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6)

《撒野》同人,oooooooooooc预警
私设,这里是一个相对于钢厂的影响而言相对内心没那么沉重的李炎
cp:许行之,李炎
好吧,天雷滚滚,就当应惊蛰的景了,好难写啊QAQ




  车子停在一家叫“喵食馆”的店面前,许行之停定对李炎说:“就是这一家了,你先进去,我去停车。” 
  ......李炎看着店面招牌沉默了一会儿,确认一般地问道:“真的吃猫粮?你口味可真猎奇,我不去!”说完倒在座椅上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 
  许行之笑了笑说:“那你先陪我去停车。” 
  这里停车挺方便,再往前开个十几米就有个地下停车场,许行之轻车熟路地开了进去,整个停车过程不超过五分钟。 
  熄了火,许行之解开安全带看仍然动也不动的某人,“下车了。” 
  某人鼓着腮帮子一脸不情愿,“我不吃猫粮!” 
  “唉,”许行之叹了口气,“不吃猫粮,那只是一个店名,你的脑子里一天到晚都装着些什么啊?” 
  “我......算了,我不和你计较。”说完李炎推开了门大步走了出去。 
  两个人乘电梯直接到了地上一层,李炎跟在许行之身后,在他推开门之后先走了进去。 
  “喵食馆”是个很有文艺气息的小店,面积并不大,但是单从装修来看的确看不出来到底是个什么店,只不过一看就很小资罢了。 
  李炎自认为自己是个粗人,看着装修也没有多大的感觉,不过他隐隐约约听到一声猫叫,他侧耳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喵喵喵的,还挺多只。 
  “你确定不是猫粮店?”李炎狐疑地瞥了许行之一眼。 
  “猫屎咖啡有猫屎吗?” 
  “有猫屎?咖啡?”李炎独自嘀咕了一声,然后问:“没听过,那是什么?” 
  “你倒是蛮奇特的。” 
  “什么叫我蛮奇特的?这算什么形容?”李炎啧了一声,“你才奇特吧!”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站在柜台前就奇特进行了循环往复的讨论,直到有个声音传过来才打断。 
  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站在柜台后面瘪着嘴,很是无奈地说:“你们俩对话幼稚死了。” 
  “静静你在啊!”许行之转过来看她,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昂!”小姑娘扬了扬下巴,“真没看出草哥你也这么幼稚,我还以为你多沉稳呢!原来都是装出来的。” 
  “静静?”李炎后知后觉,心里想着怎么有点耳熟。 
  “没错,”静静笑着对他说,“就是我想静静的那个静静,别问我是谁,也不要随便想我,我会耳朵红的。” 
  咳咳,许行之咳了两声。静静瞥他一眼说知道知道,你的人,我不撩。 
  “我不是他的人。”李炎解释。 
  “哦~”静静拖长声音,“我都明白的,你不用害羞,快去位置上坐着,我给你们准备新菜。” 
  “尽量清淡一点,他感冒着。”许行之在静静离开前加了一句。 
  “OK!”说完静静一溜烟跑了。 
  两人朝位置上走去,李炎忍不住好奇心问:“她们家是私房菜馆,都不需要点菜的?” 
  “嗯,”许行之点了点头接着说,“这里以前是静静的姐姐开的宠物店,因为她姐姐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换招牌?” 
  “那怎么不开了?我刚刚好像有听到猫叫声。” 
  “唉,”许行之叹了一口气,“说起来这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想听吗?” 
  李炎转了转眼睛心想,不说这个好像也没啥可以聊的了,于是点了点头。 
  许行之把桌上准备的一个小蛋糕递给他说:“你先吃点这个垫垫肚子。静静的姐姐叫雯雯,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她高中毕业就开了这家宠物店,专门养猫的,我这个人也很喜欢猫,所以就经常过来。她那时候有个男朋友,是y大的,两人感情很好,我来的时候也常看到两人挤在一起给猫洗澡梳毛的,不过后来那男的出轨了。” 
  许行之说着看了看李炎的表情,像是期待他说点什么。 
  而对方也确实说了,李炎放下勺子问:“为什么出轨?” 
  “因为那个男生被另一个女生骗到了床上,那个女生怀孕了,要他负责。” 
  ...... 
  “是不是感觉说出来挺狗血的?” 
  “现实本来就很狗血。”李炎低低地回了一句,“然后呢?他们就没挣扎一下的?” 
  “有啊,”许行之继续说道:“男生不肯,怀孕的女生以死相逼,他妥协了。雯雯从头到尾都很安静,直到过了很久家人才发现她得了抑郁症,有一天她就躺在她和她男朋友以前经常待的小房间,一边流泪一边喊她男朋友的名字。” 
  “那她现在呢?我说雯雯。” 
  “她接受了心理医生的治疗,现在好转很多了,你刚刚听到的猫叫就是她养的猫发出的。” 
  “噢,那也挺好的。” 
  “是啊。” 许行之轻答了一句。
  “你......是不是帮助他治疗的那个心理医生?”李炎试探着问,“而且雯雯后来是不是喜欢上了你?” 
  许行之无奈地看他,心想这脑袋瓜关键时候还挺机灵。 
  他点了点头,“怎么猜出来的?” 
  “车上的时候翻了你的朋友圈,全是猫,而且你是心理医生,所有情况都符合,雯雯能这么快就好转,我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但是你看起来并不像和雯雯交往的样子,所以你肯定用了不少方法迷惑性地告诉他你俩是好朋友。” 
  “迷惑性?”许行之忍不住笑。 
  “难道不是吗?”李炎瞪他一眼,“什么善意的谎言,不想伤害别人什么的。” 
  “如果我是那个男的,我就会和其他女生保持距离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我觉得他本来就没那么坚定,要不然怎么能那么轻易放弃?不对,这件事怎么也不会发生!” 李炎一边说一边蹙眉拍了一下桌子,良久后还是气不过,憋着一股气瞪着桌子像是要看穿一个洞来,然后许行之听他又说了一句,“woc,越想越气!” 
  前前后后所有的反应一点也没被许行之的眼睛落下,他用手指点了点桌子,问道:“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谁听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愤愤不平的好吗?”李炎说着掩饰地用勺子戳蛋糕。 
  “不对,对大多数人来说,听到这样的事情也就一个谈资罢了,他们习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事情,但是你的情绪就像你也是受害者一样。” 
  “你胡说什么?”李炎扔下勺子拿起手机开始刷,“菜怎么还不上?” 
  许行之抓住他握着手机的手,循循善诱道:“李炎,你告诉我,为什么装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到外面找人一夜情?” 
  “能有什么?”李炎定了定语气,尽量镇定地说:“我乐意,我解决生理需求不行吗?” 
  “不是因为你高中那个男朋友?”许行之的语气冷静到让李炎心寒,这些事情他一个人憋着,那次喝醉酒不小心对楚南说出了口,他想不出谁还能告诉第三个人。 
  他腾地站起来,瞪着发红的眼睛朝许行之大吼:“怎么?你觉得我有病?你凭什么,凭什么把别人的伤疤当做饭前饭后谈资?” 
  “你冷静一点。”许行之也站了起来。 
  “呵~”李炎冷笑一声,他是怎么想到要征服一个渣男的?明明是个渣,他为何又要犯贱去倒贴? 
  “我很冷静!我也告诉你,我就算约谁一夜情那也是经过我自己考核的,很抱歉,你完全不及格!”李炎说完迈着大步子就往外跑。 
  许行之愣了一秒追了上去,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仅激发了李炎的情绪,还有些过头了,他身为一个心理医生,从转正开始,第一次有了失职的嫌疑。 
  等他跑出店外的时候,李炎已经过到马路对面了,他清瘦的身躯就像一只灵活的猫,飞快地穿越过人群。 
  不过好在许行之腿长,平时运动地多,赶在红绿灯变换之前冲到了对面。他疾走几步,抓住了逃跑人的手,借着惯性把人拽到了自己身前。 
  李炎气喘吁吁地,看到抓他的人是许行之鼻子眼睛红的更厉害了,他一边挣扎一边骂他,“你放开我?你这个渣男,你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喊了,我要报警让警察抓你!” 
  许行之听着骂他渣男还有些生气,后面说要警察抓他又让他有些想笑,干脆只抓住了对方一只手不容抗拒地把他拉到安静一点的地方。 
  “再喊小心我吻你。”许行之轻笑着威胁。 
  “渣男,变态!你放开我!”李炎依旧大声喊,周边几个人齐刷刷地看过来,许行之只好把他禁锢到怀里,用身边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亲爱的,别闹了。”说完在李炎不可思议瞪大的眼睛下吻住了他,不同于上次唇瓣相贴的浅尝辄止,这一次他顶开了他的口腔与他唇舌相接,直到李炎放弃说话为止。 
  两个人分开,许行之帮李炎擦了擦唇边的口水,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很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忘了你还感冒呢。” 
  “呵~活该传染给你。”李炎面颊红红的,说出来的话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许行之才叹一口气说:“还生气吗?对不起,我说的有些重了,应该多考虑你的感受。” 
  “我现在宇宙外太空恒河系狮子座流星雨式生气!”李炎瞪着许行之一副绝不原谅的态势,不过坚持不到两分钟肚子就不争气地叫了。 
  ......灭人威风!李炎自怨自艾地想其实他现在没有特别不高兴了,因为许行之能追出来已经使他感到意外的了。 
  “被你说成渣男变态我也生气啊,”许行之柔声哄他,“再气也先吃饭,吃完饭随你处置,绝不还手。” 
  李炎听他说话掏了掏口袋,之后问他有纸巾吗?许行之摸出早上随手塞的一小包给他,李炎不客气地接走往口袋一放,然后就着两人面对面的姿势贴上去亲他,只是片刻后,许行之被某罪魁祸首糊了一脸鼻涕口水的却也没了纸巾,对方才满意地领着他往回走。
        “吃完饭我就回去了。”李炎埋着头往前走,没看身边的人。他捂着自己的心脏,他身体的这个位置已经很久没有再像此刻这么猛烈地跳动过了,这种久违的感觉带给他的不是惊喜,而是莫名其妙的慌张。

        他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平息它,他只好沿着来时的街道慢慢地走,强迫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评论(6)
热度(21)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