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9)

《撒野》同人,私设,oooooooooooc预警
cp:许行之,李炎
这一part还是要经历的,但是找不到激烈情绪冲突的那个合适的度,仍然需要好好学习!
想让李炎自己解决和母亲的这一问题,私下认为李炎敢爱敢恨,可是对自己的母亲会有很多考虑,所以在这里会有很多纠结的地方吧。
草哥本人没出现的一章,有点想他23333,李炎:都别想,想了也没用,反正他是我的。







  强烈的感冒症状终于在罗宇的半威胁和半监视中好的差不多了,李炎觉得自己再不好恐怕得先被罗宇念叨烦死。
  算算也满打满算的一周过去了,感冒一走人也轻松了起来,李炎哼着小曲儿开始拾掇自己的行李。
  他准备先回老家一趟,临近期末的时候学校总会给学生放几天假拿来复习,时间地点自由安排。以往李炎都是和罗宇一起跟着大部队去抢图书馆位置的,但是今年心境有些不一样了,对于未来也有了不一样的规划。
  以前,李炎总觉得毕业工作遥遥无期,可经历了毕业选题,课题答辩一系列事情之后,莫名地心里有了一丝紧张感。
  他需要回家思考一番,或者说更加明确一下心里的决策,以后是回老家还是待在这里。
  买到的是元旦前一天早上的火车票,他带着简单的行李和几本书轻声出了宿舍,直到了火车站还是很早。
  但是还是很热闹,熙熙攘攘的,李炎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位置,干脆找了个靠近检票点的位置坐在了行李箱上,拿起手机开始刷。
  昨晚他睡得早,今天打开微信才发现群里早已炸开了锅,最后一条信息还是凌晨三点多的。李炎心里感叹着年轻人啊一边点开了群聊。
  一般群里有啥热闹事他都会点进来看看,就像上次的许行之,而这一次打开还是许行之却让他有些惊讶,当然更惊讶的还是大家说的事情。
  “据说许行之答应了方校长的邀请,来咱们学校当客座教授了!”
  “你说草哥?上次来讲座那个?”
  “是啊,上次方美女不是亲自上台献花吗?搞得跟相亲节目似的,估计是她求的校长。”
  “有爹靠真好,羡慕嫉妒恨!”
  .....李炎翻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方美女怎么有点熟,过了片刻他想起来了,可不就是上次校门口遇到那个,听说是外语系系花来着。
  “你们别酸了,他俩要是在一起也算郎才女貌了。”
  “哇逗逗你变了!人方大美女不是你女神吗?这么大方一点也不像你。”逗逗就是上次群聊被女生湮没的男生。
  “我认清现实,不像你们女生尽做白日梦。”
  “那是你无趣,你没追求,还赖我们!哼哼.jpg”
  “就是就是。”
  “话说,草哥还不知道喜欢男生还是女生呢?”
  “是啊,都没挖出草哥的情史啊,咱们信息怎么这么不畅通了?”
  “这种问题难道不该问李炎?他比较了解。”
  “对哦,李炎人呢?他好像消失很久了...不对,我想起来他和露露说的征服草哥的,现在草哥都要和方美女在一起了,难道草哥真是直的?”
  “为啥你们女生在说许行之是直男的时候满满的惋惜语气?”
  “这你就不懂了”,女生给逗逗科普,“草哥那样的,一看就是对自己喜欢的人很好的,女生吧,一对她好就容易作,男生的话,比如李炎,我觉得草哥可以让他从良。想想真是两全其美。”
  “......”
  “不懂你们女生的脑回路。”
  “你不懂所以你追不到女生。”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正解啊!”
  ......
  后面的内容又变成了百年不变的男女生大战,最后仍然以逗逗寡不敌众结束。
  李炎飞快翻了翻,看到自己的名字,又看看没多停留在他身上的注意力暗松一口气。这群人,要疯起来,让他当众给许行之表白都有可能,要以前跟着疯疯他也不在乎,但是他现在面对许行之有些心虚,他那点小喜欢要是时不时去对方面前冒个头一定很好被看穿,可是他不想被看穿,这也是他这一周以来做的决定。
  这次临时回家的安排除了宿舍那俩连楚南都不知道,李炎听到检票点在喊着他的车次可以检票了,把手机放进了兜里拉着行李往里面走去。
  放好行李坐到位置上到车缓缓开动,李炎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很少坐这种几乎感知不到转换方向的交通工具,除了每年开学放假。
  所以楚南说到汽车品牌的时候他真的是不怎么了解。他喜欢重型机车,那种坐在上面可以听见风声,感觉风力,体验速度的双轮交通工具。
  光是想,很快又有些怀念。想到驻扎北京就要放弃这样的方式,李炎觉得自己心里倒是有些动摇,不过很快又被马上可以飙车的现实拉回来,不想去纠结。
  到老家的时候已经大中午了,李炎没觉得自己多么困也迷迷糊糊眯了一会儿,快到站就有电话打过来,一看是他妈。
  “炎炎,到哪了啊?”每次李炎妈特别想他的时候就会抛掉姓氏这么喊他。
  “我马上下车了。”李炎看了眼窗外,风景的确很熟悉了。
  “你打个车回来吧,妈给你做了好吃的,不要在外面瞎跑,先回来。”
  “啊?哦。”李炎不知道他妈搞什么事情,不过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五分钟后,李炎拖着行李下了车,四周观望了一下依然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场景,但是离他上次离开也只有几个月。
  老家这边比北京更冷一下,李炎全副武装,口罩,围巾,手套一样不少,把自己裹得跟个球似的,丝毫没有平时臭美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姿态。
  不过他这副打扮显然是李炎妈非常习惯的。
  他才刚掏钥匙开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女生有些腼腆地拉开半扇门,羞涩的对他笑了笑,“你回来啦?阿姨说听到你的声音让我来给你开门。”
  李炎看着对面一脸羞涩的样子,心里有些大概地猜想,他嗯了一声说进去说吧。
  去房间放了行李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在自己家的还有另外一个和自己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女人,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而刚刚进门的猜想也更加证实了。
  “快来吃饭啊,愣着干嘛?”李炎妈看见李炎站在房间门口看着餐桌这边催促道。
  “来了。”李炎暗暗捏了一下拳头,没对上那边投过来的目光。
  李炎妈和那位阿姨一致要让两人坐到同一侧,吃饭间李炎才得知自己旁边这位女生叫王岚岚,比自己小一岁,就在本地念大学,而自己妈和女生的母亲,也就是张阿姨是在逛超市结账找零钱的时候认识的......
  “那个,你今天回来坐车累吗?”王岚岚低声问她,李炎觉得自己看她一样她都得把脸红成番茄。
  “不累。”李炎夹了一块排骨放在碗里说。
  “你这孩子,给岚岚夹菜啊!”李炎妈恨铁不成钢。
  “妈,我......”
  “你别说话了,岚岚咱们别理他,他一坐完火车回来就需要缓缓。”
  “阿姨,没事,我自己夹就可以了,李炎他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肯定累,让他好好吃饭吧。”王岚岚急忙替他解释。
  “哎呦,岚岚怎么这么善解人意,张姐,你把孩子教育地真好,不像我们家李炎。”
  “哎,我瞧李炎这孩子也很不错,就是还没熟络吧!”
  “张姐,我真的很期待和你当亲家!”
  什么?当着他的面直接就这么说,李炎觉得自己的暴脾气忍不住就要跑出来。
  他冷冷地看了王岚岚一眼,对面仍然一副羞涩的样子,微微笑着,见他看过来脸上徒然爬上了两抹红,只是马上被他的眼神打下去。
  王岚岚面色受伤地低下了头,李炎觉得自己的眼神大概是有些吓人,但是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亲家是永远不可能的。”
  顿时,对面交谈的两人也戛然而止,餐桌上的气氛出奇的安静。
  李炎妈率先打破静寂:“你胡说什么?你们可以先互相相处看看。”
  “再相处也没可能,”李炎深吸一口气,长久的秘密他还是说出了口,“我不喜欢女孩子,我是同性恋,从我初中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到现在为止,我交过好几个男朋友,我和男人上过床,以后也只会喜欢男的,和男的上床。”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李炎妈腾地站起来,一巴掌直接甩李炎的脸上,留下五个明显的手指印。
  李炎被打得愣愣的,但他还是坚持着说完:“你打我也变不了,打死了我也还是一个同性恋。”
  “我今天就打死你!”李炎妈听李炎说的话哽咽着又要冲上去打,一边的张阿姨拉住了她。
  “别打孩子,孩子也是没办法的事,做不成亲家咱们还可以让俩孩子当朋友。”
  “张姐,你不要给他说话,我非让他改回来不可。”李炎妈已经彻底哭出了声,张阿姨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眼神示意他先离开。
  李炎内心有些好笑,却也很感激地对对方说了一句谢谢,又转头对眼眶红红的女孩子说了声对不起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他明白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在某一个时间发生,但是他今天真的是脑子一热当着别人的面说的,还说的那么露骨。
  他把自己蜷在床头,被子有刚刚晒过的味道,房间也是一尘不染的,这些细节无不在提醒他妈对他寄予的爱,可是前几分钟他才那样伤害了他。
  李炎有些后悔,如果早注意到了这些,他一定不会那样说,那样直接地去伤害一个这世界上唯一与他有直接血缘关系的至亲。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着,盯着窗外的某一点,不知不觉有眼泪湿润了眼眶,慢慢地止不住地划下脸颊。
  李炎抬手擦了擦,吸了一下鼻子,他觉得自己有点抑制不住要抽泣。
  不知何时占了上风的委屈爬到了他心里的制高点,耀武扬威地挥动着旗帜,宣誓着他的难受,不被理解的愤懑等一系列负面情绪。
  
  
  
  

评论(9)
热度(17)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