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不远

意志引人入坦途,悲伤陷人于迷津。

【叶蓝】五味瓶(1)

我第一次写叶蓝,大概严重ooc。
私设,应该是一个乡村爱情故事。
我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所以请不要打我QAQ。


1.酸


       梅雨季节已经持续了十几天了,而且这十几天来不管是淅淅沥沥的绵绵细雨,还是哗哗啦啦的滂沱大雨,在将这一片土地冲刷干净的同时,也带来了汹涌澎湃的大水。

    蓝河踩着梅雨的节点来了这里,虽然他也是一个南方人,但是出差总要不方便一些。这十几天来断断续续下的雨难得的使得蓝河有些烦躁起来,有些埋怨公司的安排。

    原本接手这个工作的是同一个部门的小李,可是到了出差前夕他又仗着和老板的一点裙带关系临时撂了挑子,于是老板只好召蓝河进办公室进行了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诱,期间好人卡发个不断。

    蓝河心软,最后还是没有逃脱这一番口舌。

    老板信誓旦旦的保证这次出差地点位于江南的一个美丽的乡村,景色一定保管他满意,然而蓝河下了车一脚踩进水坑的时候就觉得其实并没有那么满意。

    空气倒是真的清新,蓝河在这边住了十几天,每天早上都会被房东家的公鸡打鸣叫醒,但是一睁开眼往窗外望的时候,蓝河不得不承认这里确实令他挺满意的。

    要是不下雨就好了,蓝河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今天有点与往常不一样,这是蓝河走下楼看到一堆人围在一起讨论什么的时候得出的结论。虽然他听不懂当地的方言,但他察言观色的能力强,那一众人个个脸上忧心忡忡的,蓝河大致就猜出什么来了。

    蓝河所在的是G市一家有名的蜜饯公司,而蓝河也算得上自老板创业就一直跟随着的老员工,他清楚公司的一切,老板也十分信任和重视他,所以这些蜜饯的原产地蓝河每年都要去走访一遭。只不过这几年公司步上正轨,许多事情也不需要蓝河亲力亲为,这次老板硬要蓝河替补上,也算是对这一次的合作十分重视了。

    智能手机对于蓝河来说最大的方便之处大概在于可以随着位置的转移来定位地点,然后每天早上准时推送他所关心的新闻时事。

    今天也是一样,一大早手机上就出现了好几个重磅消息,其中有一个就是蓝河现下最关心的。

    这一带连续下雨导致水库水位不断上升,今天终于撑不住,水库终于被迫放水,而这一放水就直接导致了沿河一带种植的农作物受了侵害,不少都被大水带走。

    山上也不例外,连续降雨导致的水土流失使得许多果农的果树都受了损失,而这个月又正值果树开花的季节,这一场雨营造的落英缤纷的景象直接造成果树的无果可结。

    美景成了一场受灾现场,蓝河决定实地去考察一番,再和老板汇报情况。

    这一次蓝河的任务是负责与当地的青梅种植园的负责人谈长期合作事宜,出差日期直到青梅成熟,而这就意味着他在这里要待五六个月之久,可现下这一场雨就使归期不一定了。

    房东太太姓张,热情好客,是村里有名的“外交房东”,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许多与村里发展休戚相关的合作商或者政府人员前来的时候,都会在这里入住。
   
    这些是房东太太有一天晚上拉着蓝河聊天他才得知的,除此之外,蓝河还得知村里有一个比他年纪稍大一点的男青年,带着一个因意外过世的好友的妹妹,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之久,而这十年他对村里做出来巨大的贡献,尤其是青梅的种植。
   
    具体的事情经过房东太太也不并不十分熟悉,只道这人名叫叶秋,并不是本地人,而那过世的好友与妹妹倒是本地人,两兄妹当时也是孤儿,生活并不容易。
   
    蓝河听了忍不住一阵唏嘘,他心肠软,听到这些不免有些感伤,但是房东太太笑吟吟地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心肠好,做我女婿怎么样?”
   
    “?”蓝河尴尬地笑笑,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张姨又在给婷婷介绍对象呐?”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人,叼着一根烟,眼角噙着笑。
   
    蓝河感激地对他笑了笑,那人倒是毫不客气地向他挑了挑眉。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房东太太起身给来人泡茶去。
   
    蓝河一愣,视线紧紧地盯住对方打量,原来他就是叶秋。
   
    叶秋大喇喇地往蓝河身边的位置坐下,朝门内喊了一声“张姨,多放点茶叶啊”,然后才回过头来和蓝河说话,“你就是小许吧。”
   
    他语气里丝毫没有疑问的成分,也丝毫不在意蓝河直白到不行的打量。
   
    “是,我是G市......”
   
    “我知道,哎哟,你这个人真有意思,不把你打探清楚我来见你干嘛?”
   
    “......”讲实话,蓝河是真无语,他刚刚还在为他伤感,现在那些情绪全被他几句话拍的烟消雾散了。
   
    于是蓝河坐直了身体,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既然叶先生过来了,那我刚好也有事情和你商量。”
   
    “您请说,我听着。”叶秋也装模作样地挺了挺背,笑眯眯地看着蓝河。
   
    蓝河觉得自己真是没脾气,换做以前他早就没好气的一句“你有意见吗”甩过去了。

平静了一下自己,蓝河开口道:“还是叶先生先说吧。”
    
“好好,就等你这句话呢!”,叶秋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我们这小山村可以和贵公司合作真是蓬荜生辉啊,不过我今天有事不能和小许去种植园看了,明天怎么样?”

“啊?”蓝河觉得自己很懵,啥时候今天有这安排了。

不等蓝河开口,叶秋突然补充道,语气里充满了恍然大悟的意味,“瞧我这记性,昨天忘记和你说了,怪我怪我。”

蓝河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觉得心好累,然而叶秋没给他修整情绪的时间,“我赶时间就先走了,张姨的茶就当给你赔罪吧。”

说完叶秋还真就遁走了,蓝河呆呆地坐在那里,张姨也总算出来了。

“我就知道他这家伙,小伙子别理他,他就这样”,房东太太走出来把茶端给他,“每次来都半路走了,后来我学聪明不给他泡茶浪费茶叶了。来,快尝尝,我们这里的茶也好喝。”

“谢谢。”蓝河道了声谢,抱着茶杯抿了一小口,茶水有点烫,但是那种先苦后甜的滋味很是清新,让他觉得大概叶秋还是可以原谅的。

评论(8)
热度(26)

© 遥远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