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炎(单独结尾)

不打tag了,我觉得我真的是相当爱你  @烟雨成诗
看得愉快23333



  
  没有人发现从草原回来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实李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大家各顾各的,一次长途旅行以后又回归了平常的生活,似乎那种好友相聚的时光一下子就被拉远了。
  发现他变了的倒是和他有过一次肉体关系的说不上太熟的人。
  对方这天照例进了常光顾的酒吧,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来带人走,而是带人来。
  这人叫曹凇,在他们这一圈里算得上相貌堂堂,只不过也风流成性。李炎当时和这人约那一次说不上多两厢情愿,他一方面说自己对感情这事可有可无,另一方面却在心里反驳自己。可最后脸面战胜了理智,硬着头皮上了一次后,曹凇却开始宣扬要追自己。
  笑话,他会相信一个风流公子哥的追求?
  于是那段时间他没再去过这家酒吧,不想让顾飞,刘帆他们烦心就也没和他们说起,不过好在这人是个三分钟热度,没过多久就有人传消息曹凇有了下一个目标。
  李炎松了一口气,但是也对他们这个群体的爱情可信度打了一个折扣。
  他是对曹凇没有感觉,但他也不保证会对其他人有感觉,在他们这个地方长大的人,像他们这样的群体,很多人家里留着老婆孩子,晚上找各种借口出来抒发欲望。
  李炎觉得这样的现状很可悲,直至他亲眼见证自己的好兄弟顾飞和蒋丞两人的感情,他才有了一丝熨帖,可这个个例的影响力在他接触的整个群体间显得太过微乎其微了,而且他也不相信自己。
  酒吧的灯光突然变得亮堂而温暖,聚光灯打在从门口进来的两人身上,大家目光随着灯光移动,嘴里发出各种喝彩声。
  李炎从几个酒杯中抬起头来,看着这一副场景有些惊讶,那其中一个人不正是曹凇吗,那另一个和他并排的?
  DJ合时宜得调出结婚进行曲,聚光灯下的两个人在人群的欢呼和背景音乐中显得那样耀眼。
  身边的人都站起来鼓掌,顺带拉了李炎一把,李炎随着气氛不自觉站起来,而曹凇刚好走到他这一桌正前,似乎看见了他,对他眨眨眼很畅快地笑了。
  李炎对他笑着点点头,看着曹凇牵起身边人的手,继续朝着今晚为他们准备的舞台走去。
  李炎没有挤过去看,酒吧意外的安静使他清楚地听完了整个流程,而这进行中的一切都太像西式婚礼了,主持人甚至打趣俩人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孩子,要几个。
  曹凇的声音轻笑着传来,“这个问题得问他,只要他喜欢就行。”
  主持人又打趣俩人感情真好,李炎听着只觉得不可思议,曹凇的那位看上去样子乖乖的,他实在没办法去想他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收服了曹凇。
  
  “好久不见啊!”不知道什么结束下了台的曹凇坐到了他的旁边。
  “好久不见,”李炎举杯,“恭喜你啊!”
  “谢谢,这杯我一定要喝。”曹凇说着端起一杯酒干下去,马上又放回众多个装有酒的酒杯中,李炎看着好笑问他玩躲猫猫呢?曹凇叹一口气,“我家那位管得严,不能让他发现我又喝酒了。”
  李炎瞥眼看他,“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有这属性啊?”
  “那是!”曹凇很是得意,“其实我要说我每次都是认真的你们谁也不信吧?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去开始,经营一段感情,总爱跟风,你看我名气都臭了,你当时看见我都溜得人影都没。哎,其实当时我的确挺喜欢你的,就是当时的喜欢太容易被影响了,你不理我我就换个试试呗!现在不一样了,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他就是我在你之后谈的那个,到现在也8年了。”
  李炎震惊地看着他说:“还真没看出来,”说完表情变得柔和,“真心祝福你们!”
  “怎么?”曹凇看他,“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啊,但是我觉得你好像有变化,是遇到喜欢的人却犹豫了?”
  “......”
  “看来我说准了。”
  “也不算,是他好像喜欢我,可是我没办法喜欢他。”
  曹凇挑眉问:“你是个深柜?”
  “啊?”
  “看你也不像,那是家庭问题?”曹凇说。
  李炎说:“这个问题我不答应他好像也没什么影响,主要是我自己下不了决心。”
  “这样啊,那看来你是真不怎么喜欢他了,不过你这样烦恼又很奇怪。”
  李炎皱了皱眉,突然跳跃话题:“我和他还有一大群熟人一起出去玩,他给我表白了两次都被我拒绝了,我以为他放弃了,可回来后他还给我寄了一封信。你说,这年代寄信土不土啊,寄信就寄信,TMD里面还是张明信片,我真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有病!”
  “噗,”曹凇笑出声道:“还挺有意思啊,所以你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我们都认识四五年了,虽然见面次数屈指可数也都在前一两年,但是他突然来这样一句,说实话我不太敢相信,更何况要和他谈恋爱,简直就是在拍科幻片,太不现实了。”
  “我真的想象不出来让你这样形容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不过......”
  “曹凇,你是不是偷偷喝酒了?”没说完的话被曹凇家那位打断。
  “我发誓,我没有!”曹凇好笑地举着一只手发誓。
  “发了100次就没一次真的,很迟了快回家吧,明天还要去你家。”
  “遵命!”
  曹凇家那位冲李炎点点头示意,曹凇跟在后面突然回头无声说了几个字。
  酒吧的音乐嘈杂,灯光恢复成闪烁不定,但是李炎确定自己读明白了。
  曹凇说:“试着相信他。”
  李炎摸了摸口袋里被他捏皱的明信片,那正面是他在夕阳下往前走的背影,反面是没有署名的两排字:
  希望你幸福。
  也希望你相信我:@#%”*(解释一下,这是草哥的手机号)
  
  李炎在收到的时候就猜到了寄信的人是谁,但他还是上网查询邮编进一步进行了确认,却是草原所属县的。
  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他当下的决定。
  李炎掏出手机,输入早已耳熟能详的那一串数字,然后发送消息:
  我们试试吧。
  
  
  

评论(4)
热度(7)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