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叶蓝】五味瓶(6)

私设,ooc,乡村爱情故事
这章写的不好<(。_。)>


6.啥味呢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他坐起来清醒了一会儿走出卧室去客厅的沙发床上踹了踹仍在熟睡的某人。
魏琛不满地翻了个身,拿了个靠枕蒙住头。叶修懒得理他,去拿丢在桌上的手机。昨天他和魏琛打游戏到凌晨,打尽兴的时候发现太晚就直接去睡了,手机倒是忘了。
其实叶修也没什么事情非要看手机,就是最近他和蓝河关系近了一点,联系也就频繁了一些。一个晚上没管它,不知道蓝河有没有找他。
嗯,在吗?在啊,卓莫也?“卓莫也是个什么东西?”叶修对着手机自顾自念。
“卓莫也就是做什么,老叶你就一辈子困在这乡村旮沓里吧,看把你无知的。”魏琛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在叶修身后回他。
“你咋知道的?”叶修随口问了一句。
“G市方言,你说我知不知道?”魏琛挠了几下头发,径自往洗手间走过去。
叶修对着蓝河好几个小时发过来的信息,笑着回他:“找哥有事吗,还是想哥了?”
按照蓝河的习惯,应该会马上回一个让他觉得特别具有活力的信息来,现实果然如此。
“想个鬼!鬼才想你。”叶修笑吟吟地看着这七个字,脑子里浮现出的画面就像蓝河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样子一样。
魏琛洗漱完出来就看到叶修对着手机一脸春风荡漾的表情,几步走过去看他屏幕还被躲了。魏琛不屑地嘁了一声,“看你那淫荡的表情,又在拱哪颗小白菜?”
“反正没拱你的就行。”
魏琛来了兴致,叶修这人说话不靠谱,但这缺德事确实没真的干过,于是他冲叶修挑了挑眉,“有情况啊!不过话说你这穷乡僻壤哪来的新鲜小白菜?也没人想不通来这里,不对,昨天我倒是在张姨那儿看到一个白白嫩嫩的......”魏琛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大惊道:“老叶,没看出来啊,你好这口?”
“我好哪口?”叶修和他玩反问句。
“你自己心里清楚,当年你和苏沐秋一起生活,后来发生意外你那么消沉我就怀疑你喜欢”
叶修打断他,“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不管别人怎么想他都是我最重要的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但是这个事情是我自己想的,已经和过去没有关系了。”
魏琛哑然,“那,你认真的?”
叶修对着手机上的信息看了一会儿后放下,转身往浴室走去,“谁知道呢?”
是啊,谁知道呢?现在他俩谁也没有完全弄清楚心里这种朦胧暧昧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手机屏幕的另一边,蓝河对着叶修发来的信息羞得红了脸,特别是“想哥了”三个字,让蓝河有一种被发现心意的羞耻感。
叶修这种无意的随便一撩对于蓝河来说是致命的,这种致命的程度就体现在蓝河原谅了他好几个小时不理自己信息让他在外面白白等了好久的事情。
吃了午饭,蓝河看看外面的炎炎烈日,还是决定作死地去一趟青梅园。
没有办法,心火旺盛,无处发泄。
当然是没有办法再去找叶修了,至于那个魏琛,蓝河觉得自己还是不想的好。
出门前换上了叶修带给他的农民工服装,遵循了房东太太的驱蚊液多喷一点的“谆谆教诲”,蓝河觉得自己简直不要太接地气。加上他晒黑了许多,往村民堆里一扎简直浑然一体,毫无违和感。
村里的人大多知道了这个城里来的青年,懂礼貌,对每个人都客客气气的,看见你做什么也会主动上来搭把手,更有趣的是开玩笑给他介绍对象还会脸红地不知所措。
这就使得蓝河看见这群热心的村民又爱又怕的,大多时候需要叶修解围。
今天叶修不在旁边,蓝河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确认安全后才窜出去。
其实大中午就算是勤勤恳恳的农民伯伯也经不起这么暴晒,特别现在经济条件好一点了,大家也都会注意身体一点,比如午睡一下。
蓝河打着哈欠在柏油路上一边感受着高温的炙烤一边快步走着。不一会儿太阳好像隐到云后面去了,可是天气却意外地闷。
天气预报说什么来着,多云,好的,蓝河阖上手机加快速度跑到青梅园的树下去遮阳。
蓝河气喘吁吁地在目的地停了下来,身上早已汗流浃背,手机放在口袋里也被捂得很烫,感觉就像整个人刚从蒸拿房出来。
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这段时间下来蓝河大致将村里的种植园熟悉了个遍,所以不止于叶修的,他都会在村民的同意下去看看长势。
今年虽然减产了,但是顽强生长下来的都冒出了小小个,蓝河觉得看着这些小果子特别开心,就像这些果子是自己种的一样。
既然签了合同,叶修就不会再和其他人合作了吧,可是他都没和自己说过真名,连签合同的时候都是用了叶秋。
蓝河不敢百分百确定,更何况那个魏琛和他关系那么好,也许就算违个约那点违约金也许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呢?
蓝河烦躁地大喊了一声,自己这脑洞都可以开到北冰洋去了。
太阳隐藏到云朵后面已经良久,乌云聚集起来的速度也很快,天空马上暗了下来。
蓝河被这突然暗下来的天一惊,抬头望了一眼,无奈道:“不会吧,又要下雨,我还真成雨神了!”
语音刚落,雨滂沱而知,蓝河放弃了躲雨的想法,站在雨下任它浇了个透。

评论(3)
热度(8)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