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灯塔(下end)

《撒野》同人文,私设满天飞,ooc预警啊

嗷,终于写完了,我终于让他俩在一起了!

虽然有些情节省略了没有交代,但是草炎大于天嘛!(白眼 其实就是懒)





突然像是有一束光猛地刺激着闭上的眼睛,李炎皱了皱眉头心里头有些烦躁,但是眼皮很重像是睁不开。之后他便听到有人低声说,傻X,快把窗帘拉上。

嗯。这声音有点熟,李炎想这应该还是刘帆那家伙。不一会儿强光没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罗宇说:“你说他这次怎么这么脆弱了,之前见他约来约去的也没这次这么惨的啊”,还没说完发出一阵轻笑声,“哎,你还记得以前你痔疮手术吗?等他醒了你可以嘲笑他了。”

“闭嘴!”刘帆的声音有些愤怒但是随即语调又扬了上去,“这就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刘帆这话说完两人压低声音一通乐,李炎和自己的眼皮打着架,心里气得不行,这两人等他醒来非好好收拾一顿不可,虽然他打不过,但是他还有……还有谁?

魔幻现实主义啊!李炎心里叹了一口气,不去想自己因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简直矫情,娇弱地不行。

啧啧。

什么时候又睡着的李炎不知道,但是他终于有力气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窗帘已经被打开,窗外透进来的是钢厂昏暗的路灯光,这光对他的眼睛来说,一点儿刺激感都没有。

也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平静,没有什么波澜。

如果没有正在推门进来的人的话,他可以一直平静下去,但是……

“你怎么在这儿?”

“你醒了?”

两个人同时出了声,李炎看了许行之一眼没有再说话。

许行之端着一杯水走进来顺便带上了门,走到他床边的时候把杯子递给他,“喝点水吧,待会儿再起来吃点东西。”

李炎无声地接过了水杯,他没有抬眼看面前的这个人,而且他脑子有点卡壳,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要说些什么。

再后来便是长久的沉默,直到李炎喝完了一杯水余光瞥到一直看着他的许行之,心情莫名烦躁起来,像是平静的海面突然翻滚起了层层浪潮。

许行之这个带着审视和不加掩饰刻意打探的眼神,让他有些不爽。

他用力地把杯子往床边的桌子上一放,瞪着许行之,口气不善道:“别把我当做病人一样看,我讨厌这样的感觉!”

“抱歉”,许行之大概也有些被他惊讶到了,但是瞬间又恢复成平和的样子,“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我……”

李炎打断他,“你什么?你是要对我负责还是要给我一笔巨款善后啊?我告诉你,我们钢厂的人是比不上你,但是也不需要你的怜悯!”

说完这话的时候李炎都想给自己鼓鼓掌,他这话说的多有水平,虽然说出来挺伤人的,而且还是一把双刃剑,但是流着血他也情愿了,这事情他不想不明不白拖着,一刀切,干干净净,没有什么纠缠不清的东西。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许行之认真看着他。

李炎也回视他,半晌才说:“我想什么有意义吗?我们都是在生活,我的生活没有奇迹,也没有奥特曼,许行之,你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懂吗?”说着他撇开了头,“这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我是个懦夫,你,不要再想扯上我了,我们没有可能的。”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怎么还是这个问题,李炎有点心烦,眼睛重新对上许行之的,冲他吼道:“你TM烦不烦,我说的你还听不懂吗?”

吼完他就有些愣了,他的情绪什么时候这么暴躁了?不过马上有事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李炎妈在门外敲了敲门,着急道:“炎炎,有话你好好说,不要乱发脾气,你还病着呢!”

“我没事,妈你现在不要管我。”李炎有些惊讶他妈对许行之的态度转变,不过他现在必须要先解决好他和许行之两个人的问题,那个因为他起于色心而惹出来的问题。

门口的声音轻了下去,李炎感觉自己也有些脱力,他撒了撑着床的双手倒了下去,拉过被子盖住了脸,闭上眼睛说:“我有些累了,我们就这样吧,谁也不欠谁的,以后也不要再联系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炎闭着眼睛想,魔幻现实主义要彻底变成现实主义了,但是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再后来他听到几次开门关门的声音,最后一次开关门前,许行之坐到了他的床边,他能感觉的那个刻意放轻的动作,然后他听许行之说:“李炎,不管是钢厂还是其他什么地方,都只是一群人聚集生活下来的地点而已,它可能会有它的特色,但是人是有选择权的,有些人愿意又或者妥协于一个环境,但不代表就是错的。我对钢厂没有偏见,我对你更不可能有偏见。你其实很清楚,阻碍你的从来不是外界,准确说是不敢往前走的是你自己。就像顾飞和蒋丞的问题,主要不在于顾淼,而是顾飞,你明白吗?”

许行之的声音很轻很平静,像是随风飘过来的蒲公英,姿态轻柔的,就像没有重量一般。

李炎撑着没有吸鼻子,眼泪将被子沾湿了黏黏地贴在脸上,他不敢动,怕动了就又会陷入魔幻现实主义之中,就算他被许行之剖开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他的害怕还是占了上风。

“那天”,许行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和你说希望能做你的灯塔其实也不准确,如果能够重新对你说一遍的话,我希望你愿意做我的灯塔,你只要呆在原地什么都不要做,所有走向你的路都让我来。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方向,你也不用害怕,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等着我,我也会……”

“你也会干嘛?”李炎一把掀了被子瞪着眼睛看他,“你语文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

许行之笑笑,“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语文老师也教体育。”

没想到他会接这句吐槽的茬,李炎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靠!”

“你的回答呢?”许行之问他。

“什么回答?”李炎问。

“我刚刚说了那么大一堆。”

“你说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问哪一个?”李炎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被子里。

“那天……”

李炎翻回身的时候都觉得自己都没脾气了,他坐起来说:“我说,你哪来那么多那天?”

许行之没有理他继续说:“那天我在你腰上看到了一个纹身,你?”

李炎就看着他好半天没等到他的下文顿时又不满道:“和你说话怎么这么累,你不会说完整吗?我腰上有个纹身怎么了?哎,你吃醋啊,是不是想着我和哪个男的一起纹的情侣纹身啊?”

许行之点了点头。李炎彻底没了脾气,“要说谈恋爱的人智商就是会降低好几个层次的。”

“连带贬低自己的智商水平,这精神也很可嘉。”许行之笑笑。

“我有说和你谈恋爱了吗?”

“没有,但是你腰上那个纹身?”

“靠,我重要还是纹身重要?”

“因为它在你身上,所以和你一样重要。”许行之认认真真地看着他,李炎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没戴眼镜?”

问完他就后悔了,赶紧把话题带了回来,“就算我和其他男的一起纹的那也是过去式了,更何况它还不是呢!”

李炎嘴角扬起的时候很好看,许行之凑过去亲了他一下,李炎被吓得一个踉跄,差点对着床来个五体投地,他警惕地看看关着的房门,低声警告他,“我妈在家呢,你收敛着点吧!”

“没事,你妈知道我俩的事情了。”

“啊?”

“唉,”许行之叹了一口气,“其实阿姨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反对,很多时候是你的反应影响了她对你的态度。”

“那你很棒棒哦!都是我的错。”

许行之又贴上去堵住他的嘴,亲了好几下才看着他说:“从现在开始,我要正式追你,你准备好了吗?”

“你……”李炎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但是他很果断地嗯了一声,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被卸了龟壳,虽然还是会有不安、害怕的时候,但是那种轻松,腾空的感觉很好。

“我妈喜欢孩子,以后咱们领养一个吧。”

许行之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笑,笑得他莫名其妙,“你这么喜欢孩子吗?”

“不是”,许行之摇摇头,眼角还是藏不住的笑意,他说,“我觉得你可能比我想象地还要喜欢我,我很意外。”

李炎不满瞪着他张嘴就要反驳,但随即被许行之阻止了,他将食指贴上李炎的嘴唇,“我很开心,因为我好像也这么喜欢你。”李炎哼了一声,不过心情不错就觉得可以先放过他以后再算账。

他说:“准男朋友,亲一个吗?”

许行之凑过来和他亲了亲,只不过不再是唇贴唇的,他们彼此唇舌交替,一时间都有些情难自控,后来还是许行之理智先回归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先控制一下吧,也没想到你后遗症挺大的,下次我会注意一些。”

这些话从许行之嘴里不动声色地说出来,李炎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么羞耻的事情他是怎么做到如此平静的?

“准男朋友,谈恋爱了我就不会再像你看到的那样正人君子了,这些希望咱们一起习惯吧。”许行之继续说,“虽然很想陪你,但是明天真的不得不先回去一趟了,那边我父母你不用担心,你只要记得,站在那里等着我就行了。”

“凭什么?我不,”李炎果断拒绝,“好歹我也是个老司机,我要和你一起乘风破浪!”



评论(22)
热度(30)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