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喻黄】说散就散

私设,ooc预警
灵感来自于坠坠版的《说散就散》,安利,很好听!
新年快乐!祝大家狗年旺旺,心想事成,一切顺心!




  这一整天都阴沉沉的,下午五点刚过,天已经完全黑了,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大肆舞动着街道两旁的树,大有一副山雨欲来急之意。
  黄少天被风吹得有些打颤,他今天出门急只带了件薄外套,现在一阵暴风雨前夕的趋势让他有些烦闷,一边加速往目的地跑一边在心里嘀咕着早上突然发难于他的人。
  跑到一家店铺屋檐下,黄少天打开手机看实时导航,刚刚只顾着跑语音也听不太清,这会儿停下来才发现已经偏离了预定路线,机械女声正义正言辞地播报:您已偏离路线,正在为您重新规划路线。
  将地图缩小了一些,黄少天用手指划了划,抬头发现自己原来就身处在标志性建筑附近,于是干脆关闭了导航,凭着脑子里对地图的理解前往目的地。
  此时风猛烈了一些,下意识裹了裹外套,黄少天将自己被风吹得有些刺痛的手揣进口袋,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已经开始一滴一滴落下来的雨珠。
  今天他约了相亲对象,最近很火的相亲APP上认识的,不过算起来没聊多久,会想到见面一方面是暂时感觉还不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传统节日情人节。
  见面是黄少天提的,他们看过彼此照片,不过是真是假暂时不说,对方传来那张照片确实一下子就吸引住了黄少天的眼球。
  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长相很合他的胃口,加上又处于同一个城市,不见一面黄少天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这么大费周章的与对方暧昧,毕竟他也空窗挺久了,久到忘了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回忆起来只有满嘴的苦味,从心口持续蔓延,他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一开口便是止不住的苦水。
  这种感觉很蛋疼,黄少天一般没事也不自虐,他只是看开了些,内心少了些偏执,凡事都顺其自然地来。
  包括这次相亲,感觉对了,就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无论有没有结果,会不会见光死。
  雨开始下大了,街上共撑一把伞的,或者干脆雨中漫步的一对对好像对这坏天气免疫了一般,黄少天抖抖身上的水,衣服和裤子已经都湿了,黏黏地粘在身上,平时顽皮的刘海也服服帖帖地盖在脑门上。
  他用手擩了一把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这幅样子看起来很有魅力,周边一起躲雨的几对情侣中的女孩都偷偷往他这边看了两眼,不过黄少天没注意到,他拿出手机皱着眉头看了看时间,然后才点开赶路时发来的信息。
  信息是相亲对象发的,对方似乎已经到了,不仅播报了自己的位置还让他雨天不要太着急,注意安全。
  这么体贴?黄少天对着聊天框无声笑笑,用不灵活的手指快速地回了一条,发出去之后发现好几个因为手指僵硬打错的字,于是又在下面一一纠正,而一纠正,整个手机屏幕就只剩他的信息了。
  会不会显得有些烦人?黄少天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毕竟对对方很有好感,这种怕给对方留下坏印象的事情他还是很在乎的。
  深吸一口气,他点了语音对话:我就是有点急才说这么多话的,你可不准嫌我烦!
  “不会,听到你那边背景声很嘈杂,雨也大,路面滑走路注意安全,还有,千万别急,我保证等到你来。”
  对方发来的是文字信息,黄少天等这条信息有一会儿,中间他就怕错过了,盯着对方正在输入六个字心里很是雀跃,让他有一种久违的躁动的感觉。
  外面雨声哗哗的,黄少天干脆走进了附近的便利店买了把雨伞,还特意挑了一把大的,脚步很轻快地往收银台踱去,把伞往台上一放就盯着手机给对方继续发消息。
  ......
  “黄少天?”
  走进来的没有细看,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黄少天愣了一愣,随即一股恼意涌上眉头。
  “呵~”黄少天冷哼一声,一天遇这人两次,是不是应该去烧香拜佛驱驱邪?
  “真有缘啊!”
  “并不觉得”,黄少天语气依旧冷冷的,他是真的无法想象对方在早上被他不留情面推翻那么自以为是的一通他依旧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推论之后如何这么淡定和他打招呼的。
  “我知道你就是这个性格,口是心非,其实你......”
  “你烦不烦?”黄少天大声打断他的话,“你能不能看清现实一点,我告诉你,我并不口是心非,相反,我有什么说什么,说对你没意思了就真的一点儿也没有了,请你不要自作多情!”
  黄少天对着依然试图解释的人一字一句道:“你现在说什么都不会让我的心里有任何情感上的改变”,说着又放缓了语气,“放过别人也放过你自己。”
  “你不是别人!”对方语气急促像是怕黄少天突然跑了,黄少天轻笑一声,说:“如果以前你这样和我说,我会开心地睡不着觉,但是你和我都回不到从前,都是奔三的人了,你觉得有意思吗?”
  “我喜欢,不,我爱你少天!”
  “请你别说,现在这让我觉得恶心。”黄少天说完就跑出来便利店,在下着雨的露天垃圾桶附近猛烈干呕了一会儿,什么都吐不出来,满口的苦涩却又让他特别难受。
  他用衣服擦了擦手机屏幕上的水,在刚刚敲击了一半的聊天框清楚了之前的全部内容。
  “对不起,今天可能见不了面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这次对方回的很快,还是直接发了语音。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说:“突然遇到一点烦心事,不想带着负面情绪见你。”
  发完一阵铃声想起,黄少天从垃圾桶旁边挪到附近的屋檐下,犹豫了一会儿便接了起来:
  “喂?”
  “是我,喻文州,打扰到你了吗?”
  “没,”黄少天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臂,打了个喷嚏。
  “你在哪?”
  “我......你”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现在这副狼狈样真的不想喻文州看到,虽然他内心也很迫切见到对方。
  “少天,把你的位置发给我。 ”
  黄少天顿了十几秒才说好,之后挂了电话,他就心不在焉地伫立在屋檐下,甚至忘了抖一抖,全身心投入在见喻文州的激动和对自己的忐忑中。
  这种感觉是之前喜欢一个人从没有过的,以前黄少天会很积极地去试想喜欢一个人该如何去赢得对方对自己全部的注意力和好感,但后来在对方不冷不热的态度中他慢慢体会到,这种单方面努力的感情并不快乐。
  他渴望得到回应,也希望对方的关心,但他只看到对方对他一层浅浅的喜欢,就像一片轻纱,轻薄的风一吹就走,透明的玻璃一般通透。
  “少天?”背后传来一声柔声的轻喊,略微带着点试探,但这个声音好听地有些熟悉。
  黄少天活动了一下四肢才转过身来,比照片上好看很多倍的人撑着一把透明伞,站在他两步开外的地方,雨滴有节奏地打在伞上,意外的组合和谐地让他转不开眼睛。
  “你身上湿透了容易感冒,不介意去我家吧,就在附近,开车五分钟。”喻文州将伞撑过黄少天的头顶,凑近挨着看着他,
  突然有暖源靠近,黄少天下惊讶地意识就想凑过去,但是理智唤醒了他,他全身湿着呢。
  “好。”黄少天与喻文州拉开一拳头的距离,对方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黄少天哎哎着马上解释,“我身上湿着的。”
  喻文州笑了笑,把他拉近自己说:“没关系,都要去我家了还怕我身上湿?”
  黄少天老脸一红,这话听着怎么有点,那啥。
  不过事实却是喻文州并没有做什么让他脸红的事,他拿了新的毛巾和没穿过的衣服给黄少天,让他马上去洗澡,黄少天愣着想我还没打量完你家什么样子呢!
  “出来再给你介绍,快进去吧。”黄少天不服气,这人怎么会读心术?然后有些不太情愿地进了浴室。
  喻文州的浴室很整洁,什么盥洗工具都是单人的,黄少天做贼心虚地打开洗手台下面的柜子看了看,没啥见不得人的,看完又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不禁有些好笑。
  他打开花洒很潇洒地冲了个澡,出去后发现喻文州早已经开了空调,人倒是不见在哪里?
  “喻文州?”
  厨房门轻声被打开,喻文州走出来端着一碗气味浓郁的一闻就知道是啥的汤,黄少天皱了皱眉随即又强迫自己松开,问:“什么?”
  喻文州早已经把他的面部表情变化看得一清二楚,颇有些好笑地说:“我以为你闻出来了。”
  黄少天冲他吐舌,“人艰不拆好吗?我闻着味道心里就害怕,但是毕竟你的好意我又不能不心领......”
  “心领就不需要了,少天你淋了雨,喝点姜汤祛湿,还可以防止感冒。”
  “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三步并两步走到喻文州面前,想从喻文州手机端过来却没成功,“嗯?”
  “有点烫,你就这样喝吧我给你端着,我有手套。”
  这样怎么喝?黄少天耳尖微微泛红,还是凑了过去小小地喝了一口,不过很快就弹开一人的距离。
  “你你你......这......”黄少天没说出来,但他大概明白了为啥对方硬要喂他喝温度适中的姜汤却告诉他烫了。
  “不好喝吗?”当然不好喝!黄少天心里这么说,不过对方给他搁了甜度适宜的糖让他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
  “还行吧。”黄少天两三口解决掉姜汤,坐在喻文州家客厅的沙发上打量着,现在他胃里暖暖的,加上屋里暖洋洋的空调,眼睛四处看着却有些昏昏欲睡,他在迷糊间想,喻文州给他下药可怎么办?
  而被他恶意揣摩的人正在厨房里洗完碗,走出来准备问他晚饭是什么,不料看到的是一张张着嘴睡得很放松的脸。
  喻文州去卧室拿了毯子给黄少天盖上,才在手机上点了清淡的外卖。
  他坐在沙发一边,时而看一眼黄少天的睡颜,这样的时候对从前的他来说近乎不可能。
  他从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黄少天,他们一起度过了漫长的学生时光,他甚至记得稚气未脱的黄少天得意洋洋地喊他吊车尾,后来却又在别人对他起哄时挡在他身前把对方怼得哑口无言。
  喻文州甚至有些遗憾当时没有在黄少天面前刷够存在值,不然再见面也不至于一点儿回忆起来的迹象都没有。不过,新的开始也没有什么不好,喻文州看黄少天毫不设防的姿态,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的样子心里盈满阳光。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客厅只有昏暗的光,他抹了抹嘴角,还好没流口水,不过心里对自己在陌生人家里睡着的事很是无法介怀。
  唉,黄少天你真是太粗心大意了?
  还好对方是个好人,他啥也没丢失。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就开始找喻文州,眼前的行为好像是他刚刚的重复版。
  “我在这,睡得还好吗?”
  “哦,挺好的,”黄少天转过头看着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啊,我早上没睡醒。”
  “不用客气,”喻文州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刚刚想问你想吃点什么,出来看见你睡着了,就擅作主张点了一些,我去热热,少天不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对他这么好他只会不知道怎么回报,哪里会想介意不介意这种不合时宜的问题。
  “哎,”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说,“我帮你吧?”
  “好啊。”喻文州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这让黄少天心里的不好意思顿时降了好几个度,“我和你说,我的手艺可是很不错的,有机会我做给你吃,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空,过年了我是挺清闲的,你,对了,明天就是除夕,你不回家过年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我家人明天会过来这边,少天你呢?”
  “噢噢,我啊,我爸妈丢下我去旅行了,说我这么大人没找着对象活该一个人过!哎,你说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喻文州轻笑,“少天不介意明天和我们一起过吧,正好可以施展厨艺,我很期待。”
  “不会不方便吗?”
  “不会,我妈喜欢热闹。”
  “那你爸呢?”黄少天脱口而出,问完有些后悔,怎么跟要见家长似的。
  “我爸听我妈的。”
  听着这句话黄少天顿时笑嘻嘻地忘了刚刚的悔意,问道:“那你以后是不是也听另一半的?”
  喻文州回过头冲黄少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黄少天立马住了嘴。
  
  晚餐的味道还不错,黄少天反正是挺满意的,只不过酒饱饭足就要开始思考接下去干点什么的问题了。
  他俩现在这进程有些不走寻常路,说相亲吧,也没正式好好走过流程,说没进度吧,他又在喻文州家里了,借用了对方的浴室,穿着对方的衣服,睡了对方的沙发,还吃了对方请的外卖......
  哎,黄少天托着腮对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心想,这题严重超纲啊,他都没找到可以参考的案例。
  他决定问问喻文州。
  黄少天走到厨房门口倚着门框,探进去半个脑袋,说:“需要我帮忙吗?”
  “那少天帮我擦盘子上的水吧。”喻文州说。 ”
  “好好,”黄少天赶紧走到位置上做好准备,喻文州递给他一块干的布说:“擦完放上边那个架子上就好。”
  黄少天点点头又觉得气氛有点安静,他清了清嗓子,“你怎么喊我'少天'那么顺口?”
  “你不喜欢我这样喊你吗?”喻文州停下手上的动作转眼看他,黄少天赶紧否认,“不是不是,就是觉得有些不习惯,喊我名字不带姓的人很少。”
  “那我改口?”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黄少天有些着急,干脆直话直说,“咱们不是都没好好当面聊过吗?现在我又在你家蹭衣服蹭沙发蹭饭的,有点......”
  “那洗完咱们好好聊聊吧。”
  真不费劲!黄少天对喻文州刷了一个大大的好感,同时心里也有些得意,喻文州看起来对他也蛮有好感的嘛!
  
  洗完坐下来已经八点半过了,黄少天捧着喻文州泡的罗汉果茶有些紧张,相亲他还是头一次,而相比较而言,喻文州淡定地多,大有一副经验丰富的意思。
  “你相过很多次亲吗?”
  “第一次,”喻文州笑,“难道说少天有很多经验?”
  “屁,我也第一次,呃,不好意思我口误。”
  “没事,想说什么就说。”
  “真的?”黄少天将水杯移到膝盖上,将信将疑地问。
  喻文州点点头,“是啊!”
  “那我就直说了!”黄少天喝了一大口茶将被子放到茶几上,正襟危坐道:“我觉得你挺不错的,你要是觉得我也还行的话,咱们可以进一步了解一下。”
  喻文州看着他笑,“我以为我们已经进一步了。”
  “那不是得走个流程吗?我可是很严肃认真的,”说完黄少天打了一个喷嚏,他想起来什么,说道:“今天不是故意迟到的,你可能会说没关系,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我今天遇到前任了,还TM两次,你说烦不烦人?问题是我都早就放下了,他还要来拽着我,明明当初对你不冷不热的,现在凭什么一口咬定我还对他念念不忘?我真的不喜欢这样拖泥带水的。”黄少天说着看了眼喻文州。
  “我和你相亲,不是为了忘记前任,早在再次遇到他之前我就对你挺有好感的,所以我才想和你见面,后面的你也知道了。”
  “嗯,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知道你对我有好感。”喻文州笑着说。
  “你真会找重点......”
  “谢谢夸奖。”
  “靠,”黄少天被喻文州逗笑,“你这样不会被人打吗?”
  “你想打我?”
  “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就是故意的!”黄少天不服气。
  喻文州无辜道:“我可什么都没做。”
  “哎,我要回家了。”黄少天看了一眼时间说。
  喻文州说:“我送你。”
  “好,就等你这句话呢。”黄少天笑得很是得意。
  外面雨依然在下,黄少天坐在副驾驶看着刮雨器一下一下划动着说:“听个歌行吗?”
  “行,你自己选吧。”
  于是黄少天打开了车载广播:
  “说不上爱别说谎
  就一点喜欢
  说不上恨别纠缠
  别装作感叹
  就当作我太麻烦
  不停让自己受伤
  我告诉我自己
  感情就是这样”
  
  这歌词有点残酷,黄少天觉得自己血淋淋的往昔都被一点点扒出来了,尽管他努力活得很乐观洒脱,但是毕竟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他可以不在乎,却不能否认它曾经带来的伤害。
  “少天,别听。”喻文州突然关了广播,偌大的车内只有雨拍打玻璃的声音以及喻文州让人内心熨帖的声线。
  “我没事,”黄少天扯了扯安全带,声音听不出来难过,“你有车,明天你早点来接我,咱们去买菜。”
  黄少天感叹一声,“感觉有个会开车的男朋友也挺好的。”
  喻文州听了他的话笑,“看来,少天喜欢的是我的车啊!”
  黄少天哼哼,“我现在可不上你的当!”
  
  

评论(3)
热度(18)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