躺着睡觉;
  第三,.......
  
  “你在干嘛?”许行之用钥匙打开了门,在玄关边换鞋边问。
  “没什么。”李炎刚刚被许行之一喊手下一个打滑画了好长一条心里正惋惜着,他写个字多不容易啊,但是这内容绝不能让许行之看见,不然不被他认定为虐待他主子才怪。
  “我都看见了,那让我猜猜,你这么认真写什么连我敲门都没听见,只有两种可能。”许行之突然停下看他一样,然后坐到他旁边。
  “第一,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难道是你......”许行之余光瞥见李炎将两只手更往身后藏,突然靠近他。李炎退无可退却依然试图转移话题,“你饿了吗,快起开一点,让我去做饭。”
  “转移话题,眼神闪躲,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许行之煞有介事地分析。
  李炎都要哭了,他敢和猫主子比地位吗?于是他急中生智,干脆把纸笔塞到屁股底下空出两只手环住许行之脖颈说:“我就是想你了。”
  “这我信了。”许行之回抱住他,不可抵抗地亲上来,李炎被他亲地迷迷糊糊的带离了沙发。屁股刚离开,许行之便一只手搂住他另一只手摸到了李炎藏的东西。
  松开李炎,许行之站起来展开纸张一看:肥羊减肥细则
  ......
  李炎被松开地莫名其妙,自从他和许行之同居以后虽然没羞没躁的事没少干,但是他仍然没有从那种不真实的感觉中反应过来,以至于每次许行之一主动他就有点反应迟钝。
  而此时,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许行之正皱着眉拿着那张他的“施虐”证明,他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跳下沙发扑上去去抢,嘴里说着他就是开玩笑的,奇怪,他怎么会真的让肥羊吃不饱呢?
  可他心里却是难受的,他曾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怎么会和一只猫争宠呢?他绝对不会让两人因为这个问题而闹不愉快,可他现在实在没底,即使他做这个计划并不真的虐待肥羊。
  扑到一半的身体还没碰到许行之,李炎就奄奄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垂着头怔怔地愣在原地。
  他的一系列动作没有被许行之的目光遗漏,目睹整个过程的男人将纸条折好然后转向他。
  “担心我因为肥羊对你生气?”
  “他不是你的主子吗?”
  许行之失笑,“一股好酸的味道啊!”
  “我不是吃醋,”李炎说,“我以前谈恋爱从没有这么患得患失过,我没有想过要取代肥羊在你心里的位置,但是它现在真的太胖了,我网上查过,过于肥胖对它也不好,也不好找对象,”还有,他不小心那我压窒息了你是心疼我还是......
  “唉,”许行之突然摸了摸李炎的头,“以后这种事直接和我商量就好,既然决定在一起就要彼此信任,你也要相信我对你的感情。这些不用介怀肥羊,我选择和你在一起,是在不管有没有肥羊的前提下的。”
  “你这么学术性我听不懂。”
  许行之笑:“你是想听土味情话吗?我想想啊,我爱你,犹如那滚滚长水,奔流不息;离离草原,生生不息;浩瀚星辰,无穷无际......”
  “......”李炎捂住许行之的嘴,耳朵也爬上了两抹红,“我,我要去煮饭了。”
  
  许行之望着李炎仓促逃走的背影轻笑,对象是哄住了,猫主子,也逃不了好好运动了。
  躺在自己窝里的肥羊打着小呼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美好生活即将结束。

评论(6)
热度(7)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