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叶蓝】爱尔兰之雾(7)

私设  ooc预警

大概这个情节要写好久QAQ





  “包子哥,你不要走来走去了。”
  “我也不想啊!”被称作包子的金发高个青年一脸忧愁,瞥了一眼身旁目光落在他身上的少年说,“一帆你怎么可以这么淡定?被绑架的可是你蓝河哥哥啊!老大也真是的,人家都是因为他被绑,可是呢,结果还落个二级情报没必要禀告的结果,真替蓝河不值!”
  乔一帆听见包子声音越来越大赶紧起身捂他的嘴,小声道:“包子哥,你轻一点,被大神听到怎么办?”
  包子不满扯开他的手,“我可不就是想让他听见吗?不给直接汇报,我让他不小心听到总可以了吧?”
  “包子哥……”乔一帆的接下去的话被迎面走来的小路打断,小路不是荣耀的人,很多事情在他这里就是不能听的事。
  包子反应过来总算闭上了嘴,小路看见两人无声看着自己,笑了笑便识趣地往吧台走了。
  “唉~”包子长叹一声,压低了声音说:“我就是不喜欢荣耀这么神神秘秘的,都是关乎人命的事情了,还算不上一级大事吗?”
  乔一帆摇摇头,“蓝河哥他和小路哥一样不是总部的人。”
  ……不是荣耀的人就不给管了吗?那还算什么二级情报,让他们知道也只能按上级指示才能行动的啊?
  包子想到这反应过来,不由得一阵生气,瘪了瘪嘴唱道:“多么痛的领悟~”
  “.…..”
  包子和乔一帆在 叶修的办公室外面没有呆很久,后来苏沐橙过来了,两人很理所当然地闭紧了嘴找了个理由离开。
  苏沐橙是嘉世的王牌之一,之前与叶修同在嘉世的时候就建树颇高,如今叶修离开了,她的实力依然不凡
  包子和乔一帆和许多大众一样把苏沐橙当做荣耀女神看待,自然不会莽撞把蓝河的事情透露。
  苏沐橙和包子,乔一帆打过招呼以后敲了敲叶修的办公室门,然而却没有反应,不过这种情况很常见,于是她从自己的随身包包里掏出来备用钥匙。
  办公的地方和卧室都没人,苏沐橙正准备走出来就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水声,走过去敲了敲门,“叶修?你在里面?”
  里面的水声停了下来,传来模糊的声音,“你怎么过来了?”
  “跑来看看你呗,你先出来看。”说着苏沐橙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卧室。
  叶修的速度很快,差不多三分钟后他就穿好衣服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了。
  “嗯?”苏沐橙盯着叶修的脸看了一会儿愁眉道:“你发烧了?脸这么红。”说着站起来要去探叶修额头的温度。
  叶修用手摸了一把脸摆手道:“没事,昨晚喝了点酒。”
  “?!你这个江湖一杯倒还学人家喝酒?喝什么了?这反应看着也不是啤酒。”苏沐橙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随后嗔怪着说。
  “......”叶修当然不能告诉她自己喝了什么酒,而且喝了酒他还做了个奇怪的梦,做完梦还......
  “哥好着呢,说正事吧,说完我再回去躺会儿。”叶修揉了揉太阳穴,穴口传来一阵一阵的抽痛,这次喝醉的反应比任何一次都难受。
  “你,算了,懒得管你了。这次来是想说我和嘉世那边合约快到期了,这段时间我和果果和小唐她们也都很熟了,这本来就不是大问题,但是现在荣耀总部下了个命令让我回总部去......”苏沐橙收敛了对叶修乱喝酒的怒气,说到正事立刻严肃起来。
  “主席的命令?”叶修挑眉问道。
  “还不知道,”苏沐橙抓着沙发上的抱枕揉了揉,上面是只蓝色的小兔子,俩耳朵垂着,而她揉的就是那俩耳朵,“但是我不想去,你也知道,我是实践型的,去总部研究什么不适合我。”
  “唔...”叶修盯着苏沐橙手里的两只兔耳朵想了一会儿,确实没想出来这抱枕是什么时候登堂入室的。
  “也不是没有办法,荣耀有一条规则,凡是实战有一次一等功级别及以上的,能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并且是整个荣耀范围的。”
  “短期内我去哪里找这样的机会啊?”苏沐橙把头埋进兔子抱枕里,语气带上了些无力。
  大概是被这样的苏沐橙触动到,叶修叹了口气,“哥帮你想想办法,不过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了叶修的出言帮助以后,苏沐橙整个人像恢复了活力一般,“那我先走了,你注意身体。”
  苏沐橙冲叶修挥挥手,关上门走了。
  等苏沐橙的脚步声彻底听不见以后,叶修才点燃一根烟,烟雾随着燃烧的位置缓缓爬升,到了某个点突兀地蔓延至另一个方向。
  他就让它静静地燃烧着,视线紧紧锁定在蓝色兔子抱枕上,不知为何他心里隐隐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右眼突然跳了一下,抽屉里的手机倒是开始发出来震动声。叶修刚觉得奇怪,用自己的代码解了锁,手机上就映出喻文州的信息。
  是一个视频通话请求,叶修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点了同意跳出的是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对方勾着一边嘴角含笑看着他。
  叶修干脆也不说话,眼睛里一丝疑惑都没有,就这样与屏幕那头的人四目相对着。
  果然,没一会儿对面的人撑不住了,不服气道:“我去,叶修你还是人吗?你的惊喜惊讶,不对,惊吓呢?去哪了去哪了?”
  其实叶修一开始也不确定是不是有人糊弄他,只是拼心理素质的时候他从来就没输过,不过也好在黄少天没一会儿就撑不住了,不然他不确定自己宿醉以后发生的种种迹象是不是危机的开端。
  “对你还需要惊吓啊?”叶修冲黄少天漫不经心地一笑,顿时把对面的蓝雨王牌气到炸毛。
  屏幕里出现另一道声音,他轻声安慰了黄少天一句,对方瞬间把炸掉的毛理得整整齐齐,服服帖帖的,只是眼睛还是气呼呼地瞪着叶修。
  叶修无奈摊手,“你们这是找我谈事情还是日常秀恩爱?要秀对象也得是王大眼啊!”
  “就要亮瞎你的钛合金狗眼!”黄少天听到这瞬间回复到洋洋得意的样子,“有本事你也去找一个啊!”说完不尽兴还不忘补充一句,“找到也没我们队长好!气死你气死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心说喻文州你就惯着他无法无天吧,嘴里却道:“你可忘了你现在可是顶着我的脸对文州说这样的话的。”
  其实说这话气黄少天叶修也觉得自己挺幼稚的,不过蓝河和喻文州怎么比?就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而言,蓝河也不差,或者更应该说他很好。
  不过他为什么会把蓝河自动带入男朋友的位置来考量,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都觉得自己以后最好滴酒不沾,不然这脑子糊里糊涂的,什么不该有的想法都会不打招呼地窜出来。
  “叶修你个臭不要脸的!”黄少天忿忿地想要把自己脸上的面具摘了,喻文州抓住他的手,“少天,别乱弄,待会儿弄伤了,你先忍一会儿。”对黄少天交代完,喻文州才重新对上屏幕上的人,只是表情不像刚刚那样对黄少天那样轻松地笑着的。
  “虽然说这是一个二级情报,常理来说也不该告诉你,但是这件事情毕竟关系到你和我们蓝雨。”
  喻文州没直接把话说出来,但是暗喻已经十分明显,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屏幕对面的男人,让他做出要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决定。
  但是叶修却犹豫了,也不能说犹豫,那样子看起来更像无动于衷。
  黄少天看不下去了,冲着叶修的脸大喊:“我的迷弟被你这种人迷了心窍也是见鬼了,队长我就说他这人肯定铁石心肠,你看我的面具这么完美,根本就不需要他。”黄少天说着还瞪了叶修好几眼。
  “少天,叶神也有自己的考虑,这按规矩也不是他的指责,”安抚完黄少天喻文州又道:“这件事我们不直说,但我想你也明白了,之所以这样打扰你就是希望你知道,我不想少天为这件事涉险,同样的,我想你也不想有人为你涉险。”
  喻文州说完就切了通话,叶修对着暗掉的屏幕皱了皱眉,他不想有人为他涉险?但也是不愚蠢的行为才是。
  视线落到那只兔子抱枕身上,叶修将手中快要烧到自己指头的烟掐灭,给包子和乔一帆发了信息。
  
  
 
  

评论
热度(3)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