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叶蓝】三伏天

原著向背景,内含大量私设,取名废,若是有啥冲突的请不要怪我,因为我也很混乱2333
少量喻黄,表示我终于把最爱的两对写到一起了。
傻白甜( ̄y▽ ̄)~*捂嘴偷笑




    天气愈发炎热了,窗外的知了也叫个不停。蓝河透过窗户往外望了望,是一片艳阳天,和前段时间荣耀官网上第十赛季比赛一样火热。
    作为蓝溪阁好多年的元老,这一季蓝雨的成绩不是特别好当然会有所失落,但是蓝河心里还是偷偷藏着一点那人夺冠的喜悦,尽管后来他们的联系少了很多。
    室内的冷气很足,蓝河被突然吹过来的冷风冻得一个哆嗦,手臂上起满了鸡皮疙瘩。回头一看才发现是笔言飞在搞鬼,忍不住狠狠瞪他一眼,怒道:“二笔,你是不是有病?”
    笔言飞笑嘻嘻走过来搭着蓝河的肩,“看你一脸思春样,帮你清醒清醒。”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蓝河甩开笔言飞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关掉了上面写着兴欣夺冠四个大字的网页。
    “老蓝,刚刚会长和我说君莫笑准备退役了,就在几天后。我琢磨着你和他关系不错,所以应该及早知会你一声。”
    蓝河想了想,叶修的年龄退役确实是正常,而且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去对他说舍不得他退役。因此,蓝河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嗯,我知道了就投身到公会的事务上去。
笔言飞瞅着不得趣甩下一句“你看着办吧”就走了。
什么叫我看着办?蓝河想回头喊人过来把话说清楚,不料那人走的飞快早就没了影子。
有什么好看着办的,本来就没什么。蓝河郁闷地操作着蓝桥春雪在游戏里走着,一个不注意角色掉进了坑里。
这都是些什么事!蓝河任由蓝桥春雪躺在那里,自己趴在桌上翻好友列表。君莫笑的ID灰着,蓝河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应该都在线下聚着庆祝,更何况叶修也要退役了,好多人在挽留或者给他践行也一定很忙,而自己沾不上职业选手的边,仅靠在第十区与他那算不上多么熟稔的接触,想站到他身边和他说一声“恭喜你”也是过于痴心妄想了吧?
蓝河想等他上线和他道一声贺应该不会那么突兀吧,只是等了一晚,那个ID仍然安静地灰色着。
打理好公会今天的日常任务,蓝河收卡下线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正等他准备关机的时候,电脑右下角跳出H市的天气预报,入伏了。
高中地理在脑子里冒出了个头,伏旱天是由于被副热带高气压带控制,然后......然后什么呢?蓝河撑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想不起来,只知道接下去会是持续的高温天气。
希望他注意防范,不要中暑就好了。蓝河带着这个不经意的念头叉掉了那个小窗口,接着关上了电脑。
夏休期很快就到了,蓝雨放了假连带公会也蹭到了一周假期。
不过放假前发生了一件略微奇怪的事,春易老带着蓝河去了趟蓝雨。
公会一般不怎么去职业选手训练的俱乐部,春易老上次去还是为了那时十区惊现高手君莫笑。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君莫笑到底何人,喻文州三两下分析出君莫笑是叶修也让他特别震撼的。
想不到再来一次还是和君莫笑有关,春易老瞅了眼走在自己旁边一脸懵圈的蓝河,笑得特别开心。
春易老敲了敲门,训练室里立刻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哎哟,谁啊谁啊谁啊,等一下,你可别敲了,我听见了,郑轩快去看看谁来了?”
郑轩一脸黑线,站起来去开门。
春易老一脸抱歉打扰的笑站在门口。
“大春,你怎么来了?”显然郑轩还是很喜欢春易老的,他转头向室内喊了一声大春来了,训练室内顿时齐刷刷看过来。
喻文州无奈叹了口气,“大家都休息一下吧。”
蓝河作为蓝溪阁的工作人员以来几乎没有来过蓝雨,他好奇地打量着,当然黄少天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瞬间化为迷弟听他各种唠嗑。
春易老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溜了出来,走过去找喻文州。
喻文州转着笔,在看第十赛季的比赛录像,春易老站在一边安静地等着。
只是喻文州察觉的太快,他停下转动的笔,点了暂停,转过头微笑着问:“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春易老有些惭愧地笑了笑,然后说:“喻队,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是出于私事,是为了蓝河。”
喻文州微笑着看着他,没有丝毫不耐烦,样子像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春易老叹了口气,“和君莫笑有关,我知道你和黄少关系特别好,蓝河他对君莫笑也和你们一样,但是蓝河脸皮薄,而且他们也很久没联系过了。公会里很多人都看出来了,我作为会长也想帮他一把。”
“你想让我做媒人?”
“不是不是,”春易老赶紧摆了摆手,“我......”后面的内容被黄少天一把拍散,“大春,你和我们队长说什么呢不让我听?”
春易老尴尬笑笑,“没有没有。”
喻文州将黄少天的手从春易老肩上拿下来,然后笑道:“这件事,少天或许更加在行。你放心吧。”
“诶,什么事我就在行了?我去,你们到底瞒着我说了什么,队长你说清楚啊。”
喻文州附在黄少天耳边,“嘘,说话轻一点。”
黄少天也低声回过去:“那你和我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春易老觉得自己再不能站在这里当电灯泡了,于是说了声那就拜托了,离开去解救蓝河。
蓝河长得干干净净的,看起来青涩的像个高中生,而且脸皮薄,说几句露骨的话也会红脸红耳朵,大家正捉住他使劲玩闹。
喻文州远远说了一句:“都回去训练了”,大家才依依不舍地各就各位。
蓝河在空调房里出了满头的汗,不过心里还是因为见到了黄少天美滋滋的。
只是他现在依然很懵,所以春易老带他来的意义何在,只是为了满足他见偶像?
憋不住,蓝河问了一句:“会长,你今天就是带我来见少天大大的?”
春易老心情很好,儿子大了终于有望嫁出去了,“不开心吗?”
“开心.......”,但是蓝河心里依然怪怪的。
许多天后,公会接到俱乐部发来的一个任务。蓝河望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对着电脑上黄少天发来的求助视频,认命地叹了口气。
算了,既然是少天大大的不情之请,那就接受吧。
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竟然能够代替蓝雨去见叶修,蓝河心里一边忐忑着一边又有一丝兴奋,他马上就可以见到现实的叶修了。
机票酒店都定好了,蓝河也就随身带了两套衣服就出门了,想着两手空空不好就去商场买了一些天热也不会坏的特产,直到万事俱备才赶往机场。
是晚上的机票,蓝河下了飞机以后感受着H市浓烈的伏旱气息,顺着人潮往外走。
酒店就在兴欣附近,蓝河提前踩好了点,准备叫一辆出租车往目的地去,至于叶修,他可以偷偷潜入兴欣去看一眼。
可是,他刚安检出来,外面站着的那个男人.......
他穿着一身休闲的体恤长裤,脸上神态也和之前被媒体采访到一样。他看到蓝河走了过来,走路还有一点晃。蓝河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直到那人直接倒在他身上,一股酒气扑面而来,“被包子,沐橙他们灌酒差点撑不住了,还好有你要来的消息解救了我。哥为了等你站了好久,你肩膀借我靠会儿。”
!!!蓝河震惊到以为自己穿越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叶修怎么会来接自己下机?
肩膀上的头又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窝着。蓝河瞅了一眼四周好奇打探他俩的人群又不好意思推开叶修,于是干脆也把自己的头藏到了叶修的旁边。
叶修嘴角带着笑,自己身边这人脸和耳朵都发烫着,他感觉自己都要被他弄得中暑了却依然不舍得离开。干脆将手也顺在蓝河的肩膀抱上去,在蓝河身体瞬间僵硬的时候在他耳边说:“蓝河大大,以后请你多多关照啊!”

后记:
黄少天:“老叶,在不在在不在?”
叶修:“干嘛?”
黄少天:“你说你和蓝河在一起是不是应该感谢我?我辛辛苦苦把人送到你那里,你可好,继续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大春都来告状了!不行,我要和蓝河说,让他不要和你这个不要脸的一起了。”
叶修:“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黄少天:“我去!你什么意思,回来把话说清楚,下线算什么英雄好汉?我......”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叶修就强行下了线,身边蓝河看着对话笑得一脸开心。
“什么事这么开心?”
“我男神特别帅!”
“你男神?”
“黄少啊,简直帅呆了!”
叶修将电脑彻底关了机,然后捏住蓝河一边脸,邪笑道:“你知道在我面前说别的男人帅有什么后果吗?”
“嗯?”蓝河懵。
......
过了一会儿,蓝河用力推开了叶修,怒吼:“叶修你真不要脸!”

评论
热度(42)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