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喻黄】最想谈恋爱的瞬间(鱼上)

ooc预警,爱豆🐟
我发现我又一篇写不完了,爆哭QAQ




  起风了,华灯初上的时候,原本安静无人的广场连接公园这一带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喻文州拿出帽子和眼镜戴上,疾步往公司赶去。
  这原本是喻文州与黄少天约好见面的日子,因为喻文州工作的关系他们总是聚少离多,所以见面了也是只顾着亲亲热热地腻在一起恨不得工作都不要了,但是黄少天怎么会突然提出分手呢?
  之前黄少天完全没有表现出异样的情绪来,喻文州端坐在化妆镜前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到底是出于什么,不免微微皱了下眉。
  “喻大哥,你是有什么心事吗?”化妆的姑娘探出头关切地问了一句。
  这女孩名叫珊珊,年纪不大,但是跟着喻文州好几年了。刚开始的时候化妆手忙脚乱的,大家都不愿意要她,但是喻文州却走到他面前说你帮我吧,于是珊珊就成了他的私人化妆师。
  “没事,就是有点累。”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说。
  “哦,那喻大哥也要注意休息啊。”喻文州明显不想聊这个话题,她当然识相不会多问,把到了嘴边的黄少又咽了回去。
  和黄少天在一起的事情她和喻文州的经纪人安姐都知道。
  “嗯”,喻文州答应一声,睁开眼睛对她说,“这大半月你一直跟着我,接下来也该给你放个假了,今天这里结束你就回家好好休息吧。”
  “我不累。”
  “女孩子不都怕黑眼圈,皱纹的,你都跟着我熬了多少个夜了?” 他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女孩一下子耷拉下来。
  “好吧。”这句话显然戳到了珊珊的痛点,于是她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喻文州的妆容确定没有问题才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一边收拾还一边说:“喻大哥,我给你带上次那个我们那的特产,我妈一直说不能让我总是麻烦你,嘻嘻!”
  喻文州轻笑,这一直麻烦的人好像应该对调一下才对,刚想拒绝,珊珊就熟练地接下话头,“你肯定又说不用麻烦了,但是黄少特别喜欢吃的我记得,这下你就不要拒绝我了吧?”
  没办法,喻文州总是这样礼貌地拒绝她。
  “那就辛苦阿姨了,”喻文州下意识答应下来,看着女生开心地和他道别他才慢悠悠地反应过来,这黄少天喜欢的东西带回来他不在给谁吃呢?
  毕竟今夕不同往日,喻文州心想,自己要是带着好吃的就能把他骗回来就好了,可是明显这人今天特别坚决,那样子就像思考了很久才做的决定一样。
  喻文州在随着工作人员往演播厅走的时间一直想,他们之间这段时间到底了什么问题呢?
  当然这段路没长得让他找出答案。
  
   不过事情要从差不多一个月前说起:
  那段时间喻文州接了个戏,虽然在里面跑了个龙套,但是这角色的份量绝对不龙套。
  安姐带着剧本来找他的时候,喻文州甚至只犹豫了一会儿就定下了参演。这不像平时的他,但是也实在挑不出这样草率的不合理之处。
  只是这个戏实在太过仓促,接下戏的第二天就要赶往剧组,喻文州回到房间拿起好不容易回到自己手上的手机想给黄少天发条短信说明一下情况,信息编辑了少天两个字就被剧组的工作人员打断了,于是他只好把手机给了安姐,让他代自己说明一下情况。
  之后便是忙碌的拍摄时间。
  导演是鼎鼎有名的应澄,这也是喻文州选择立马接下的一大原因。只不过这个导演个性很强,选择演员一向独断多变,这次的主演就是他一眼挑中的,是个新人。
  喻文州之前没见过他,第一眼看气质倒是不错,只是演出经验不够,演技仍需要磨练。
  喻文州几乎每一场戏都和他搭档,只是新人经验不够,总是被导演苛刻地喊停,所以往往一场戏总要拍个半天,更甚好几天。
  导演出奇的好耐性,喻文州更加无所谓,所以几次拍下来先急的反倒成了新人。
  一个星期只勉强过了两场戏,新人一边忧愁一边自责地看着没有丝毫不耐烦的喻文州简直要哭了,趁着休息的时间,他跑过去连连道歉,语气都带着些颤抖:“对不起对不起......前辈,我......我总是拖累你。”
  “没事,你试着放下心理压力演演看,不要把我当你的前辈。”喻文州耐心地指导他。
  “我真的有发挥百分之两百的努力的,可是,可是我一念台词就紧张,头脑一片空白。”新人听了喻文州的话稍稍放下了对前辈的戒备,开始说起了自己的心里话。
  喻文州低头沉思片刻,突然抬头看向他,眼睛里流露的竟然是新人角色上一幕戏该有的沉默,不甘,痛苦和坚决,“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这是他的台词,但是喻文州却把他的角色演得如此深刻,他就愣愣地傻看着喻文州。
  而喻文州一演完就回到了原来的状态,笑着问他:“有信心了吗?”
  新人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随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前辈言传身教啊!他当机站直身体给喻文州鞠了个90度的躬,然后宣誓般地大声说道:“我一定不辜负前辈的期望,好好演戏!”
  喻文州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新人积满能量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研究剧本后,收回目光去翻自己随身带的包,准备找出手机亲自联系黄少天。
  但是有时候时机就是总和你作对,喻文州握着没有电自动关机的手机,难得的也有了紧张的时候。
  不知道黄少天现在在干什么呢?
  没过一会儿拍摄继续,喻文州让安姐帮自己把手机充上电,自己拍完回来就要用,安姐答应了,他才往拍摄点走。
  新人大概真的是开窍了,接下来的两场戏拍的还算顺利,NG的次数明显少了。新人脸上总算绽放了一丝笑容,收工回去之前又特地跑到喻文州面前郑重地道了好几声谢。
  其实一开始都不容易,喻文州自己开始演戏的时候也和新人一样会有各种不足和缺点,但是他每次都能踩着底线慢慢进步。
  可是他当时远没有现在这个新人这般好运。 因为对于大多数急功近利的娱乐公司来说,喻文州绝对算不上讨喜的那一类,但是发现的了他的闪光点的,一定都预想地到他现在的成就,毕竟本身的条件,性格以及努力都摆在那里。
  借用黄少天的话说就是,喻文州要是不红那简直比天理不容还扯淡!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作为一个出道五年拿了三届影帝的整个娱乐圈能翻出几个?更何况喻文州现在仍处在事业上升期,多少投资商争着给他投钱呢?
  终于拍完他这一部分的那天,导演应澄硬是抽出了一个晚上请喻文州吃饭,名其名曰专属喻文州的杀青宴,其实性质还真差不多。
  包厢里一开始还有导演和他助理,喻文州和安姐四个人,吃到后来倒是只剩下他和导演两个人。
  不过导演看起来似乎兴致颇高,他端着一杯红酒向喻文州示意着碰了碰杯一口气喝完才抛去那些外人在的场面话。
  “文州啊,我这样让你带新人你不会怪我吧?”
  喻文州只是抿了一口放下酒杯微笑道:“怎么会,大导演的眼光还是信得过的。”
  这话一语双关说得双方都受褒奖,应澄显然也很受用,他大声喊了一声好,作势又要劝酒。
  ......喻文州颇无奈,他酒量不怎么好,所以在这种应酬的场合他一般很少和人单独喝酒,要喝也是意思一下,毕竟之前家里总有个人检查他身上的酒精味。
  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撞开,安姐一脸急切地站在门口眉头紧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喻文州接受到他的眼神,为难地看了看应澄,应澄这时候也瞧出大概有什么急事,于是立刻就让喻文州走了。
  
  酒店外的车上,喻文州一直笑着看安姐,安姐被他看得心烦,道:“你看我当个经纪人还要陪你一起演戏,不加工资还反被嘲笑哦?”
  “不敢,安姐的工资不是我发的,这份功劳得问公司讨。”
  安姐蹙着眉说:“不得了了,管不住了啊!”
  喻文州依旧笑着没有再说话。只是那红酒后劲挺足,喻文州觉得自己太阳穴隐隐作痛着,安姐看他不舒服的样子就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并把充满电的手机还给了他。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喻文州甚至觉得自己面前出现了好几个重叠的身影,他有些费劲地开了房间门,直直地往卧室走去。
  直到躺在床上,他甚至连衣服都没有劲去脱,这种情况很异常,但是对于艺人来说却也不少见。
  一道黑影覆盖在他面前,他慢慢迷糊的头脑突然警醒起来,虽然看不真切但他还是一把推开了那道黑影。
  黑影似乎愣了一下,竟然就真的乖乖地停在那没动。
   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喻文州冷冷道:“要是你碰我一下,会有什么后果你很清楚。”
  
  
  
  
  

评论(5)
热度(21)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