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喻黄】梦里白月光(3)

ooc预警,私设,已经不按剧本走了......
副cp?:江周

  




      “有希望!”喻文州对面的人眼神灼灼,一副压制着兴奋的样子。
  “嗯”,喻文州笑了笑,给对方倒了杯柠檬水,“说起来可能托你的福,虽然少天可能误会了什么。”
  “嗯!”对方郑重其事地点了两下头,专心对付面前的菜,吃了几口突然抬头看着喻文州。
  “我脸上有什么。”喻文州被对方看得奇怪,递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对方摇了摇头,然后又低头专心对付喻文州刚给他盛的鱼汤,喝了两口才又抬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不说话,示意他不必忌讳想说就说,对方沉默了半晌才低声说:“你就是太周到让别人误会。”
  误会什么?这话虽然说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但喻文州一定懂,所以他只是笑了一下,面露难色道:“难不成小周你后悔了?”
  被叫小周的青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毕竟这忙还是自己开口的,就是,就是他家里那位实在太不开窍了,不仅对他同喻文州见面表现地很开心,而且还不自知地天天嘱咐他太晚就让喻文州安排住宿,不要赶来赶去麻烦了。
  这......这算什么麻烦?他本意就是想让江波涛有危机感,关心一下他的,可是现实却是那人实在是太不开窍了。
  小周(周泽楷)心里忿忿表面平静地喝完了一整碗汤,对面喻文州则贴心地又给他盛了一碗。
  而这原本俩人并没有交集的各自烦心各自的感情问题的情景看在偷偷跟过来的黄少天眼里却显然暧昧感十足,闪瞎狗眼。
  “靠,狗男男!”为啥要找虐呢?黄少天生气地把钱往收银台一拍大步走了出去。
  
  第二天喻文州正式入了职,而如惯常的就是召开集体会议和部门会议。魏琛保密工作做得好,离开地也颇猥琐,连什么时候把东西搬走的大家都不知道,包括黄少天。
  当然他这一走留下的那些未完成的工作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喻文州肩上,所以,才有昨天周泽楷陪他一同提前来公司被大家撞见的一幕。
  说起周泽楷为何和喻文州在一起,还得回溯到一周前。轮回同蓝雨一直处于竞争关系,但是几个高层人员却关系不错,喻文州虽然这几年不属于一把手,可整个蓝雨集团对他的重视程度是有目共睹的。
  周泽楷担任轮回队长不久,但是之前一直在荣耀总部进修,以前喻文州就一直待在总部,行事低调,蓝雨高层原本侧重黄少天为下一任蓝雨队长,只是魏琛多次力荐喻文州,这才把蓝雨高层的注意力吸引了去。
  不过喻文州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都无懈可击,除了实际操作系统方面慢了一些,但是这并不影响下一个管理人员的甄选,毕竟侧重点并不在此。
  周泽楷与喻文州的缘分要从两年前说起。轮回重点培养周泽楷,但周泽楷太过沉默寡言的个性让他的培训多次面临困境,许多培训教师得不到反馈纷纷表示无法胜任这一工作,而喻文州则是多次换培训教师后被叶修钦点的周泽楷的私人教师。不过喻文州确实不负众望,两年以后周泽楷回到轮回担任队长,虽性格没变,但荣耀所要传递的内容他都吸收了。
  交情算是这样结下了,不过这一次周泽楷来找他还是让喻文州挺意外的。
  周泽楷从不主动联系他,这两年几乎可以说联系是断的,可他这一次主动联络却十分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包括前因后果。话不多,但也让喻文州有一种这次是他话说最多的感觉。
  “所以是要让江副队吃醋,让他意识到对你的心思?”这种拉皮条的事喻文州不是老手,不过对方如此信任他确实让他吃惊。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头埋得更低了,他没把他不小心听到江波涛一个人偷偷联系给他告别的事说出来。
  “小周你这样信任我我很荣幸,不过坦白说,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喻文州看了一眼周泽楷的头顶淡淡地说。
  “拒绝吗?”周泽楷慢慢抬起来头,眼睛里写满了被拒绝的悲伤。
  “没有,”喻文州被对方的眼神戳了一下,大概是被勇于尝试的行为触动,想起自己和黄少天这空白的好多年,喻文州觉得自己突然对这事认真起来了,“能帮上忙的我会尽力。”
  “谢谢!”周泽楷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是再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也藏不住的情绪表露。
  喻文州脑子里闪现黄少天少年时总是神采奕奕的样子,包括看到他时没来由的对他敌视的样子......
  看来,去蓝雨任职的事该尘埃落定了。
  
  不过不得不说周泽楷是个心思特别细腻的人,因为看出喻文州对黄少天有意思他也只用了见一面的时间。
  喻文州说他有特别敏感的感知能力,周泽楷听到不置可否,只是耳朵红了红,他可没勇气说他这方面经验丰富。
  顺其自然的,周泽楷提了个礼尚往来的想法,喻文州想了想他和黄少天近乎空白的那几年,也答应了下来,所以才有了后面的这些说法和误会。
  
  “......”周泽楷无言地看了喻文州一眼,放下了手里的碗筷。
  喻文州意会地笑了笑说:“别担心,照片我拍好了,待会儿发给你你再传给江副队。”
  周泽楷的眼睛又亮晶晶的,喻文州说:“走吧。”
  怎么这么容易就露出这么感激的表情呢?喻文州边打开手机付钱边悠悠地想,自己和黄少天有这种相处模式可以追溯到小学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不在一个班,那些明明亲密无间的感情一下子就淡了,甚至找不到原因的变得十分恶劣起来。
  
  会议上,喻文州搜索了一遍并没有看到黄少天的身影,郑轩倒是先给了解释:“黄少早上身体不舒服请假了。”
  是真的不舒服还是纯粹不想看见他?
  喻文州没往细处想,他同郑轩点点头表示了解便把注意力投到会议上。
  “所以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在接到郑轩的电话后,黄少天忍着宿醉的头疼不可思议地问道。
  “也不是=_=”
  “那他怎么说?”黄少天急切的问。
  “就......点了点头,黄少你要这样针对喻队真的不太好吧,毕竟以后你们还是要低头不见抬头见......”
  郑轩揣着变成忙音的电话,“的。”
  
  
  
  

评论(3)
热度(6)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