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喻黄】梦里白月光(1)

私设,ooc,非常短小,只是为了填补十月的空缺😂



  人情绪不怎么好的时候再遇上点不顺心的小事,也是极其容易点燃某个情绪的导火索的。
  黄少天盯着自己手里被烫开裂了口的玻璃杯半天才反应过来,把它置放到桌上,这时候手上火辣辣的痛感席卷而来。
  他走到茶水间的水龙头下打开开关用水冲着,水势很猛,几根烫着的手指几乎被冲地麻木了,他也没有关水的意思,毕竟谁还没有个情绪不好的时候。
  黄少天忿忿地,用力握了握被水冲着的手,不顾溅起来的水珠沾湿了衣服,用力抹了下眼睛,心想:去你的一杯子,一辈子。
  而他如此气愤,归根结底还是前两天同学聚会的后遗症。
  黄少天大学是去外地读的,毕业选择回家一部分原因来自家里,而另一部分,则是毕业前夕频频冒出头的那抹白月光。像是无穷无尽,渗透进每一个角落,让他无时无刻不想起,偶尔窜到梦境还能让他小鹿乱撞地,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
  所以郑轩那家伙当初和他说喻文州跟着老师进办公室说去外地念书看起来好像板上钉钉的事,为什么最后他反而留下来了呢?
  黄少天不知道该不该再次相信他的话,毕竟有了前车之鉴,可喻文州一直呆在本市最近还传出找了个对象的事实在让黄少天难以释怀。
  对象是个女的也就罢了,可事实TM的却是个男的!
  他怎么忍?当初小心翼翼害怕被对方发现自己图谋不轨的动机一直克制着,一克制就克制了这么多年,可结果呢?给了他一个重磅炸弹,他的克制白克制了。
  黄少天觉得挺委屈的,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至今,他依然拼命克制着,可是他不想克制了,但是不克制他又能怎么样呢?手撕喻文州对象吗?
  邪恶的想法冒出来半个头就被黄少天扼杀在摇篮里,除了话多,他同样多的还有爆棚的正义感。
  就算前一天晚上,喻文州侵入他的梦境,和他肆意亲吻,和他一起回家,他妈妈还特别喜欢喻文州,一口一个文州把黄少天叫的醒来嘴角还带着上扬 的角度,可偏偏现实打了脸。
  喻文州说:“阿姨,你放心,我会和少天好好的过一辈子的。”
  可是,杯子碎了,连着梦里的一辈子也泡了汤。
  
  “黄少?老大喊你过去。”同事小雯在茶水间门口招呼了一句。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黄少天背对着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待脚步声远去才抬起头用冷水敷了敷自己冲血的双眼,直到不怎么明显了才走出去。
  “呦,你这是良家妇男被欺负了?稀奇啊!”魏琛抬头远远望一眼不敲门进来的那颗耷拉着的脑袋就知道黄少天不高兴了。
  黄少天没有接他的话,径直走到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心不在焉地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喻文州你还记得吗?我记得我挖你的时候你俩还是小屁孩,当时还是同桌来着......”
  魏琛还在回忆,黄少天打断他,“不是特别熟,都多少年了,我现在大学都毕业了,如果和他有关你还是找别人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黄少天站起来拍了拍屁股,拍的他刚刚烫着的手愈发疼痛,这时候那股憋屈的劲又往上窜了几番,于是忍不住道:“我和他关系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后他的事情都不要和我说。”
  说完黄少天摔门而出,徒留嘭的一声巨响以及魏琛惊愕的脸。
  这小子一定翅膀硬了,都不听他把话说完。魏琛摇了摇头,给喻文州发去一个无奈的表情。
  不一会儿,喻文州的回复传了过来,“谢谢魏队,我大概明白了。”
  明白什么?魏琛气呼呼地想,我一个老人家才是要被你们玩坏了,黄少天那小崽子无缘无故冲他发一通火,喻文州没事人一样地给他发句感谢,这中间到底是什么猫腻?
  魏琛没想明白,郑轩也是一头雾水地表示压力山大。
  “所以,魏队要你帮喻文州忙?”郑轩听黄少天倒了半天苦水也没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大胆猜测。
  “不知道,反正不管我什么事!”黄少天听到喻文州三个字就火大,但他还忌讳着自己这是向别人倾诉,于是稍微收敛了那么一点。
  “额......”这要怎么接?
  没等郑轩想到下一句,黄少天径自开口道:“你也是知道的,我和喻...他关系一直不怎么好的,魏老大怎么会想到和我说关于他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我都要忘记这号人了,为什么还要在我耳边提,你说气不气?”
  郑轩顶着被轰炸的危机问道:“气什么?”
  “气什么,就是气......我靠,郑轩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我刚和你说那么多,说的我都口干舌燥了,你呢?还是不是好兄弟了!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可是我确实不知道你俩什么时候杠上了啊?明明喻文州那时见到黄少天还经常和他打招呼的,难道大学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大事?
  郑轩想了一会儿又看看一旁兀自嘀咕什么的黄少天,理智地选择了闭嘴。
  
  
  
  
  
  
  

评论(3)
热度(14)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