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叶蓝】爱尔兰之雾(5)

ooc预警,私设满天飞,平行世界互换;
这是一个已经控制不住乱飞的脑洞了,大纲在脑子里跑了快十天了,所以大概会非常放飞自我;
过渡章不好看,应该说所有叶蓝没同框的情节都是过渡,所以大概还有很多过渡233333。




  发出去的消息在一分钟内就收到了回复,发过来的是一串乱码。这是荣耀组织的联络暗号,每个人都不一样。
  因为他们长时间从事具有高密性和危险性的工作,泄密就成了最大的禁忌,因此荣耀技术部设计了这一款专门供内部人员联络的手机,而不同的乱码就成了每个人的代码。
  当然除了不能泄密以外,还要立下生死状,一旦出现所谓叛徒,后果就是当时自己立在生死状上的后果。
  别人的叶修无从得知,但他记得自己当时写的就是永远离开荣耀并且承担所有后果。
  那时候他一直觉得从他离家出走得知荣耀以后他就有了一直呆在荣耀的想法,那种想法很执着,少年人总是那样,一旦认定一个目标便有不顾一切的冲劲。
  就像此刻你再问叶修,他的答案也是一样,就算他知道这个组织发展十几年越来越低龄化的趋势,他的年纪不再占优势,也曾被老东家嘉世无情驱赶过,但是他仍然选择回来。
  这种感情就像军人对国家的忠诚,透过血肉刻在心尖上,他想他真的太爱荣耀了,再待10年也不会腻。
  
  叶修左手将手里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右手飞快地回复过去:
  “哟,文州今天手速有进步啊!”
  “靠!臭不要脸叶不羞,不准欺负我们队长!”先是这条消息弹出来,随后才又过来五个字,“刚好在手边。”
  ......前面那句这么聒噪的话一看就知道是某话痨的杰作,叶修无奈叹口气回复道:“你就顺着他瞎闹吧,你把它关了,太吵了。”
  “@#%*%......”又是一大段垃圾话之后喻文州发过来:“少天出差之前装上的,关掉怕他乱想,前辈稍微忍耐一下吧。”
  ......狗眼都要被你们闪瞎了,叶修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得到那俩人腻歪来腻歪去的虐狗气息......
  算了,还是谈正事吧。于是叶单身狗把蓝河的事情大致向喻文州说了一遍,大概话题比较严肃,这一次黄少天的垃圾话没有冒出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蓝河的事和当年的传闻有关?”喻文州果然是聪明人,叶修没说到这一点就被他想到了。
  “还不是特别确定,毕竟当年的事只是传言并没有人有证据证明。”
  “但是无风不起浪,你想让我帮你调查这件事?”当年传闻那件事就是发生在G市,所以喻文州猜测叶修想借他的近距离方便实地调查。
  不过叶修却表示了不同想法:“既然这么多年都没有证据那一定有人刻意隐瞒,而且能隐瞒这么多年也一定势力强大。蓝河是你们蓝溪阁的人,他现在人就在G市,我希望你保护好他,不要让他成为别人威胁咱们的把柄。”叶修回复到威胁的时候差点鬼使神差地打成我,还好反应及时改成了“咱们”。
  “当然没问题,不过这件事微草的王队也和我谈起过,你也可以问问他,当然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喻文州发完这一段,系统又跳出一段黄少天吐槽队长为啥要提王大眼的吃醋话语,叶修表示没眼看,回了个知道了,就把黄少天的垃圾话锁在了屏幕里面。
  把手机锁了回去,叶修回想了一下蓝河的真实身份。说到底,蓝河是一个非常不成功的卧底。
  他在叶修离开嘉世进了现在的兴欣之后才潜进来的,然而他还没完成蓝溪阁交给他打探好竞争对手实力的任务就被识了个破,还战战兢兢,任劳任怨地为兴欣的发展壮大贡献着自己的血汗,最后还把自己赔进去了。
  但是,让他更加郁闷的是他还赔的一厢情愿,叶修对他根本一点意思也没有。
  这一堆烧心的事情全被蓝河碰上了,叶修如今回想想也挺同情蓝河的,他甚至有些认同为何大家都把他当负心汉看的眼神了。
  得了,不站在他的角度想,蓝河这任劳任怨的三年是个石头也该被他捂热了。
  可不巧,他就是那块冥顽不灵的石头。
  不过蓝河的事情他也不会撒手不管,至少念在三年多的老板与员工的情谊,他也应该确保对方不会因他的原因而受到威胁,即使现在这个蓝河可能并非真的蓝河。
  既然说到大眼儿对那事有了解,叶修干脆又拿出手机联系王杰希。
  
  这几天G市天气很好,不同于H市的闷热,G市的气温还算温和。当然蓝河的心情也很好,因为他终于找到一家外贸公司愿意招他了,虽然看起来规模小,不太正规的样子,但是聊胜于无嘛!
  老板说他姓陈,看起来年龄也不大但是眼神不时透露出一丝凶狠。
  蓝河捕捉到过一次,但是之后老板又会恢复成人畜无害的笑容,几次微笑以后蓝河也觉得自己疑心重了,后来干脆把老板当成只是偶尔面相凶而已。
  不过这公司确实挺让人吐血的,蓝河溜达了一圈发现,办公人员并不多,而且陈老板(大家喊陈总)也只是挂牌来巡逻巡逻罢了,没见干实事但小心翼翼问起同事大家却都一副崇拜的表情,说陈总是干大事的。
  ......蓝河心惊,自己怕不是进了传销组织吧?
  就这样提心吊胆地干了两周,蓝河发现除了陈总关在办公室里面整天不知道做些什么外,同事都挺好相处也挺上进的。
  于是他放下心来决心把业绩做出来。
  
  这天下班,蓝河因为接到第一个客户询盘就有采购意向而高兴地收拾东西回家,并准备去超市采购些食材,这段日子他学会了不少菜的做法,也算点亮了另一个技能。
  他情不自禁地哼着模模糊糊的歌词走出办公室的大门时与正好走进来的男人撞个正着。
  那男人揉着被撞到的肩膀头也不抬地恶狠狠质问:“你不长眼睛吗?”
  “抱歉,”当下蓝河也有些不愉快,他承认刚刚他走路是有点没看前面,但也不至于如此恶言相向,只是今天整天心情不错就不想去计较。
  对面男人显然觉得蓝河不够诚意,抬眼一看发现竟然是“熟人”,于是他从第一眼的惊诧变成了嘲讽。
  嘲讽不到叶修也可以拿他的员工出出气,更何况这人还喜欢叶修呢!
  “怎么?你被叶修抛弃了,还是你选择对付他了?”男人一脸幸灾乐祸样。
  “呵!叶修算我的谁,我和他从来就没有恩怨过,所以我对你的天马行空没有兴趣。”蓝河简直要觉得此人一定吃错药了,绕开他就要离开。
  谁知对方快一步抓住他,恶狠狠地瞪着他,语气充满愤怒:“蓝河?你喜欢叶修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你以为你简单一句话我就会相信你吗?”
  这句话提醒了蓝河,对哦,他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蓝河了。
  于是他顺势无奈地摇摇头叹口气拍拍对方的肩膀道:“兄弟,我失忆了,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我不记得我喜欢叶修,你要不相信你可以看我会从一个调酒师变成做外贸的吗?”蓝河见对方还是一副犹疑的表情,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叶修的,你喜欢就去追吧,我保证不会出现在你们的视线以内。”
  说完,蓝河留给男人一个复杂的表情就走了,只余下男人一脸吃了某种不可描述的东西被噎着的样子。
  
  “我靠!那个蓝河你招来的?”刘皓气呼呼地站在陈总对面大声喊着,语气里满是控诉。
  “蓝河?”陈总总算抬头给了对面男人一个疑问的眼神。
  “就是刚刚离开那个!蓝河,原本是蓝溪阁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去了兴欣,现在又TM地回G市了!你自己招的人也不调查清楚。”
  陈总眯了眯眼,眼睛里充满危险的光,嘴里重复着蓝河,兴欣......
  刘皓没了耐心,打断他的自言自语:“你要对付叶修,你自己上吧,不过既然说到蓝河,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提醒:蓝河喜欢叶修。别的,我不想和你掺和了,我今天过来就是和你说一声,然后我就要回嘉世了。”
  刘皓说完也不顾陈总的反应转身便走了出去。
  
  没过几天,蓝溪阁和兴欣都收到了蓝河被绑架的威胁信息,而交换筹码就是叶修。
  
  
  
  

评论(7)
热度(6)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