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2)

非原著向,ooc预警,天雷滚滚慎入,《撒野》同人文
cp:许行之,李炎
私设多多多多多,取名字真的好难!
某喵喵李炎,23333333,记录一笔草哥黑历史。
这一章说明太多,原本定好的剧情只写了一半😂😂😂😂,T﹏T






  一切准备就绪,灯光也刻意调暗,整个酒吧就像真正的黑洞一样伸手不见五指,不过黑暗持续不久,舞台正上方的大屏幕开始播放这两年来“黑洞”的点点滴滴。
  赵劲听完各部门报备的情况后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急匆匆往后边的工作间走去,边走边拨号码,那边嘟了两声就接了起来,赵劲急匆匆地,“草哥,亲哥?你怎么还没到?”
  “刚刚堵车,现在已经到门口了,马上进来。”电话那边不疾不徐的,连喘气声都没有。
  “就等你了,第一首歌马上开始了,齐洋在等你。”
  “知道了。”许行之挂了电话,加快脚步从黑暗的光线中走到后台去。
  许行之和齐洋并不很熟,甚至连这次演出的合作都是赵劲软磨硬泡的结果,许行之并不认为自己唱歌好听,他去KTV的次数少的可怜,最多最频繁几次也是被赵劲拉着,而同意这一次和别人合唱,说到底只能怪他看见猫走不动路,愿意为猫做任何事的猫奴本性。
  “草哥,这边!”齐洋远远看见许行之走过来大声打了个招呼。
  许行之点了点头加快脚步走过去,从齐洋手里接了赵劲给他准备的黑色演出服套上,台上一直在活络气氛的主持人才开始播报开场秀曲目。
  说起来齐洋算是许行之和赵劲两人的学弟,自己在外面组乐队被赵劲知道后带来了“黑洞”长期演出,同一个乐队的大多是年龄差不多的青年人,年轻气盛的免不了争吵,不过齐洋这个人倒是意外的有一种调解气氛的气场,只要他当面把矛盾剖析调节一遍,大家过去就过去了,所以乐队也才得以一直没有解散。
  但是齐洋是gay这个事,许行之也是前两天听赵劲说的,坦白说许行之对齐洋没什么感觉,硬要说的话,他觉得齐洋是个长得不错,唱歌好听外加稳重斯文的男孩,他觉察地出赵劲侧面的意思,不过他对齐洋真的没有那种意思。
  齐洋的乐队叫“京话社”,四个乐队成员都是北京人,唱起自己的原创京味十足,非常有个性,不过齐洋身为主唱音色却又多变,不管是性感的爵士还是自由的嘻哈......张口就来。
  今天晚上以黑洞两周年为主题,除了他们为“黑洞”量身定做的同名原创“black hole”,要和许行之合作的还有赵劲最喜欢的歌《波斯猫》。
  《波斯猫》这种风格对于齐洋来说并不代表什么,但是他还是在前奏起来的担忧地看了许行之一眼,毕竟对他来说他对许行之了解虽然不多,但是许行之看起来完全不像会唱这个风格的歌的人。
  他担忧的眼神被许行之接了下,随即对方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和他并排坐在摆好的椅子上,一人一边各自握着一个话筒。
  “眼眯成一条线
   轻轻踮着脚尖
  屋顶上的瓦片
  是他的琴键
  一步步 一点点
  游走在爱情边缘”
  齐洋照例用了最平常的性感嗓音,这最贴近他本音,却也是最诱惑人的。第一排就有一个看着他像要流口水的,齐洋刻意看他一眼笑了笑,对方好像受惊般又想手舞足蹈却又克制着。
  “想不见就不见
  想睡就睡一天
  不理任何人
  不回电 不上线
  不会和任何人争辩”
  许行之很顺畅地接了起来,其实他不排斥唱歌,只是这种人多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或几个人身上的氛围他不是特别适应。
  ......
  不过好在他心理素质好,加上齐洋的配合,唱完了也不至于觉得丢脸,他站起来和齐洋拥抱了一下,在对方耳边说了声谢谢便松开了对方准备下台,舞台下的起哄喧腾他都没有去看。
  齐洋他们还要唱《black hole》,许行之轻车熟路地走到后台,赵劲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她一脸满足的笑意,张了好几次嘴都没成功把话说出来。
  许行之叹一口气,说:“你还是笑完再说吧。”
  然后赵劲真的笑了快一首歌的时间才有所缓解,她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草哥,我真的......”说到一半又忍不住笑,“你感觉怎么样?”
  “还成,和你上台唱歌的感觉应该差不多。”许行之笑了笑说。
  “哎,我那是勇气,你这可是实力,你说老头要是知道你还有这特长是欣慰还是震惊啊?”赵劲笑眯眯地靠过来撞撞他的肩膀。
  “你不说,导师就不会知道,嘟嘟呢?”
  “哎,你真的很无聊啊!你能不能过一下年轻人的生活?今天我主场,我给你安排了最好的位置,你必须给我见证一下我酒吧的美好时刻。而且嘟嘟也睡着了,她是夜猫子,你待会儿再去撸猫。”
  “总感觉被你坑了?”许行之无奈被赵劲推着走。
  赵劲得意的笑,“好兄弟就是拿来坑的。”
  推着许行之走到门口的时候赵劲的电话响了,“等我一下,”赵劲从外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很是无奈地对许行之说:“赵柯,我那笨蛋弟弟,你往这边直走过去第一排五号桌。”赵劲按着接听给他指了个方向,许行之点了点头。
  赵劲拿着手机走远了,大概是有急事,但是许行之没能走出这道门就又被一个人拉住了。
  对方是“京华社”最小的成员,大家都喊他老幺,他拽着许行之的衣角,整张脸皱在一起,像是要哭了。
  许行之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说:“你慢慢说。”
  老幺吸了吸鼻子说:“洋哥被人打了,那人说洋哥,说他,勾引你,不检点,当面拉拉扯扯,要洋哥滚出黑洞。”
  “你带我过去看看。”许行之皱了皱眉头,这事情莫名关乎自己,连累的却是别人让他心生愧疚,但更多的是惊讶,惊讶这个人到底是谁。
  “京话社”的几个人都聚在舞台后方通到后台的通道里,这里灯光不是很暗,许行之和老幺赶到的时候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聚过来的人已经有四五个。
  几个事件主角被包围在围观者中间,老幺指着背对着这边一个男人的背影低声和许行之说,“就是那个人打洋哥!”
  “我知道了,我过去看看。”许行之沿着外围人群绕过去,看热闹的有两个他有点印象,一个是刚刚看着齐洋唱歌眼都不眨的青年,另一个应该是青年的朋友,只是脸色看上去不怎么好,像是谁得罪了他一般,微微皱着眉头,抿着嘴唇,脑袋里突然就冒出《波斯猫》的歌词:
  波斯猫眯着他的双眼
  波斯猫踮着他的脚尖
  波斯猫守着他的爱恋
  一转眼却又 看不见
  
  感觉意外地贴合眼前这个人,许行之的视线没有停留很久,或许说他会这样不带考虑地分析一个人是出于职业习惯,但是他绕到当事者的侧脸时却顿了一下。尽管两年多不见,对方的样子他却记得很清楚。
  “肖以简?”
  被喊到名字的年轻男人转过头来,看到许行之脸上满是惊喜,他拨开人群几步冲过来抱住了许行之,开开心心地喊:“行之,我好想你啊!”
  许行之被对方的冲力撞得后退了一步,看了一眼行注目礼的一众人,没发现波斯猫的身影,他朋友倒是在。
  于是他拍拍肖以简的后背,轻声说:“到后面去说吧,站在这里影响其他人的演出了。”
  “好!”肖以简松了抱着许行之的双臂,但一只手还是紧紧地拉着他。
  齐洋被一众人围着,包括那个一眼看上去就像他迷弟的青年,有些傻乎乎地站在他旁边,一副想上去关心却又不敢的样子。
  “齐洋,一起过来聊聊吧?”许行之看着齐洋,齐洋点了点头和众人说没事,视线移到楚南的时候却突然说,“草哥,不介意我带个人吧?”
  “没事,你带。”许行之笑了笑说。
  “你!”齐洋故意眼珠子往四周转了一圈然后才定在楚南身上,对方被他一指受惊地啊了一声,齐洋没给对方拒绝时间拉着人往后台走。
  说聊一聊还真的是聊一聊,许行之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拉开抓着他手臂的那只手,面色严肃道:“讲一讲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许行之是看着齐洋的,但是这话明显是对肖以简说的,因为他对想要开口解释的齐洋轻轻摇了摇头。
  半晌,刚刚一直很开心的男人才面色难看地控诉起来,“我看见他抱着你,你们姿势那么亲密,而且还是在赵劲这样的单身主义酒吧里面,他不会考虑影响不好吗?”说完狠狠瞪了齐洋一眼。
  “我靠!别以为别人都是瞎的,你有这么好心吗?自己乱动手打人还振振有词!”一直处于状态外的楚南突然红着脸大声为齐洋辩驳。
  “你是谁啊?”肖以简不屑地瞥了楚南一眼。
  “我,我!”楚南感觉自己要被面前这个无理取闹的人气炸,但是他是以什么身份站在这里为齐洋说话,他确实不好随便定义。
  “他是我对象”,齐洋的五个字砸地楚南一脸懵逼但是内心却又雀跃不停,他继续说,“我和他想早点确认关心的,但是劲姐这里有规定,而且两周年在即,所以我和他约定两周年也当我们俩的单身纪念日。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你可以直接和劲姐说,我服从安排。”
  “你?”对面一唱一和的让肖以简很是不服气,他转眼看了一眼许行之,发现许行之也是一副旁观者的样子,不免心里怒火冲天,“行之,你说句话啊!谁相信他俩是一对啊?这明显就是骗人的。”
  许行之看着肖以简叹了口气,他今天叹气的次数不少,但是能为前任再叹一次他也着实没有预料到。
  当年他和肖以简毕业和平分手,对方一开始反复强调让他等他回来,可是当时的他平时本来就不会投入太多精力在感情上,彼此错失两年甚至更久,他不知道感情会淡到什么程度,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和对方说了一句和平分手各自安好的话。
  起初肖以简很不同意,三天两头去许行之的学院闹一次,人多人少的时候都闹,在肖以简印象中,许行之这个人又柔情又绝情,和你一起的时候可以无微不至的体贴,但是一旦决定不要了,就是软硬兼施都无法撼动的。
  他很是不服气,但是却又无法改变事实,他只能在分手那天冲许行之大喊:“你会后悔的,你永远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
  说到底还是不甘心占了上风,等他终于回来却看到一向冷静自持的许行之和另一个男人在台上唱歌,眼神交替,温柔拥抱,这些画面无一不在刺激他的心脏,所以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地上去破坏这些让他难受的场景。
  “今天的事情很抱歉,”许行之对齐洋道歉,随后才回答肖以简的问题,“以简,在没有当事人的允许时,我们谁也没资格管其他人的事情。今天这件事,起因是为我,但是你骂人打人终究不对,希望你可以给齐洋道个歉。”许行之又恢复了平常的语气,平和却不容商榷,“这是最起码的。”
  肖以简深深地看着他,半天才不情愿地开口:“对不起。”
  “没关系,”齐洋笑了笑,所谓一笑泯恩仇,这方面齐洋做的很是典范,“草哥,我想和我有关的误会应该需要你俩私下解决,我带他先出去了。”
  “嗯,刚刚真的很抱歉。”齐洋摇摇头耸肩,一副不是大事的样子,拉着对他犯花痴的男人离开了房间。
  
  

评论(6)
热度(22)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