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草炎】灯塔(下①)

《撒野》同人文,努力不ooc
主角:李炎,许行之
不虐不虐不虐,就是章节收不住
安利《撒野》,算是致敬原著吧,就是我水平差😂😂😂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李炎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片赤果果的胸膛,昨天晚上结束的时候都不知道几点了,现在想想,他有点想拿着衣服立即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人,但是,但是另一个当事人显然因为他的动作慢慢转醒了。
  李炎干脆假装换个姿势,闭上眼睛把头往被子里一埋。
  419这种事情,他不是没在心里想过,甚至也确实约过,但是他运气不好,每次约好了不是被他妈撞见他给忽悠过去泡汤了就是被别的什么事情牵绊了,像昨天晚上那样顺利的实属难得。
  不过细想想昨晚他是怎么和许行之约上的,他还真想不真切,感觉脑子里一片浆糊搅来搅去怎么都想不明白。
  许行之那一通带着比喻的告白确实让他很是震惊,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后来他只是说了去你那吧,然后许行之开着导航就把他载来了,他甚至记得进门以后他俩默契地给肥羊安置好小窝,最后一句和肥羊有关的话还是他和许行之说今天没带工具,明天吧。
  然后......后面的事情,那些画面在脑子里转一圈都让他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老司机白当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一阵发烫,从头到脚那种。
  谁主动来着,是他吗?他记得他上手去抓许行之的衬衫扣子了,而且他还主动亲上去了......
  
  李炎紧紧闭上眼睛,因为身侧的许行之醒了。他脸是朝下的,这个姿势不怎么舒服,而且还不好喘气,这会儿他自己都感觉有点憋闷,不过他现在不想看到许行之那张脸,尤其是他还有可能全身发烫的状态。
  许行之将身子转过来对着李炎,看到对方这个睡姿他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无声笑了笑,用手一下一下抚摸他的头发。
  李炎憋着忍了一会儿,后来实在忍不住许行之一副撸猫的动作突然抬起了头瞪着他。
  “醒了?”许行之悬在空中的手停了一下,在李炎头上又摸了一次才收回来。
  “靠!你当我肥羊呢?”李炎一抬头就看见对方赤果果的身体,突然不好意思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醒了就赶紧起床,我要回去了。”说完就想掀开被子出去,但是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什么也没穿,不过身上倒是没啥不可描述的东西,看来许行之给他清理过了。
  “你,”李炎倒回来盖好被子,“你先起吧,我不看你。”
  “呵~”李炎确定听到了许行之的笑声,不过他干脆转了个身没理他。
  他听着许行之下了床走进浴室关上门的声音以后才转过来确认的确没有人了,忍着不适坐起来,却看见自己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着放在一边桌上。
  唉,那种被照顾的感觉一闪而过就被他甩到了脑后,动作不怎么利索又快地穿好了衣服,然后打开房门往外走去。
  肥羊已经醒了,蹲在沙发上一副炸毛的姿势,李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和它争宠了,走过去顺了几下毛,肥羊很受用地发出胡噜声。
  “去洗漱吧,待会儿我和你一起出门。”许行之套着一件白T,下身一条宽松的运动裤,与昨晚上衬衫西裤的装扮完全不同,他就那样随意地靠着门框,连头发都是胡乱抓了两下的样子,但是李炎却不得不承认,这幅样子简直太帅了。
  差点盯着许行之不知道干什么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十点多,来得及给肥羊做个造型,于是他点了点头越过许行之进了浴室并不小心挺大声地关上了门。
  许行之无奈笑笑,走过去坐到沙发上挠了几下肥羊的下巴,“你倒是动作比我还快。”
  肥羊转了个身屁股对着他,许行之说:“好吧,知道你饿了。”
  许行之给肥羊拿出食盆倒猫粮的时候李炎从浴室里出来了,而且很明显的头发刚刚洗过胡乱擦了一下,发尾还滴着水。
  “头发吹一下吧,这样容易头疼。”许行之站起来看着他说。
  “没事”,李炎用手抓了两下头发,走过来用另一只手抓起自己的外套和手机才又说:“吹风机坏了,而且天儿热一下子就干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洗了个脸冷静下来了的缘故,现在再对着许行之这张脸,李炎已经没有了刚刚慌乱的情绪,对上许行之的眼神也是淡淡的。
  “嗯,那走吧。”肥羊的食盒已经见了底,许行之把肥羊抱起来,“方便帮我抱一下吗?”李炎一愣,肥羊就主动窝进了他的臂弯。
  “谢谢”,许行之一边说着一边收起肥羊的饭碗。
  李炎看着许行之的动作就知道他应该还要继续住下去,但是待几天这个问题他张了张嘴终究是没问出来。
  他总觉得问这问题有点别扭,好像有点他舍不得他离开一样。
  走出房间的时候许行之都没有把肥羊抱回来的意思,李炎就只好抱着,但是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本身就很治愈人心。以前他也帮顾飞照顾顾淼,但是这个酷炫的小姑娘对自己却不那么亲热,后来蒋丞出现以后他就想大概是自己缺少那种气质,但是肥羊却是个例外,对他一点儿也不见外,反而......
  李炎还没有反而出来,却睁大眼睛盯着迎面而来同样因为惊讶而怔愣的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米外是刚刚从走廊那一头走过来的人,她手里推着一辆清洁的车,上面摆着许多清洁工具和换洗的床单之类的。
  两个人对望良久,对面推着车的女人终于像是憋不住了,丢下车冲过来狠狠地打着李炎,嘴里不断重复:“你说你干了什么?你对得起我吗?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李炎妈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另一只手不停地打着李炎,李炎就静静地随她打着,抿着嘴一言不发。
  他早该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好运气,尝到了419的滋味却依然无法逃脱被发现的命运。
  站在一边的许行之一下子就看懂了这场矛盾的根源,他蹲下身抱住李炎挡在他前面冲对面的女人说:“阿姨,是我带他过来的,你既然要打,就打我吧。”
  许行之的语气很平静,李炎妈愣了一会儿才作势要拉开他,嘴里念叨着:“他自己不要脸,你让开,我今天非给他打回来不可!”
  “阿姨!”许行之提高了音量,李炎妈像是被他喊得愣住了竟然停了下来,许行之趁机把李炎彻彻底底挡在身后,他说:“阿姨,您的心情我明白,在您心里您为李炎好这个我相信李炎也明白,但是喜欢男人并不是他的错,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喜欢同性的人,他们只是少数,但是他们和许多异性恋一样,都只是普通人,我也喜欢男人,而且我喜欢李炎,我愿意用我这辈子的时间好好爱他,照顾他。”
  李炎妈看着许行之呆呆愣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声音低的像呢喃:
  “不行不行,不可以的,你们这样是不对的。”李炎妈突然站起来往前几步抓住李炎的身子把他拉起来,“你和我回去!你好好和我说清楚!你告诉我你一定能改回去。”
  李炎整个人愣愣的随着李炎妈的动作站起来,机械地就要往前走,许行之却拉住了他,他说:“李炎,你知道这是改不了的,你不能一直不向你母亲坦白。”
  李炎抬眼看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任由李母拉走了他。
  肥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追上去用爪子扯了扯李炎的裤腿,李炎低头看了一眼准备让它回去,但是它却要顺着裤腿往上爬,李炎干脆抱起了它。
  他回了一下头,许行之用口型说让它陪陪你吧,他没有回答,在李母的催促声中抱紧了肥羊。
  
  
  

评论(4)
热度(40)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