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将傲娇进行到底(1)

非原著向,ooc预警,《撒野》同人文
私设多,但是原著的影子也很多
cp:许行之,李炎
原本是轻松风格的,但是写起来突然就有些沉重了😂😂😂,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啊......
我要把之前的梗概吃了QAQ







  入冬后,天黑得就特别快,没了阳光,室内室外的温度可以天差地别。李炎脱了早上才换上去的一整套衣服,套了件短袖和运动裤在寝室里翻箱倒柜,倒腾出来的衣服连隔壁罗宇的床都没能幸免。
  而这样大的动静每个月至少得有一次,多的时候能把罗宇气得恨不得把李炎的衣服全扔了,直到后来罗宇拿某件事“威胁”了他一次李炎才有所收敛。
  只是今天这阵仗......罗宇干脆带上耳机敲击着键盘无视了它。
  其实也不每次都这样,只是今天对于李炎来说是很重要的日子,为什么重要说起来又不清晰又长,李炎懒得开口解释,因为即使只在脑子里回想一遍,他都不大愿意。
  宁愿模里模糊,得过且过。
  不过多年来他答应的事他就必须要做到,只是这样凭借记忆来探寻的做法实在太过不准确,他无法得知事实会是怎样,可是不去一一试过,总感觉自己完全没有诚意,只是敷衍。
  他当然不会对关于这个日子的一切敷衍,就算别人都不理解,也不想理解,他还是会秉持自己内心的想法,一年一年坚持下去,即使后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坚持,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但是仅仅撇开这一层原因,这个日子又让李炎感觉很洒脱,不受拘束,虽然平时他也很放荡不羁。
  随手翻了几遍那件看上去既风骚又让人瑟瑟发抖的风衣,李炎有些犹豫。这件衣服是老家一个朋友丁竹心设计的,他本身经常被人说长得像姑娘,穿不出丁竹心需要的阳刚中带着桀骜不驯的性感之美,所以当时丁竹心执意要送给他时他还纳闷问为什么,只不过对方只是笑笑神秘地说它会让他遇到他的命定之人。
  这种毫无根据的话李炎当时当然不信,只是笑着回复借你吉言,后来遇上那件事之后倒是变得有些迷信起来,去到哪里都带着却从来没有穿过。
  罗宇已经将游戏打过了一个关卡,回过头来看李炎还在衣服堆里纠结,手里拿着的那件他还认识。
  “你穿这件去招蜂引蝶?”罗宇蹙了蹙眉头,这件衣服他当过试穿模特,拍过卖家秀,他实在无法想象李炎这副小身板怎么穿下它。
  李炎一听这话就不服气了,他睨了罗宇一眼,说:“不行吗?”,说完还觉得不服气,“什么叫招蜂引蝶?我那是去寻找伴侣!”
  “床上伴侣?”
  “靠!”李炎一下子来了气,罗宇这淡淡的一句说得他多不堪似的,虽然他觉得别人这样认为自己他无所谓,但毕竟罗宇算得上交好的兄弟,更何况他俩来自同一个地方,考上同一个大学,“你今天是有什么毛病,你的床我只占十分钟!”
  罗宇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悠悠道:“到现在已经34分钟了,四舍五入我算你半个小时。”
  “你有啥意见?”
  “我没意见,是你自己反应过激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李炎,他一向给人的感觉就是乐观心大,今天仅被“床上伴侣”四个字迁怒的确不像他的风格。
  有些烦躁地把衣服团成一团,李炎拎起那件风衣,又在手边随便抓了一条紧身裤开始换衣服。 罗宇对男人没兴趣,而且李炎和他认识太久了,什么没见过,见他换衣服就转了个身继续闯下一关。
  
  衣服换一半就有电话进来,李炎松了费力扯领子的手任由半边胸膛和手臂露在外面就跑到自己的桌前拿手机点了接听开了免提,然后继续倒腾衣服。
  丁竹心的衣服都很有个性,不仅外观有个性,连穿法也是独一无二。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淫荡的声音:“小炎炎,人家等你好久了!”
  正被衣服弄得心烦气躁的李炎一听对方这语气瞬间感觉挺不爽的,“好好说话!”
  “官人,你变了,你不是最宠我的吗?你竟然凶人家,嘤嘤嘤......”
  “我X,楚南,你今天吃错药了吧?”李炎终于塞进去了一节袖子,深呼吸了两次强迫自己保持耐心折腾另一只,心里很不理解,为什么一边手臂要设计两个袖子,而且还是这里那里缠来缠去的?
  “不逗你了,”手机那头恢复了正常嗓音,本音听起来让人感觉挺舒服的,带点磁性,又不会太粗,“黑洞周年庆八点准时开始,你赶紧的,我15分钟到你学校门口等你,你要是让我等20分钟以上就自己去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挂了,穿衣服呢。”李炎关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十几分了,尽管从这里赶过去顶多十几分钟,但是楚南绝对不会错过最近他看上那人的开场秀的。
  
  黑洞是一家酒吧,老板是隔壁名牌大学高材生加身材高挑的女学霸赵劲,崇尚单身主义,开的这间酒吧非单身人士不得入内,对异性恋同性恋倒是没限制。
  黑洞开的这两年间李炎去的次数不少,大多时候是去约pao的,他和楚南就是在黑洞认识的,原本俩人感觉还不错,临到关键时刻发现两人竟然是同一个属性,于是俩人躺一张床上盖棉被纯聊了一晚上的天。
  不知道是不是楚南有一种让人放下心防的魔力,明明前几个小时才是陌生人,过了才一会儿两人把自己的老底都翻了一遍,尤其楚南,似乎太久没倾述过了,说得激动了还流鼻涕流眼泪的。
  两人都喝得有点多,到了第二天醒过来,昨晚上的事情却又都记得,他俩保持默契地没有再提,后来却因为这羞于再提的事情发展成了现在这样的关系。
  “你是不是不会穿衣服?”罗宇打完了第二局回头看见李炎还在折腾那件衣服很是无奈。
  “这TM什么破玩意儿?”李炎用力扯了两下,袖口很不给面子地打了死结,他干脆自暴自弃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生闷气。
  这反应逗笑了罗宇,他边笑边走过来说:“没发现你这智商也不咋地啊!”
  “少啰嗦!”
  罗宇没理他,直接上手开始解李炎袖口上的死结,李炎被他吓了一跳,往后一个趔趄撞到桌子上,“你干嘛?”
  “我还能干嘛?”罗宇拉着袖口把李炎扯回来坐正,“就你这副小身板还怕我吃了你不成?真不知道平时浪荡的是谁?”
  李炎坐端正了由着罗宇解死结没说话,他这一刻明白自己从刚刚换衣服开始有多反常了,而他不能给人反常的感觉。
  “这衣服我是模特你不知道?不会穿不会说一声吗?你这人也是古怪的,你就不能......算了,你爱咋咋地。”罗宇花了一会儿功夫解开了死结,然后告诉了他穿法转身走了。
  望着罗宇的背影,李炎突然有些失落,他俩认识很久了,甚至说得上发小,他发现自己喜欢男的的时候告诉的第一个人就是罗宇,那时候罗宇充当着他兄长一般的角色,让他觉得没那么害怕,可是后来发生那件事他却没和罗宇细讲事情的经过。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罗宇为人太过仗义,甚至愿意为了兄弟入狱,不管出于什么,他都没法开这个口。
  庆幸的是遇到楚南,心里压着的那些才有所释放。
  没过一会儿楚南的电话又轰炸了进来,李炎忍着耳朵疼,抓了手机钱包出了门。
  温差太大,李炎一出宿舍楼就被一小阵风吹得一个哆嗦,他吸了吸鼻子快步冲向校门口。
  “这里这里!”楚南打开了副驾的窗户,冲着李炎大喊。李炎顾不得丢人,被像要赶去投胎似的某人抓进了车里,随便被扯了安全带,车子便绝尘而去。
  “不是说好15分钟吗?你的时间观念呢?小炎炎!”楚南把着方向盘还不忘数落他。
  “对不起。”
  “我...靠?你今天吃错药了?没发烧吧?”楚南边说边伸出右手来摸李炎额头,李炎把他的手拍了回去,“专心开你的车,我不想和你殉情。”
  “呵~”这话逗笑了楚南,他在前面红灯停下来,转头看了李炎一眼,啧道:“你今天这副模样狼都被你勾走了。”
  “放心,不和你抢。”李炎埋头看着手机点来点去,楚南不用看就知道他在干嘛,不解道:“哎,你不觉得你这副打扮玩这个很违和吗?”
  “不觉得!”李炎言简意赅。
  “服!”楚南无语地重新发动了车子。
  车子很快停在了一家门面很小的店铺门口,“黑洞”两个招牌字贴着门框的左上角,不仔细看都以为年久失修灯坏了,但是就是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店,里面却别有洞天。
  负责在门口接待的小弟把楚南的车开去停车场,楚南边大喇喇地揽着李炎的肩往里走。
  此时距离庆典开始还有十几分钟,各个工作人员都在有条不紊地做着最后的准备,舞台那边调试着刺眼的柔和的绚烂的暗哑的灯光,调酒师和后厨做着最后的食材饮品拜访,服务生们统一着装排成有序的列队,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除了张头张脑的某个人。
  被邀请来参加庆典的人数是有限的,李炎能够来也是因着楚南的关系,服务生领着他们走去预备好的座位,在开始之前原则上他们也不能破坏整体环境,不然超有个性的老板心情不爽随时会轰人,这情景李炎亲眼见过一次,于是他靠近了楚南一点低声说:“收敛一下你那副饥渴的模样吧,小心老板一个不开心把你轰走。”
  “哎,”楚南张望良久没看到想见的身影叹口气道:“你说他是不是躲我啊?”
  李炎翻了一个白眼,说:“人家认识你吗?每次那么怂的到底是谁?”
  “我,我那是不好意思......”楚南说着竟有些结巴。
  “啧啧,”李炎拍了拍他的肩,“看来你还真是个纯情的'处男'。”
  楚南,处男,这个梗被玩透了,李炎不常用这取笑他,只是觉得楚南刚刚承认自己不好意思的时候他心里有些激动的感觉,大概是有种预感楚南遇到真爱了。
  两人聊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安排的座位,李炎不知道楚南怎么搞到第一排视线最好的位置的,不过他倒是对这背后的原因不感兴趣,很多时候他都觉得知道了对方秘密的人不应该是太过渗透到自己的生活里的人,至少和楚南这样的距离让他很安心。
  大概是为了庆典,舞台前的桌椅全换了新的,一座沙发,一个茶几表示一桌客人,李炎看了看旁边的座位,每一桌都坐满了,而他和楚南两个人却被安排了三人座。
  “你还约了别人?”李炎问。
  “没啊,”楚南眼睛盯着舞台漫不经心回答,“我倒是想约别人。”
  看着楚南那副痴汉样,李炎放弃了追问,坐到了双人沙发的其中一边,心里隐隐地对空着的座位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评论(8)
热度(24)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