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13end?)

《撒野》同人,私设,oooooooooooc预警
cp:许行之,李炎
完结?不存在的,233不过倒计时一两章了。
虐草哥喔,我收到了,虐的,马上了,哈哈哈哈哈哈。

草哥:你怎么发现我对李炎的感情的?
我:医者不自医,草哥当局者迷啊,不过你后来干得漂亮啊!
李炎:漂亮什么漂亮?再说我又没答应他,而且就会嘴上说说,我都说做了,这人竟然TMD拒绝我了!
草哥顺毛ing.....
我:....默默遁走(单身狗我容易吗?QAQ
)









  办公室里的气氛剑拔弩张,李炎只能强迫自己不去听旁边那些人的谈话,但是看着文件上那一串串德文心情也无法平静下来。
  到包里翻耳机有些刻意,他干脆站起来往外走。
  许行之和他旁边那个男生还是站在办公室门口,那男生偶尔出口安慰几句同事一号,从语气听不出来是真情还是假意。
  他走到两人面前,视线落在前方两人的鞋上,一黑一白,连款式都差不多。
  “请让一下。”李炎语气冷冷的。
  “请你道歉!”其中一双鞋的主人往前一步挡在他面前。
  李炎抬起头望着他,眼里没有刚刚的冷意和嘲讽,像一片宁静的湖,他一出声就像微风拂过泛起微小的涟漪,“凭什么,与你何干?”
  对面的男生气得跳脚,他先前就在许行之这里求复和不成被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弄得无处宣泄,今天早上偷偷挂掉眼前人给许行之的电话被发现才发觉眼前这人竟然和许行之一副态度。他如何能不生气?
  “$#*&%……”(解释一下,这里是德语骂人的话,为啥是几个乱符,因为我懒啊233333)肖以简流利地爆出一句德语粗口,说完脸上得意洋洋的,一副你听不懂我在骂你的意思。
  而李炎却只是瞥了他一眼说:“幼稚。”说完推开他往外走。
  “李炎。”许行之喊住他。
  他顿了一下,刚刚如果没这人喊他一声,他那一拳可能真的会砸到同事三号的脸上。他没那么冷静,待在这个压抑的空间里,他不知道自己强装的情绪能够持续多久。
  “什么都别说。”李炎背对着他说。
  “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去哪里?”
  “透透气而已,”李炎转回头对他露出一个笑,“你放心,你的文件我会翻译完的。”说完就大步往楼梯口走去。
  
  上班时间不适合立刻跑路,电梯门才打开里面却有不少人,李炎站在楼层数字按钮一边,犹豫了片刻才按下顶层的数字,随后低着头陷入了透明人状态。
  其实他现在暴躁地想抓个人就揍一顿,但是理智阻止他不能。他努力忍住憋着的情绪不能因为几个烂人的挑衅就爆发,不然他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他再怎么强忍,在回想许行之喊住他的一瞬时,铺天盖地的委屈却席卷而来。
  他只是冲他淡淡地笑了笑,可是谁都没看到他的心却疼得流血。偏偏他什么都不能说,偏偏他不能去责怪许行之,因为在他100%确定真的喜欢他之前,他们真的清白的像一杯纯净水一样。
  电梯门缓缓地关上,李炎盯着自己的鞋子思绪飘到了那俩人几乎同款的鞋上,他没注意到即将关闭的门又重新打了开,直到一双眼熟的皮鞋进入他的视线。
  他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又一眼 ,几次之后才慢慢抬头。那个人的鞋尖对着自己,那么也一定是面对自己的,而他视线里的人果然就是熟悉的那个人。
  他几乎来不及掩饰自己的惊讶,电梯就又在上升后打开了门,这一层出去了不少人,而大家在往外走的时候把许行之推到了他的面前。他俩几乎是胸贴胸了。
  李炎无处可退,许行之的动作又像抱着他,他有些不自然地扭过头,心里暗自催促人潮快点退去,之前那些乱糟糟的心理活动都被此刻的不自然挤到了一边。
  他几乎感受得到许行之呼在他额头边的鼻息,痒痒的,也让他脸上的温度有些提升。
  突然,他听到许行之用只有他俩听得到的声音说:“对不起。”
  李炎觉得自己都要没脾气了,每次许行之都要在事后对他道歉,可是真去追究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不愿意去回想,心里憋着一股气就想自己不好过也不搭理你,虽然是显得小家子气,不好看了一点,但是谁还不是小公举,在他和家里闹翻前他妈还不是疼他如命,打都不舍得打一下。
  .......虽然现在变了。
  许行之摸摸他的头发,然后退开一步,李炎抬头才发现电梯里就剩他们两个人了,楼层数字也逼近顶楼。
  李炎没去看许行之,也没回应他。他现在有点乱,他明明生气着,内心暴怒着不想说话的,可是许行之这人故技重施跟着他跑了出来让他有一种自己有了同伙的痛快感,心里的那点火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直到电梯抵达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他才抬脚先走了出去,听着背后跟上来和他步调一致的脚步声,他在栏杆前站定。
  今天天气不怎么好,北京的雾霾天就像热带雨林的对流雨一样频繁,所以他只是假装眺望远方,半晌他才说:“我们做一次吧。”
  李炎语调平静,他转过身背靠着护栏再一次平静地说:“就今天晚上,做吧。”
  许行之皱了皱眉,望着李炎的表情说不上具体是什么情绪,李炎就是觉得挺复杂的,他看不懂,但他可以尽可能贴近地去推测。
  于是他无所谓地耸肩,转身背对着许行之笑着说:“难道你有处子情节?好吧,当我没......”
  “不是,”许行之上前一步拉住李炎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才说:“我舍不得。”
  他握的力道有些大,李炎有些疼却没有动作,继续听他说:“我不敢确定对你的感觉,以前我和以简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是他主动,直到最后他要离开我也没太难过,我和他说分手,他去我学院闹了好几次我还是坚持没改决定。”
  李炎回过头看他,心里压着的火苗一下子窜了出来,合着自己已经可以完全忽视自己的警钟,眼前这个人却在畏畏缩缩!
  “你放开我,”李炎甩了下手挣脱了许行之的桎梏嗤笑着说:“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一点也不在乎,还有忘了告诉你,就你去我们学校演讲那次,我还是和别人打赌来着,我说一个星期攻克你,不过你确实让我失败了。”
  李炎满意地看到许行之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说:“翻译完那份文件我就会离开,这破工作谁爱做谁做。”
  任李炎没料想到的是许行之这人套路没几样,偏偏哪一种都能套住他。他被许行之紧紧抱住,背贴着栏杆不住亲吻,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对方如此强势霸道的气息,甚至忘了抵抗,只能无力地承受着。
  最后许行之在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之前放开了他,唇瓣离开之前还轻轻咬他一口。许行之的脑袋紧紧贴着李炎的颈窝,说话间传来的语气竟有些颤抖,他说:“差点就相信了。”说完不释怀似的咬李炎的脖子。
  李炎终于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这个人又强吻自己还咬他?怕是有毛病吧?
  “你TM有病?” 李炎使了劲去推却推不开。
  “是有。”许行之从善如流。
  “......”
  “得了一种爱上你的病。”
  “......”
  “我该有多爱你,才会一见你就注意你,招惹你,哪怕等你好几个小时也很开心,看见你难过我也心痛地不行,每次惹你不开心不知道怎么说却只会说对不起,想要帮助你走出过去找齐洋他们打听你,不是单纯的出于心理医生的角度,却有自己的私心。”
  许行之长出一口气,说:“我是心有多大才放任自己不去想这些,一直纠结在自己过去对感情的态度上,你比我勇敢那么多,你知道你有多好吗?”
  说完许行之已经抬头望着他了,他的双手依然环抱着他,俩人的距离近地可怕,但这确实让李炎看到对方眼中承载着对他的款款深情。
  李炎避开他的目光,听着这些话他是很开心,但也有些不服气,总觉得这样就原谅他答应他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你让我想想。”可他终究退了一步。
  “嗯,好。”许行之又将他抱了满怀,这一次他没抵抗,他想起了十分强势的前任,现在再浮现他不爽自己与别人亲密的脸却觉得有些可爱,他好像听见他说:'谁知道他们对你安什么心啊?你还乐呵呵冲上前,至少我喜欢你宠着你是真实的,以后都离他们远一点听到了吗?不然我揍地他们满地找牙!'
  李炎在心里默默回道:眼前这个男人喜欢自己也是真的,他已经不再需要前任的保护了,他也成长到可以独当一面,或者说他突然有了面对现实的信心和决心了,至少有人愿意与他一起分担。
  “在想什么?”
  “在想你要是骗我,我就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许行之笑,“这么狠?还好我说的都是真的。”
  “脸呢?”
  “给你了。”
  “......”这人一旦打开肉麻的机关真让人受不了。
  “过完年我和这边的合约就到期了,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我也不想再续约了,你不想做就也不做了,我给你介绍新的。”
  “怎么?”
  “嗯,就是心疼你,受一分钟委屈都舍不得。”
  “我感动地要哭了。”李炎假装腾出一只手抹眼泪。
  “真会破坏气氛。”许行之无奈抓住他的手再次说道:“我爱你。”
  
  
  
  
  

评论(4)
热度(9)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