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灯塔(下②)

撒野同人文,私设颇多,短小

主角:李炎,许行之

这一章写得比较纠结,凑合看吧,不出意外,下章完结23333,因为不想太纠结了,这个背景写得有点迟了,他俩就不要再错过更多时间了。

呜呜~我爱他俩!






“许行之走了,他说肥羊你先帮他照顾着,他空一点就过来。”刘帆靠着卧室门,把许行之交给他的猫主子的东西放在旁边桌上,看着李炎躺在床上半死不活但还搂着肥羊的样子叹了口气,“哎,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寸啊?让你陪我上北京还不乐意,你看出事了吧?”

李炎把肥羊在身旁安置好才腾地坐起来,不乐意道:“这事还怪我?我也没想到……”说了一半他又皱了皱眉,“算了,不说这个了,我就是这么背!”

刘帆没忍住乐了,看他小心翼翼重新抱起肥羊的样子故意意有所指道:“有些人啊,就是嘴上不诚实,身体很老实,那谁的猫给宝贝的。”

“滚滚滚滚滚。”

刘帆转了个身,“我滚了,您好好在这养着吧!”

“养什么养!”李炎一个枕头砸过去,刘帆接了住,“养孩子呗!”说完指指他怀里,然后又说,“肚子里的也养着吧。”

说完,刘帆就逃也似的滚了,把李炎的骂声关在了身后。

刘帆其实就是受人之托来看看李炎的状态,李炎手机被他妈交了,电脑网线也拔了,还命令他不准出门鬼混,不过李炎这次倒是一反常态呆在家安安分分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肥羊的缘故。

唉,刘帆叹着气给许行之发了个消息汇报了一下情况才往自己家走去。

不是好鸟近几年聚起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用李炎的话说那是他们个个见色忘友,重点吐槽对象还是远在北京的顾飞,但是说到他自己,李炎却又不屑地说他们不懂他在找灵魂伴侣。

但是这个灵魂伴侣,并不是那么简单能够找到,像顾飞和蒋丞那样幸运的总是极少数,李炎这样说,也不过是给自己找个搪塞的借口罢了。

就像许多事情,不去细究,过去了就过去了,会可能很快就忘了,但是那天回来之后他妈对他的一通掏心掏肺的教育实在很难让他不去想这些问题。

他应该听妈妈的话找个女孩子结婚?然后有个孩子?最后这样终老,和钢厂大多数人的人生一样,平平淡淡,安安稳稳,不用去在意别人异样的眼光,也不用费心费力去体验那个曲折的甚至一不小心就会卷入漩涡的过程。

李炎突然想起许行之那个幼稚的比喻,他自认自己是个学渣,但是那样的表白方式不管搁多久想起来都让他有点想笑,他是怎么在那样的状态下完全没有想要好好笑一通的反射弧的,李炎啧了一声,爬起来伺候肥羊的饮食。

说起来李炎都不知道许行之带着肥羊来是不是别有用心,如果前提是他对他是认真的话,那他真的要对许行之竖大拇指了,毕竟许行之这猫就跟有灵性一样的。回来那天,他妈骂他打他,但愣是无法对他抱着的猫下手,因为这猫竟然会扯扯她的衣角,轻轻喵一声,那一声听起来委屈极了,完全没有了猫主子蔑视凡人的姿态。

再后来,李炎妈妈干脆不打他了,抱着肥羊对他一通爱的教育,然后出门去给猫买猫粮去了。

不过李炎妈妈的立场还是很鲜明的,猫归猫,猫的主人和他儿子在一起谈恋爱这个事情她就怎么也无法接受,李炎也没法坚定地站在他妈的对立面说他一定要和许行之在一起。

他可以和其他他喜欢的也喜欢他的男的在一起,在这种已经被强迫打开了柜门的情况下,但是许行之不可以。

李炎想,许行之那通告白一定是临时想的,不然以他那般洞察人心的考虑和表达,怎么会说出灯塔这样的比喻。就算他许行之是灯塔,李炎朝着他的方向前进了,但是路上的那些风浪呢,他可以有方向,但是他也会怕这些阻碍。如果对方只是给他一个方向然后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话,那他万一不小心跌入了深渊或者被卷入浪潮沉下去了呢,灯塔也只能静静看着,并不能给他实质性的帮助。

他需要的爱情从来都不是形式化的,比起光明和结果,他更想要的是一个可以相互依靠,齐头并进的伙伴,用用于夫妻间的那个形容词形容的话则是“相濡以沫”。

李炎你在想什么呢?李炎坐在床上看着肥羊优雅地吃着他的午饭愣了会儿神,等肥羊吃完了才回过神来收拾了食盆,去准备工具给肥羊做造型。

给肥羊做完造型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李炎是被自己肚子的叫声饿到的。后来这几年大家聚的少了以后他厨艺就没进步过,特别是近来稳定了给宠物做造型的工作以后,做饭的时间就更少了,虽然这工作不至于太累,但是一天下来李炎总觉得自己脑子特别累,比备战高考的学生还累。

随便给自己煮了碗面吃了,脑袋里就又轰隆隆开始运作了。

酒饱思淫欲。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时候的他吧!

还是那几个问题,要他和女的结婚生孩子,他怎么想心里怎么膈应,除此之外还有淡淡的罪恶感,他不想做个渣男,但是更多为自己想的话,他其实也知道这样强扭的结果一定长久不了,他可以忍一天,一个月,那一年,十年呢?更妄论一辈子了。

但是如果是许行之的话,这个人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姑且相信对方也是喜欢自己的话,那就是看起来让人艳羡的两情相悦了。只不过看起来终究是表面现象,剖开内部,他俩有太多差别和差距,就算有顾飞和蒋丞的先例,他也不敢轻易去喜欢这样一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人。

蒋丞可以天真着,势不可挡地拉着顾飞一同前行着,但是他不可以,他有他的父母要面对,许行之也有自己的父母,往深了想,顾飞和蒋丞的难题是顾淼,而他俩的难题就是两个家庭,孩子可以单纯无邪,只要你说清楚道理,而且顾淼也有很大的进步,她就会理解,可是大人呢?他们有自己大半辈子的经验积累,他们会固执得秉持着自己的想法,他们会说他们为了你好,但是你却很难去对这种真心为你好你却不能接受的爱进行推阻,甚至打破。

都是爱,为什么这么难呢?李炎闭了闭眼睛,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得厉害,他将自己蜷缩起来。

李炎想,如果有壳的话那他就是一只冬眠的乌龟,什么也不管,就安静地呆在壳里面,没人伤害的到他,也没人来招惹他,他可以没有烦恼,无忧无虑,即使就这样睡死过去。

 


评论(6)
热度(23)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