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5)

撒野同人文,ooc预警,私设
cp:许行之,李炎
还是没想好约会内容怎么写QAQ,先放卡点的
哎,加油!






  

        李炎的宿舍在三楼,他跑到二楼隐进黑暗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找了个角落看楼下,动作偷偷摸摸的,跟个贼似的。不过他准确捕捉了那个在楼下站着没动观望这边的身影,李炎有些犹疑,对方这副“深情送别不舍离去”的样子是他看不懂的。
  他想,就算他和自己的亲人或者像罗宇这样子的好兄弟分别他都可以走得很从容,笑着挥挥手就转身大步迈开了,而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实在是不真实的体验。
  他在许行之转身之前就先走开了,往三楼跑的时候手机又震了好几下,点开来看除了微信群热火朝天的“好帅好帅” 和“他是不是提前走了?”的信息不断冒出,还有这几天冷落了他的某个人。
  “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我啊?”李炎靠着楼梯栏杆给楚南回复过去,他现在不能发挥走路玩手机的技能,感冒没好加吹了差不多一小时的风让他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还挺晕。
  “嘿嘿!炎儿宝贝儿,那必须记得的,明天有空出来约个吗?有课的也必须给我旷了!”楚南发的是语音,李炎挂耳朵上听了一会儿,发现对方语气从淫荡变得流氓。
  李炎干脆扯了口罩,一边说话一边走上楼去,“不去!少找我当灯泡,小心炸了你。”
  “哎哎,你这声音不对劲啊,以前也没见你哑成这样的啊,你是约了哪个厉害的?”后面跟着一串儿淫笑。
  “你可以g~u~n,滚了!”
  “别别别,你到底怎么了?遇到变态了?你和我说哥哥绝对帮你!”
  “...闭嘴吧!”
  “和你开玩笑,说真的,明天你一定要来,晚上七点,你没选修课吧?我记得也没见你晚上上课的,就这么说定了,嘿嘿,有惊喜~”
  ......李炎是真一阵无语,片刻后他回道:“叔叔,我们不约,我明天有约了。”
  “让你喉咙哑掉那个?都没好你又约,会不会太那啥了【害羞表情】”
  习惯了对方语音文字随意切换的聊天方式,李炎毅然决然地把顶在最上面的聊天窗口给删了,然后关了手机。
  他没看热闹非凡的微信群,刚和楚南胡侃完没什么兴致继续跟着别人装B,而且聊天的男猪脚还和他面对面近距离交流过了,群里有些啥也吸引不了多少他的兴趣。
  站在门口掏钥匙开了门,关门放钥匙的时候注意到了手里喝了一半的水,李炎盯着垃圾桶思考了两秒钟,一口气灌完了才把空瓶扔了进去。
   “回来啦?”正在床上整理床铺的男生看见他进来随口问了一句。
  李炎嗯了一声,后知后觉地瞪大眼睛看对方,“你怎么回来了?”
  “掰了,然后我爸搬出去了,我就回来了。”说话的男生说着叹了口气,“讲实话,好久没这么轻松了,今晚大概可以睡个好觉了。”
  李炎不知道怎么接,毕竟是对方的家事他不好多说什么,何况他也没什么同感的,憋出来的安慰或者劝解都像放屁一样,一点实感都没有,而且他也不喜欢去多管闲事,就像上次“黑洞”许行之前任和现任各种纠缠不休的局面,他也顶多陪楚南到了地方,随后便是扭头就走。
   “罗宇呢?”李炎换了个话题。
  “他们组团开黑去了,说是宿舍网不行,在网吧通宵了。”
  “哦。”
  “我睡了,你不用管我,要干啥干啥,我这一觉下去雷打不动的。”室友说着拱了拱被子,头朝向了墙壁。
  李炎哼着鼻子笑了两声,发现鼻子塞得牢牢的,笑个声都难,干脆张嘴猛吸了两口气,吸完又有些后悔,嘴唇又TM开始干了。
  他走到自己的书桌边,摸出了大学入学时买了一直没用的小台灯,翻腾了一会儿才找到充电线连上电,调试了一会儿发现没坏,按了最低的亮度,起身倒了杯水凉着拿来喝药,关了灯就去浴室洗漱。
  出来的时候水还挺烫,室内温度有点高,李炎洗漱完套的是很单薄的秋款睡衣,他抹了抹脑门上的汗,心烦意乱地想这么热他为啥要接开水?他明明只需要吞下两片药而已,又不是冲剂......
  干脆坐在椅子上等水凉,李炎把手机充上电,刚刚回来手机堪堪只有百分之二十的电,出门前也没充只有百分之四十,但是充着电要看手机的话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又提醒着他头疼头晕的难受。
  唉,李炎放下了手机趴在桌上看着一点儿也不明显地冒着热气的水杯,迷迷糊糊地端起来试了试温度,把杯子丢到了阳台上。
  寝室里面光线很暗,室友躺着的一团也没有多大的动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李炎总感觉那一团在轻轻颤抖。
  他试探着喊了一声杨昆,那一团猛的一震,半晌后传来低低的哽咽声。
  “我已经很努力了,从高中开始他俩就怀疑彼此的感情,我甚至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大不了他俩离婚的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还是很难过。李炎,你懂这种感觉吗?”
  “我......”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李炎想说他懂,他还亲身经历过,但是他该怎么和他说?
  说去TMD爱情,去TMD彼此信任共度一生吗?
  “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发泄一下,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那团在被子的身体轻轻动了动,传出来带着鼻音的笑声,“谁说的,你喊我那一声就很熨帖。”
  李炎笑了笑没说话,找了自己的桌上的一包纸巾扔到对方的床上,“擤擤鼻涕吧,鼻子堵住真的很难受。”
  这倒是他的真实感受了,李炎摸到阳台捡杯子,摸了摸果然温度降下去很多,但还是多站了两分钟,再进去的时候,床上那团身影依然朝着墙,只是纸巾换了个位置。
  他抠了两颗药出来吞了,关了小台灯带着手机躺到了床上,室内很暖,刚刚去阳台吹掉的汗液又慢慢爬了回来,吸了吸鼻子发现鼻塞似乎好了一点,不想咳,但是一阵一阵的热却不断涌上来。李炎甚至来不及看一眼手机,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同时迷迷糊糊地想这药效还真快。
  一夜无梦,第二天李炎是被罗宇回来的声音吵醒的,他清了清嗓子,睁开一只眼睛问:“现在几点了?”
  “六点多一点儿,还早呢,你再睡会吧。”
  “嗯,”李炎点了点头,头疼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在床上一阵摸索,摸出了手机一看,还是30%的电。
  “罗宇,你帮我充个电。”李炎拿着手机将手挂到床外。
  “行!”罗宇撤回往床铺爬的脚,接了过来利索地充好电。
  李炎继续模模糊糊睡着了,刚刚就是半睡半醒的状态,这一回笼觉睡下去感觉比昨晚上还踏实,只是再醒来的时候......
  “靠!完了!”李炎腾地坐起,右手肘直接撞到了墙上,连墙都有持续的震动。
  “罗宇几点了?”他一掀被子跳下了床,对面那厢还睡得跟死猪一样。
  解锁了手机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没有意外地十一点多了。
  打开微信,许行之果然不到九点就给他发微信了,虽然只有一条:
  “在你学校东门等你。”
  没有催促,也没有等不耐烦说先离开,李炎有些拿不准对方到底是在还是已经不在了,但是谁会一声不吭等他啊?反正他是没遇到过。
  “不好意思,我才醒。”
  “身体不舒服吗?不舒服就在寝室呆着吧。”许行之倒是回的很快。
  李炎看了一眼自己急匆匆而蓬头垢面的形象,不禁有些不爽,“身体不舒服难道不是多出去运动运动?”
  “【微笑表情】那我还在老地方等你。”
  笑什么笑啊?李炎回了个继续等着,就飞速跑去洗漱整理,衣服都没来得及好好挑一下,随便扯了两件顺眼的就跑出了宿舍楼。
  感冒没有好透,加上跑的急,临到校门口李炎想想还是慢下了脚步,不想对方误解他多着急见他似的。
  只不过,他远远地就看到了许行之和一个女生说说笑笑的,那个女生背对着自己,李炎仔细看了看似乎有点熟,不过他有点熟的多了,具体哪一个认不清,毕竟他对妹子没兴趣。
  李炎走过去,站在许行之的对面,对方显然看见了他,竟然笑着对他说,“你来啦”,然后又和女生解释,“我就是在等他。”
  ???李炎内心吐槽,没看出人家妹子对你这么热情为了什么吗?
  女生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说既然学长等的人到了我就不打扰了,下次见。
  “再见。”许行之冲女生挥挥手,李炎也敷衍着挥了两下。
  “你怎么没精打采的?”许行之看着他问。
  “没睡好吧。”李炎想也没想。
  “让我等这么久原来不是在睡觉啊?”许行之看着他笑得有些玩味儿。
  哎,这个人能不能不拆穿,李炎咳了一声,义正言辞道:“主要是吧,我也没病着和人那个过,我不得做点心理准备的啊?”
  “哈哈~”许行之彻底笑出了声,“原来你说的运动是指这个?”
  “笑什么笑?”李炎凶巴巴瞪他,耳朵尖爬上一抹红。
  “不逗你了,先去吃饭吧。你们学校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重庆火锅,麻婆豆腐,剁椒鱼头......”李炎领着许行之一边走一边哑哑地报着菜名。
  突然,许行之拉住了他的胳膊,无奈叹了一口气,说:“我还是带你去吃猫粮吧。”
  “啊?”
  “别说话了,走吧。”
  
  
  
  
  

评论(7)
热度(13)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