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14)

撒野同人,私设,oooooooooooc预警
再预警一次,真的超级无敌ooc😂😂
cp:许行之,李炎
我反思,但我懒。
如果触雷真的千万不要往下看,我估计我真的是个玛丽苏脑残小透明写文的一个普通普通普通人。
不知所云......





  说好是给李炎时间考虑的,可许行之却却心急的不像他。李炎坐在许行之的办公桌前第三次收到他那说法换来换去却万变不离其宗的试探后,终于憋不住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你好烦啊,你这么闲吗?”

  许行之打字回他:“偷偷跑出来发的。”

  李炎简直忍不住笑,他看着许行之发来的消息,眼底的笑意都蔓延到了肩头,使它也一颤一颤的。

  他笑着回了一个鼻孔朝天的表情,才打字道:“你不准干扰我,我还没开始想呢。”

  随即对面秒回了个委屈的表情,李炎自暴自弃地捧着手机,感觉自己此刻一定很像一个傻X。

  他放下手机低头继续看文件,回到一个人的办公室以后,效率重新上了线,附带上刚刚那傻兮兮的雀跃心情,连纸上原本枯燥无味的一句句外语都变得灵动起来。

  李炎无意识地哼了首想不起名字的歌,笔头轻轻敲打着笔记本翻开的扉页,脑子里飞快地翻译着句子,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这些无意识的小动作早就暴露了他的心思。

  连着很顺利地翻译了半页,一直倒置的手机嗡嗡响起来,一边想着该到吃午饭时间他也饿了一边又在思考许行之又想开启幼稚模式对他说什么。可直到手机完全被他翻面看清楚屏幕上的字,他嘴角上扬的幅度却渐渐僵住。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握着手机,震动的感觉都要使他的手指麻木。他一动不动,静静等着手机恢复安静,然后息屏。

  说不上为什么,李炎心底爬上一股席天卷地的愧疚感,把他前不久的兴奋一扫而光。

  就屏幕上那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他开始动摇了,他甚至有点庆幸自己没有头脑一热就答应了许行之。

  他们的感情就像龙卷风,来得太快,李炎时至今日都没感觉出过程的真实意味来,所以他忐忑,他犹豫,他甚至怀疑,可要他否认他却又果断不起来。

  都说人是复杂的动物,他都说不清楚很多时候是人类自己作茧自缚还是客观使然,生活不像童话故事,喜欢了就在一起了,一起了便是幸福快乐的一生。

  许行之是他人生中的一场意外,他让他猝不及防,让他变得不由自己,让他好几次反悔对自己的诺言,可他依旧甘之如饴。

  他变得时而兴奋,时而陌生,他感觉自己都要失去理智,掉入这个甜蜜的漩涡。

  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却又惊醒了他,他不知道该不该抓住这根绳子,一头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一头是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冒出来洪水猛兽的陆地......

  而这一切都在这样的时机发生了,他无可选择,只能接受。

  如果可以,李炎希望他可以早点认识许行之,或者不在回家那天不过脑子就说出那句话。

  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李炎划开接听:

  “妈。”

  “不准备回来,不准备要这个家了吗?”李炎妈的声音很愤怒却又有遮不住的疲惫。

  “我......”李炎听到他妈的声音就忍不住红了眼眶,说话都有些哽咽。

  “我让刘帆过来接你了,你赶紧收拾东西回家。”李炎妈的话不容抗拒。

  “我今天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是在外面鬼混要男人不要妈了是吗?你要是今天不回来,以后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李炎妈的声音几乎要震聋他的耳膜,李炎保持着接电话的动作什么话都没说,他突然有点累,浑身都笼罩着一股无力感。

  他想到许行之,可他又不能想他太多,他怎么去和他妈解释这一段连他都不敢承诺一生的感情,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把许行之正式规划到他的未来里。

  在这个老套又狗血的选择题里,他没有选择余地地选了母亲,他也清楚自己还没双赢的能力,但这样选他虽然心里难受,愧疚感却不会那么强烈。

  李炎开始主动给许行之发微信。

  “我可以把资料带回去翻译吗?”

  “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李炎心里狂点头,嘴上却说:“没有,我就是想早点完成它,我保证不会泄露一点内容出去,泄露出去我就一辈子打光棍。”

  “说什么胡话呢?”许行之语音过来,“带回去可以,我就是不希望你太累。”顿了一下,许行之说,“我希望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我和你一起解决。”

  李炎猛地一震,刚刚决定的事情都开始动摇。他后知后觉自己说得这几句话都像在刻意撒娇示弱讨对方的安慰了。
  
  他也想和普通的男男女女一样谈一个普通的恋爱,但凡他们有一方是女生,现在的情景都会不一样,可现在却很残忍。
  
  不会所有的事情都会朝着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李炎犹豫了半晌,没有再回复。
  
  他害怕,怕自己一出口就让许行之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来,更何况,他们的关系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虽然折腾与不折腾的结果差不多。
  
  李炎给刘帆去了个电话,刘帆接到的时候什么都没问,只让他给他地址时间到时候去接他。李炎其实很感谢他,他问刘帆借两万块钱刘帆二话不说就给他了,现在甚至亲自跑到北京接他回家,要不早清楚他是个钢铁直男,那也是对他相当诚意满满的了。
  
  下午准时下了班,李炎装好资料直奔宿舍。他和刘帆约了学校南门,他得回去先收拾东西,完了他还得避开许行之,不然见着他估计计划都得白费。或者真的遇上了他还可以找刘帆演一场戏,前脚和许行之暧昧,后脚就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这剧情发展要是对上他之前给人留下的人设印象,似乎完全无缝对接了。
  
  不过,他考虑周全的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他无比顺利地坐在刘帆的车上,心里不是松一口气而是满满的失落。
  
  他逃避,他处心积虑避开许行之,他一声不吭地跑走,他甚至脑补被抓住骗许行之的剧情。而现在他轻轻松松离开那人的视线了,他的心却被针刺着一般难受。
  
  他即使对初恋也没这么怂过,好像在心里有给年少轻狂的自己有一万个这样做合理的理由,到了这个年纪却又不行了。
  
  他不知道,他很痛苦,他忘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在刘帆的车上眼泪流的稀里哗啦的。
  
  刘帆递给他一张纸巾,看着他没有说话,李炎接过抬眼看他,眼眶红的厉害。
  
  李炎说:“我和你回去,我就再也不会遇到喜欢的人了,不对,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爱人了。你说,为什么就因为我喜欢男的,这样不行,那也不可以。我已经被老天惩罚过了,可是他为什么还要阻止我喜欢别人。”李炎情绪有些失控,他摇着刘帆的手臂,脸上由不服慢慢转向妥协,“都是我自己,我还怪别人,是我懦弱,我不配,我不配拥有别人的爱,可我还要做梦,梦醒了,我还要怪别人......”
  
  李炎撑住脸,轻微的呜咽声从指缝间漏出来,刘帆这才开口说话:“李炎,你尝试过了努力过了吗?你现在这个样子,换我是你妈也不同意你和那个男的在一起,女生也是一样!”
  
  “拿出点你骑机车的气概来,是男人吗?是男人就给我TMD擦掉眼泪振作一点,该回家回家,该和你那谁说清楚就说清楚。不就这么简单一件事情,你自己给整得那么复杂干嘛?”
  
  刘帆吼完突然发觉这语调很像打群架放狠话了,咳了两声才放柔语气说:“别嫌我说得难听,哥们这是为了你好。”
  
  可刘帆好一会儿也没得到李炎的回复,他心一急,一根筋拐弯反应过来,现在这样说好像是挺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李炎抬头,盯着兔子一样的红眼睛不负众望地瞪着他咬牙切齿道:“我TM现在真想揍死你。”
  
  哭过以后凶巴巴的样子少了不少威慑力,再加上李炎本来就不锋利的五官,此时这副样子倒是有些惹人怜的可爱了。
  
  只不过刘帆的反射弧有些奇怪,他突然爆笑出声,不一会儿也两眼泪汪汪。李炎嗔怪瞪他一眼,刘帆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的笑意又要收不住。
  
  “再笑信不信我打死你?”李炎威胁。
  
  刘帆抹了一把笑出来的眼泪颤着肩膀说:“你别说话了,搞得我欺负良家妇女似的。你家那谁是不是肌肉男,特别壮的那种?我还是保命要紧。”
  
  肌肉男?李炎还真不知道,被刘帆这么一闹他有点后悔没霸王硬上弓滚一次了。
  
  “我不知道。”
  
  “啊?”
  
  “啊不是啊?”
  
  “不对不对,你竟然说不知道,你不得感受一下的吗,还是说你真的准备柏拉图式恋爱了?”刘帆不可思议。
  
  “所以我才不知道,他和他互相了解地不多,所以我才没底气和我妈摊牌。”说出来心里轻松很多,李炎靠着坐垫说。
  
  “一见钟情啊?你可以啊。”
  
  “滚滚滚,怎么可能!”李炎反驳。虽然他是第一眼就看中了许行之,但要说到钟情,他心里很虚。
  
  这其中有对自己的不信任,同是也有对许行之的。
  
  关于是不是一见钟情的话题就止步于此了。刘帆开着车七拐八绕终于出了拥堵的城区,上了高速到服务区休息的时间里,刘帆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建议。
  
  “待会儿你开一段儿,我今天疲劳驾驶了,眼皮都要撑不住。”
  
  李炎瞪大眼睛看他,“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不会开四轮的。”
  
  “自动挡,特简单,我教你一下就会了,再说我坐你旁边怕个啥?”
  
  “我开个四个轮子的唯一的车还是小学一年级我妈给我买的自行车,多出来那俩轮叫辅助轮。”
  
  “那你说怎么办?咱们窝这里睡一夜?”
  
  “......”外面这车来车往,喇叭声车轮声,说话声不停的......
  
  “别问我,我不知道。”
  
  “哎哎,”刘帆拍他肩膀一下,一脸我有一个好主意的样子,李炎一看就没好事。
  
  “不行!”李炎在听完刘帆的建议后不带一点儿犹豫的。
  
  “为什么啊?不刚好会开车吗?正好可以测试一下他对你真不真心,男人啊,有行动就证明了不是吗?”
  
  这是哪得出的结论?可是他确实有些动摇,李炎掏出手机刚解了锁点开许行之的对话框,刘帆就一个飞速夺了他的手机发送道:
  我和好基友在✘✘高速服务区遇到麻烦了,我俩都开不了车,你过来帮我一趟吧!【亲亲表情】
  当前位置发送。
  
  过了撤回视线,刘帆把手机还给他,这短短两分钟手机没有动静,刘帆啧了一声,“这男人不可靠,甩得好!”
  
  李炎接过看了一样信息内容,只剩下生无可恋。
  
  这内容编辑的,他估计许行之这会儿都已经报警了。
  
  
  
  
  

评论(4)
热度(9)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