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7)

《撒野》同人,私设,oooooooooooooc预警
cp:许行之,李炎
剧情终于还是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设想中应该是先虐炎儿,再虐草哥,,然后解开误会在一起了,不过既然奇怪的方向.....那就不一定了233333
文笔拙劣啊!








  这是一次相当糟糕的约会,至少李炎是这么想的。
  他讷讷地回到宿舍,松懈神经下来以后回过头想想又不免有些后悔,既然他意识到自己喜欢对方,双方又都是成年人,那为什么不约一次?说不定对方那啥与他不合他还能让自己心里这点小火苗熄得更有说服力一些,但是毕竟他当时心里乱糟糟的压根就没想到这些,现在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再去开这个口了。
  李炎对着空荡荡的宿舍,无声叹了口气。
  
  “喵食馆”的菜口味不错,虽然李炎觉得看见他们都走了还给他们留菜很奇怪,不过当时他真的是饿也没有多想,加上感冒有些好转的迹象,他尝起味道来也没前几次寡淡,就不免吃起来有些急促些,他都不记得许行之有没有给他柔声劝说些别急没人和你抢,慢慢吃之类的话,但是直觉有。
  为什么直觉有?大概是可怕的喜欢一个人时蒙上的那一层滤镜吧,见对方什么样子都是美好的,一点也不理智。
  寝室里安安静静的,罗宇还没醒,杨昆也不在,李炎对着桌子发了一会儿呆,还是打开了手机。
  前天晚上被他删除记录的楚南又跑到了第一个,对话框顶着红红的15字样,最新消息还是之前不久发的一排哭脸。
  李炎点进去,忽视了那些无关紧要的,总结一下还是强制要带他去晚上的聚会,神神秘秘的,说他不去一定后悔什么的,然而这反而让他兴趣缺缺。
  后面倒是还附带他说存在潜在情敌拉他帮忙的,李炎点开表情包,发了个摊手。
  “你别这么无情啊?哥哥平时那么爱你【嘤嘤嘤表情】”
  “我怎么不记得你比我大?”
  “滚蛋小屁孩子!不比你大,哥能随时开法拉利带你钓汉子吗?”
  “你不是富二代吗?”
  “......”
  “而且你开的是吉利,不是法拉利。”
  “......”
  “你觉得我们缺少太多对彼此的了解是怎么厮混到现在的?”楚南语音过来。
  李炎:你都说了是厮混了【翻白眼.jpg】,而且你比较傻吧。
  楚南:“我就靠了,你最近这嘴是越来越毒了,就会损我!”
  “不爽不行?”
  “行行行!但是!你就帮我一次,先存档,帮完再不爽也不迟啊。”
  “你当玩游戏呢?”李炎无语。
  “委屈.jpg”
  ......
  “好吧。”
  李炎还是答应了下来,他自己不谈恋爱不代表他要阻止别人谈恋爱,更何况是自己的朋友楚南。有时候他都要感叹自己挺心软的,只要别人多开几次口他就会动摇。
  唉~
  楚南又给他回消息说晚上来接他,他回了个知道了就把手机扔在了桌上。
  许行之没有给他发信息,也没说一句到宿舍了吗?不过他也只是多看了一眼并没有多想,趴在桌上愣神。
  离开老家来上大学这几年他和过去的朋友关系淡了很多,就连曾经信誓旦旦承诺互不相忘的约定也随当时醉醺醺的脑袋一起清醒地清除。
  说到底也没什么停滞不前的,友情是,爱情应该也会是吧?
  李炎用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始终没法下定 一个结论。
  
  晚上老时间楚南过来接他,李炎一眼瞅着他就感觉出了不一样,大概是爱情的滋润?
  “你把你车重新喷漆了?”李炎漫不经心地将视线转移到楚南的车上,打量了两眼问道。
  “......大哥,不是你说我开不起法拉利吗?”
  “我只是说你开的是吉利,我又不认识法拉利。”李炎摸了摸鼻子,表情很是无辜。
  “我靠?你逗我很好玩是吗?也就你了我不打你。”
  “没逗你,我真不认识。”李炎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楚南哎哎哎地喊他,“你坐后面干嘛?”
  “你自己猜去吧,我躺一会儿。”说完李炎就真的闭上了眼睛。
  楚南无奈,一边嘀咕又是睡睡睡一边发动了车子。
  车子开得很平稳,原本不想睡只是心情不好不想说话的李炎感觉自己竟然有些想睡,保持着半睡半醒的状态不知道多久,他最终抛弃了最后的意识,陷入了梦境。
  只不过梦境有些折磨,他站在“黑洞”的门口内心雀跃,都说经历梦境的人就像旁观者,看着自己在自己构筑的场景里穿梭不停,而此刻他就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开心了。不过很快他看见了让他雀跃的源头,那个人像是顶着万千光芒而来,步履款款,神情温柔,在他唇角印下一个吻,让他心脏扑通扑通就像要跳出来一般。
  那人说:“李炎,放下过去,我们一起向前看怎么样?”
  梦中的李炎使劲眨了眨眼睛,然后挡住一部分逆光的光线,对方的脸瞬间清晰了不少,他看得到对方脸上柔和的笑容,带着微微上扬的嘴角弧度,他搓了搓自己的脸,不敢相信般地问道:“你是真的吗?”
  鬼知道他有多怕这只是一场海市蜃楼的幻境,可也许真的只有鬼知道。
  伴随着身后传来的“李炎,你明明答应过我,你怎么能反悔?你说过你这辈子只和我在一起的。”
  “我......”李炎抹了抹眼睛,他最害怕也最想忘却忘不掉的那个人总是在他想往前走的时候跳出来,告诉他他言而无信,让他内心愧疚。
  “可是我现在喜欢他。”李炎背对着说话人,低着头抖着声音说。
  “李炎,你看清楚一点,再没有别人,你喜欢的只是我,也只有我。”说话声渐渐逼近,这随远而近的声线充斥着让人无法逃脱的压迫感。
  李炎很慌,他匆匆抬起头说:“我和你走,我往前走。”
  可是,眼前哪还有刚刚与他柔声细语的人,只有茫茫的一片空白,片刻后背后的人穿到他身前,目光凌厉,抿着嘴不悦道:“你永远都逃脱不了我,你是我的!”
  “不!” 李炎喊着挣扎着,突然撞到了什么。
  “李炎,你怎么了?快醒醒!”楚南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从前座的缝隙卡过来摇晃着他的肩膀。
  而被摇晃的人嘴里重复着“不,不是”之类的词汇,眼角残留着泪水,不管怎么晃都不醒。
  “被梦魇住了!”楚南当机立断,想起齐洋说过许行之是心理医生的事情,立马发动车开去约定的地点。
  楚南一边飙车速一边大声和李炎说着话,说实话他心里也很慌,但是除此以外他想不到其他的解决方式了。
  终于到了目的地,他停好车掏出手机立刻拨通了齐洋的电话,只不过铃声响了片刻就被挂断了。
  “X(脏话)”楚南大骂一声,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而此时他的车窗被敲了两下。
  他转过头刚想破口大骂,玻璃外那人的脸却让他瞬间熄了怒火,他摇下车窗快速扑了上去搂住那人的脖子。
  “你为什么挂我电话,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怎么了?”齐洋摸摸他的头发。
  “是李炎,”楚南立即挣开对方的怀抱,满脸着急又不知所措,“他被梦魇住了,我不知道怎么办?你说的许行之是心理医生,他人呢?你让他赶紧过来,你让他救救李炎。 ”
  “你别急,草哥已经到了,去停车了,我马上打电话给他,没事的。”齐洋一边安慰他一边掏出手机,直到接通电话,确认许行之马上赶过来楚南才有所缓解。
  许行之来得很快,几乎是飞奔而来的,他站在齐洋对面喘着气问:“人呢?”
  楚南从前座探出半个脑袋说:“在后座。”
  “你下车,我单独看看他。”许行之看都没看楚南一眼,兀自上了后座。
  楚南愣愣得没反应过来,被齐洋提醒了一句才哦了一声下了车。
  他和齐洋站在车外,看不清楚车内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就是着急,一直盯着后座的窗户。
  “没事的,有草哥在,放心。”齐洋抓了他的手臂,把人转过来。
  楚南看着他,“我就是很担心......”
  “别担心。”像是看出来他的疑虑,齐洋拉着他往身后的酒店走,这里是他们相约聚餐的地点。直到进了酒店大门,齐洋才停下脚步,很认真地看着楚南,“你相信我吗,如果是你遇到这样的情况?”
  楚南想了想点点头。
  “那就好了,李炎也一样。”说完齐洋继续拉着他走,只不过楚南没想明白这两句话有什么共同点。
  另一边车内,李炎已经停止了挣扎的话语,只是眉头紧锁,闭着的眼睛不断溢出泪水,那是一副纯然悲伤放弃反抗的姿态。
  许行之多少有些猜到梦魇的根源,但他绝不会知道这里面有他“转眼消失不见”的因素,他轻轻抚摸李炎的眉头,擦去他眼角的泪水。
  “李炎,快醒过来了,你不醒过来我就亲你了,我说到做到。”
  躺着的人没有回应他,他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多次以后许行之都觉得有些无力,他所有的心理学知识到了此刻仿佛都清了零。
  许行之几乎无法自控地贴上了李炎的嘴唇,撬开他的牙关深深地与他亲吻,他不明白自己此刻为何这么失控,但是和李炎唇舌相贴 让他的心平静了下来,直到身下的人抓住了他的衣袖, 他才与他分开。
  “我喜欢他了,我要和他走。”李炎闭着眼睛将许行之的衣袖抓得更紧一些,就像抓紧一根救命稻草。
  许行之将手覆盖在他手上,柔声说:“李炎,跟我走。”
  身下的人点了点头,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两颊划下两道泪痕才终于慢慢转醒。
  “你?”李炎睁大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瞬间清醒溜到了车后座另一边,紧贴车门慌慌张张地瞥了许行之一眼。
  万一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刚刚做梦梦到他还因为他消失不见哭的很惨烈就丢死人了!
  而且他现在看到他心跳也有些抑制不住,白天才压下去的火苗眼见着又要窜出来。
  “李炎,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吧?”
  火苗瞬间熄灭。
  “不用了,你TMD才是应该治治的那个!”李炎冷冷地回了一句,推开车门跑了出去。
  
  
  
  
  
  

评论(7)
热度(14)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