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叶蓝】爱尔兰之雾(6)

好久没写了,我都要忘了。
ooc预警,平行世界互换梗,嗯 这一章还有亲亲梗,哈哈,虽然有点老套。
最后,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啊!😘





  蓝河清醒过来的时候正被五花大绑着,他心想自己怕不是还在做梦演电视剧吧?
  嘿,巧的是,他努力再睁了一下眼睛发现,他的眼睛被蒙住了,后脖颈还泛着疼,手脚束缚住动不开。
  所以,按照电视剧的走向,他现在应该在什么破旧的废楼或者工厂,而且他正被好几个带棍子或者枪的黑衣人严加看守着,说不定主使者还打电话威胁他的亲朋好友呢!
  亲朋好友?亲人?靠!蓝河在内心里一拍自己的大腿,自己不是那么背真的被当成威胁家人的筹码了吧?虽然他不清楚这边蓝河的家人与他具体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是这边蓝河的家他去看过,就那条件,是挺满足被绑架的。
  蓝河胡思乱想间,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慢慢地停在他跟前,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嘴上和眼睛上的绑带都被解开了。
  眼睛上的还好,只是眼神迷糊一会儿,但是就那么一扯嘴上的胶带,还是很疼的好吧!
  蓝河一边抽着气一边凶狠地瞪过去,几个人影倒是慢慢清晰起来。
  “蓝河?”陈总一副平常办公室询问下属的样子,上下左右打探着蓝河,脸上笑眯眯的。
  “陈总有何贵干,非要这么说?”蓝河动了动被绑住的身体,尽量保持镇定,因为“蓝河”这个代号他并没有在陈总面前提过。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蓝河吗?”陈总接过手下人递过来的椅子坐到对面,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对不起陈总,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蓝河干脆扭头闭上了眼睛,心想去你的解释。
  但显然这不配合的态度惹恼了陈总的手下,对方“你......”的一声就要冲过来被陈总即使阻止。
  “别冲动,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开口,毕竟叶修才是咱们的目标,而他不过是个诱饵罢了。在鱼上钩之前,只要保证他活着,其他随意,只是......”陈总故意拖长音走到蓝河面前,用右手捏住他的下巴仔细看了看,继续说道:“要是鱼不上钩,这张脸给我毁了,并且给我一边毁一边给叶修报告进度。”
  “是,”符合蓝河猜想打扮的黑衣人严肃着一张脸回道。
  陈总依然捏着蓝河的下巴,啧啧道:“今天仔细看了才知道,你这张脸真适合勾引男人。”
  “放开!”蓝河觉得自己眼睛里简直就要喷火,他最讨厌别人碰他的脸,要不是被绑着,他绝对会打的他满地找牙。
  下巴上的力度被进一步加大,蓝河觉得自己下巴就要被捏碎了对方才突然松了力气,拍拍手道:“猎物是没资格和猎人谈条件的你不知道吗?”
  
  叶修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梦里的场景却迟迟不肯散去。
  他梦到一只纯蓝的兔子,啪嗒啪嗒跳到他身边,他摸了摸兔子的头,在森林一样的地方拔了一把嫩草给它,兔子闻了闻没有吃反而跳的离他更近的地方。
  叶修无奈,抱起它轻声问它你是迷路了吗?我带你回家,可是兔子听不明白,只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叶修和它四目相对了一会儿,无奈地抱起它,“得咧,跟哥走吧,这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你还真会找我的弱点。”
  说着叶修带着兔子继续往前走去,兔子窝在他怀里也不动弹。直到走到一个小破木屋前面,叶修才停下脚步,确认安全才把兔子带了进去。
  一般兔子见到人都会四处逃窜的,就算不逃也会挣扎一番,而叶修就着外面投进来不怎么明亮的光线仔细查看了一遍心甘情愿被他带回来又熟睡的兔子才发现,这兔子后右脚骨头错位了,外伤倒是没有,就是需要重新接一下骨头。
  这事叶修总给自己那活蹦乱跳的弟弟干,所以他轻轻摸了摸兔子的头说了声“忍着点”就使力把骨头接了回去。
  过程中,蓝色小兔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身子往叶修身上弹过去,好巧不巧嘴还碰上了叶修的。
  ......叶修二十几年的初吻,好吧,被兔子亲一下他也没那么在意。颇感慨地看着一个大条件反射以后又陷入睡眠的某兔,叶修给揉了揉伤腿,“你倒是睡得心安理得。”
  过了饭点兔子也没有醒,叶修探了探呼吸,还活着。
  所以,这是疼晕了?
  没有多想,叶修把兔子放在身边,自己在床的另一边躺下来闭上眼睛冥想。这是他明天睡前必做的功课,这一次他身负重命游走四方,可能到处陷阱等着他,他却没有退路,所以只好加倍小心。
  
  叶修翻了个身突然被一颗毛绒绒的东西磕着了胸膛,习惯性警惕地后退一步然后去摸索,只是那触感怎么那么像......人的脑袋?
  点亮了烛火,叶修惊诧地发现自己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蓝发少年。他取下腰间的匕首抵到蓝发少年的脖子上,少年被这一压迫性的动作弄得清醒过来,瞪着叶修一脸懵逼。
  叶修眯了眯眼,把匕首往少年身上更凑近一些,沉声道:“你是谁?”
  蓝发少年张着嘴无声呜呜了两声。
  “哑巴?”
  少年摇摇头,突然使蛮力把匕首拉离自己的脖颈,然后凑上去亲住叶修。
  ......这一次叶修的初吻是被人夺了 。
  少年没有更进一步,只是唇与唇贴了片刻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他清了清嗓子,发出的声音还有些沙哑,“谢谢你,我叫蓝河。”
  名叫蓝河的少年因为亲了叶修有些害羞,脸微微发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叶修,看上去竟有些可怜兮兮。
  他有些不太敢看对方的脸,说话的声音也吞吞吐吐,“那,那个,我......我亲了你,所以,你,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exm?
  “那只兔子就是你?”
  “是啊,主人。”蓝发少年开心的说。
  “可是我不想当你的主人,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可是,可是你都亲过我了。”
  ......叶修扶额,到底是谁亲的谁?
  “亲一下不能说明什么,难道你没亲过别人?”
  蓝河摇摇头。
  “我又没有怎么样你,你这样只能算是强行绑架,懂吗?”叶修一本正经看着他。
  蓝河耷拉着脑袋,叶修也觉得自己的话起到作用了,这事互唬唬未成年人还是够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以为唬住的少年又突发奇力,然后把他扑倒了。
  那双因他话而有些伤心的眼睛在他脸上方可怜兮兮地盯着他,“我懂你的意思,你们人类都这么无情吗?如果你想,我就满足你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那么绝情地拒绝我?”
  蓝河将脸埋进叶修的脖颈,那里瞬间被糊湿了一片,叶修没有推开他,因为他完全使不上劲,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小兔子精施了什么法术。
  不过不久后他就发现,他竟然生出了对小兔子耍流氓的想法,他强行拽住那一点快要消失殆尽的理智,然后他就醒了。
  ......现实赤果果,叶修发现他做了个梦竟然也有反应。
  
  “联系到叶修了吗?”陈总依然坐在蓝河对面,冲着刚刚打完电话回来的黑衣随从问道。
  “他还没起。”黑衣人声音有点低,但蓝河还是听到了,不禁笑出了声。
  “别忘了你的处境,蓝河,马上你就笑不出来了。”陈总显然心情也有些不好。
  “哈哈哈~你真是我见过最失败的绑架者!”蓝河余光打量着四周一边笑个不停。
  “我劝你不要挑衅我的底线!”陈总终于露出了他原来凶恶的面目。
  ......
  蓝河选择了无视,这TM无聊的遭遇竟然是真实的,简直难以置信!
  
  
  
  
  
  
  
  

评论
热度(9)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